患了健忘病?习近平父亲文革被批斗内幕(图)

2019-02-11 04:25 作者:铁流 桌面版 正體 17
    小字

习仲勋和习近平
习仲勋和习近平(网络图片)

今天收到一位网友给我发来的一份历史材料“红卫兵审问习仲勋——一九六七年红卫兵审问习仲勋的经过”。我细细读了一遍,不由得心里阵阵酸痛。痛历史,痛现实,更痛我们这个国家可怕的健忘症。中华民族是个十分恋旧忆往的民族,特别对父仇家恨很难忘却。故有“杀父之仇不可戴天”,“夺妻之恨不可共日”。患健忘病的不只是国家,还有那些惨遭不幸的家庭亲属与子女,到底是大脑储存的记忆丢失了,还是出于某种政治考量?

习仲勋,主政西北,为中共立下了功勋,因与高岗、刘志丹等人的工作关系,被毛泽东诬为“叛徒”、“反党份子”、“苏联特务”,又批又斗,最后还关在秦城监狱十余年,累及妻儿,险些拆磨至死。毛死邓出,获得“解放”,风烛残年的他为中共的改革开放做了很多事。新年前我去看望88岁的难友钟沛璋,他对我说习近平在杭州作市委书记时,我每年去杭州休养他都要来看望我。

他的父亲习仲勋老人,我近距离接触过。大概是1990年8月25日,由我们单位“中国市场信息编辑部”主办的“光华之夜”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拉开帷幕,那晚来了不少中共中央老干部。我是会议的主持者,一直陪着习仲勋。在交谈中当他得知我的“右派”身份后,毫不介意地爽朗一笑说:好,我们走得更近了,你是右派我是老右倾,彼此彼此。唉,什么右哦左哦,都是“阶级斗争”闹出来了。

当夜,我7岁女儿晓蘅也在现场,他十分怜爱她,长久地搂抱着,一边向我说:她们这一代,一定比我们生活得幸福。托习老的福,我女儿现在生活得很幸福,在美国深造拼打。为了证明中国有过的苦难历史,我把朋友寄来的那篇文章录于后:《一九六七年九月十六日同三反分子习仲勋拚刺刀大会纪要》,是以1968年3月“陕西师范大学‘八一’战斗队编”《同三反分子习仲勋拼刺刀纪要及习贼的交代材料》同名内容全文为底本完成数位化处理,原文简正体字并用。

一九六七年九月十六日同三反分子习仲勋拚刺刀大会纪要

地址:西安医学院

毛主席教导我们:“敌人是不会自行消灭的。无论是中国的反动派,或是美国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侵略势力,都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习仲勋这个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与一切反动派一样,也决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这个家伙虽在一九六二年九月党的八届十中全会中揭发了出来,但是他仍不甘心死亡,时时想复辟翻案,在当前抛出了所谓“我的履历”和两份“认罪书”,张牙舞爪。妄图反扑。就是在拼刺刀大会上还不老实交待,百般狡赖。但是罪证如山,不容抵赖,无产阶级革命派运用光焰无际的毛泽东思想,将这条落水狗批驳得体无完肤、狼狈不堪。

到会的对质人有安志文(大叛徒安子文之弟、国务院副秘书长)和陈煦(习贼秘书)。大会在“打倒反党分子习仲勋!”的愤怒口号声中开始。

革命群众质问(以下简称众):高岗问题揭发后,你为什么撕掉李立群(高的老婆)揭发高岗的材料?

习:没有,没有。

安志文(以下简称安):在高岗问题揭发后,李立群写了揭发材料,让习仲勋看,习大发雷霆,当场撕毁了揭发材料,又指示李立群写了一个假揭发,这个揭发我看过。

习:我是撕了李立群的揭发材料,因为我看材料中牵扯的人大多,有彭德怀、贺龙……。我对她说,我们自己揭发自己的问题。

众:目的何在?为什么又指示写假揭发?

习:我保护彭德怀,当时看中央也没有揭发彭的意思。以后李立群写揭发,不是我指示的。

安:习仲勋叫李立群写了一个假揭发,送交杨尚昆。

习:没有这回事。

安:你找高宝娃(高岗的儿子)给李立群送过什么东西?

习:没有送过什么东西,因为李立群经常到我那儿来,不需要找高宝娃送。

安:有这回事,李立群揭发材料上都揭发了。

众:第二次的假揭发是不是你指示的?

习:是我指示的,不是写假揭发,而是叫李立群揭发我们自己的问题。

众:高岗问题揭发后,你与他都进行了什么活动?

习:高问题揭出后,中央指示我与高联系,作些工作。我说过一些不应该说的话。

众:说过什么话?

