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有人说鲁智深与贾宝玉是殊途同归?(图)

2019-02-11 00:49 作者:沉静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细想来,鲁智深贾宝玉还真有不少相似之处。单纯,至情至性。不势利,不算计,不妒嫉,慈悲为怀。(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漫揾英雄泪,相离处士家。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哪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

《红楼梦》二十二回,宝钗过生日时,点了一出《山门》的戏,演的是鲁智深在五台山破戒醉酒,打坏了山门,被智真长老遣往别处的故事。智深辞别师父时唱了这首《寄生草》。

听曲文宝玉悟禅机,一句“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点醒梦中人,一切皆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鲁智深旷达洒脱的人生态度令宝玉心驰神往,为日后出家埋下伏笔。

一个翩翩美少年,一个草莽英雄汉;一个是玉树迎风的凤箫笛韵,一个是大踏步走来的锣鼓铿锵;一个留恋风花雪月的儿女情长,另一个看重出生入死的兄弟义气……但他们终究与佛有缘。

修炼要破迷断欲,不容易。宝玉要去的是眼角眉梢的万种情思,智深要磨的是虬髯怒目中的血性杀气。两个看似截然不同的人却跨壑闯关,殊途同归。

细想来,鲁智深贾宝玉还真有不少相似之处。单纯,至情至性。不势利,不算计,不妒嫉。能够同情理解别人,慈悲为怀。

侠肝义胆

《水浒传》中最侠肝义胆的汉子非鲁智深莫属。从拳打镇关西、大闹桃花村、火烧瓦罐寺,到大闹野猪林,一路散发着奋勇忘我的热诚,其正义的金刚之怒,威慑击退着邪恶。

为救萍水相逢的金翠莲父女,鲁提辖(相当于少校营长)毁了大好前程,被官府通缉,不得已落发为僧。为朋友两肋插刀,鲁智深挥禅杖救了险遭杀害的林冲,一路护送到沧州七十里外。因此,成了高俅的眼中钉,相国寺的菜园和尚也做不成了,再次亡命天涯,最终上山落草。为救九纹龙史进,孤身刺杀贪官贺太守未遂,被打进死牢,命悬一线。

见义勇为,舍身赴义,只要是义的事情,他就毫不犹豫地去做,听从内心的呼唤,该出手时就出手,从不患得患失、斤斤计较。

108将中唯一真正带给人们温暖和光明的,是天孤星鲁智深。书中从未提及他的父母,这样一个缺疼少爱的孤儿却没一点阴暗心理。因为孤独,格外重情义。他把有缘相聚的人都看做自己的亲人,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因为备尝艰辛,所以能实实在在帮助别人,扶危济困。

不打不相识,打着打着连来捣乱的众泼皮都成了朋友。他视林冲为生死知己,野猪林里那披肝沥胆的一席话,令人热泪盈眶。不计前嫌,他率