习:我觉得把高岗的问题处理的重了,同情高岗。高岗说他的问题很严重。我说,你的问题还有张国涛的严重?张国涛都没有杀头,如果杀你的头,死我和你死在一起。你有些问题不属实,不要怕。还说,李立群揭发了你的问题。

众:你是否替高岗给毛主席写过信?

习:写过,是我的主意。

众:你的什么主意,你为高岗打听过什么消息?

习:毛主席在杭州向苏联大使尤金说:我们党内出了问题,有大阴谋家。高叫我打听这个大阴谋家指的是谁?我没有打听过。

安:他向高岗说:一定要设法通过师哲(当时,给毛主席当翻译)了解这件事。师哲当时在中央工作。

众:你给高岗说过东北要公审高岗没有?

习:说过,我给高岗说:东北有人提出要公审你。

众:你与高岗还搞过些什么鬼?

习:高岗被管教时,他叫我能不能从林彪、陈云、彭德怀那里摸中央的底?叫他们给主席说说,看能不能减轻他的罪?

众:你怎么干的?

习:没有,陈云那儿不能去,因为他首先揭发了高岗的问题,彭德怀当时矢口否认他与高的关系,他那儿也不能去。

众:你在高家与高谈话对,为什么不让李立群参加?

习:没有不让李立群参加。

安:当李揭发高问题后,习在高家时,把高叫到保姆房子共起门来密谈,不让李立群参加。

众:为什么谈话要避开李立群?

习:我到高家与高岗谈话对,一般情况下李立群都不参加,这是常事,没有不让李参加。

众:高岗死后,你见高岗他哥高崇义为什么要哭?说过什么话?

习:我没哭。高岗死后,高崇义来北京,我说现在来看不上人了,到坟地去看看,你回陕西去,生活上有人招呼你。

众:高岗死了,看他们对西北人民咋交待?这话你说过没有?

习:这话是我与刘景范(刘志丹之弟.反党分子)李立群谈中央红军到陕北情况时,说把高岗问题处理的那么严重,看他给陕北人民咋交待?

众:说这话目的何在?

习:目的是反对党中央、反对毛主席。

众呼口号:谁反对毛主席就打倒谁!誓死保卫党中央!誓死保卫毛主席!

众:你对高老虎(高岗之子)说过啥?

习:李立群说高岗的大衣,猎枪在,给高老虎,我说:猎枪也能打死人,不要拿,到东北去,需要时,我有一枝给他。 

众:你的猎枪就不能打死人?还说了些什么?

习:李立群担心高老虎以后的工作问题,她硬说高岗是他的秘书逼死的,要上告中央。我说:我们都跟高岗犯了错。

众:你对高老虎说:你拿猎枪,人家会说你要当刺客。这话为什么不承认?

习:没有说要当刺客。

安:李立群的揭发材料上有这件事。

习:(张口结舌。)

众:你为什么叫杨芝芳(高岗前妻)给李立群作工作?为什么动员李立群到西北去工作?

习:动员李立群到西北工作,是因为这里有熟人,如马文瑞等,好照顾她,不是怕暴露我的问题。

众:欲盖弥彰,你是想将李立群调离北京,进一步控制她,以免揭发你的问题。

众:你反毛泽东思想都表现在啥地方?

习:以前与高岗一起反党、反毛主席。以后就是策划编反党小说《刘志丹》……。

众:你学毛选不?你为什么不给下级传达毛主席的最高指示?

习:也学,不经常。毛主席指示每次都传达了。 

陈煦:习从来不读书,不学习,不看书。并说:只要有实际经验,处理问题自然合乎马列主义。宣传实用主义观点。习很少传达主席指示,他反对毛泽东思想是一贯的。 

习:过去在工作中实际是这样的。在工作中很少看主席的著作。五四年以前,政治局决议,毛主席指示都传达了。在五四年我主持文委工作时,有一次传达毛主席在政治局讲话后,邓小平责备我说:“仲勋,你给干部传达些什么?这样好不好呀?考虑了没有?”从此以后我就不再向下传达主席指示了。

众:你为什么只听邓小平的话?不听毛主席的话?

习:我当时认为邓小平的话可能是对的,同对他是党中央的秘书长,相当以后的总书记,是我的直接上级。 

陈:习还说过:高岗一贯未犯过错误,经常宣扬高岗。 

众:你为什么宣扬高岗?怎样吹捧高岗的?

习:三三年在陈家坡会议上,提议让高岗在二十六军四十二师作政委。三四年高岗因在甘肃正宁县南雨村强奸妇女被撤职,由张秀山代替。张秀山当政委打了败仗,大家让我当政委,我说高岗有经验,还是让高岗当了政委,三五年高岗去西北工委时,我曾给他写过一封信,我在信上说,你给我们留下这块根据地,以后不管怎样艰苦也要保住。 

众:这是篡改历史,攻击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 

众:你的反党野心表现在什么地方?  

习:三七年吹捧高岗为了向上爬,抬高自己在党内的地位,高走后自认为是西北的领袖,西北的山主。五二年到中央就和高饶反党集团混在一起。五五年在中央会议上作了检查,两次都未过关,第三次蒙混过关,当时把关的是邓小平。五九年上海会议叫我当副总理,反党野心又抬头了。支持李建彤写反党小说《刘志丹》,为此开过一次座谈会,我系统讲过一次话,讲把刘志丹写成成熟的革命领袖,写成正确路线的代表,虽然没有讲写高岗,实际上高岗是用了化名,写了高的事实我是同意的,这就是为高岗翻案,用死人宣扬活人,宣扬自己。五八年到西北来,林彪批准的,到河南、陕西、甘肃、宁夏、内蒙回到北京。一方面了解大跃进情况,同时宣扬自己,扩大影响。

众:你在攻击三面红旗方面都搞了些什么?在铜川都讲了些什么?

习:在铜川一个农村大队说:“社会主义中国的农民比外国的工人都好,要是在外国早就造了反了。”

“外国”是指东欧的社会主义国家。对铜川矿上讲:①政治工作差,②口粮差,配备杂粮多,③人口流动大。李启明同去,叫我给中央煤炭部反映。

众:这是在作反革命舆论,煽动群众闹事,搞匈牙利事件。 

众:你说过“高岗把情况估计错了,他没你在西北影响大”这句话有没有? 

习:说过“高岗没有我在西北影响大”,当时陈煦、薛和昉在场。

众:四四年在高干会上说过啥? 

习:(吱唔)

安:四四年绥德分区学习小组的组长是李井泉,副组长是习仲勋,他在小组上讲:在“左”倾路线影响下,白区损失100%,苏区损失90%,只剩下陕甘宁边区,并说,我们从实际中摸索出一条正确路线。

习:我,我说过。

众:你都写过那些文章?

习:在西北写过“跟着毛泽东走就是胜利”。  

众:是怎样写成的?写了些什么?  

习:我指示,陈煦执笔写的。  

陈:我写了第一稿习说不能用,后来赵守一、习仲勋等讨论拟出提纲我写的。名义上纪念党成立三十周年,实际用大量篇幅宣扬陕北党的正确领导,宣扬了高岗和他自己,篡改党史,否定毛主席正确领导。这篇文章和高岗在四二年高干会上论调一样,对西北干部影响很深,流毒很广。  

众:是不是这样?你给陈煦说了些什么?    

习:是这样,给陈煦说些什么,不记了。开始陈写,以后我口述拟了一个提纲,在文章中突出了高岗。  

众:你给陈说过什么?你到底是跟毛主席走,还是跟高岗走?  

习:确实记不清楚了。意思是陕甘边区执行正确的路线,就是毛主席的路线,现在看来是反对毛主席。   

众:你在什么地方蹲过点?   

习:去北京后,六一年四月─五月,在河南长葛带了一个工作组,主要调查生产和群众生活情况。   

众:在长葛讲了些什么黑话? 

习:主要是反三风,给中央写了报告:①食堂不能办,②炼钢铁浪费劳动、燃料。 

众:说你放的毒。  

习:说过大炼钢浪费,摊子铺的太开,不爱护群众积极性,对人民生命不爱惜。说过:我看到一家秤上没有秤锤和秤钩,都拿去炼钢了,把耕犁也炼了铜。…… 

众:你怎样支持农村的自发势力?

习:赞成自留地。

众:你给邓小平的报告中写道:农民夜里在自留地里干活,真是披星星、戴月亮。过去夜里干是我们命令的,现在完全是自愿。两个夜战不同,是一个很大的变化,是一种新气象。写过没有?  

习:写过。 

众:你在长葛说:“县委干部说,上面的政策不要说群众不信,我们也不信。群众说,政策是老婆的牙,活落的很。”说过没有? 

习:说过。  

众:你这是假借群众,干部之口,攻击党中央,攻击党的方针政策。  

众:把三反分子习仲勋带下去!  

口号:打倒刘少奇!打倒邓小平!打倒陶铸!打倒习仲勋!  

(陕西师大八一战斗队批习组整理)

“往事微痕”供稿

“往事微痕”更多故事请看:
https://m.secretchina.com/taxonomy/17798

铁流更多故事请看:
https://m.secretchina.com/taxonomy/17748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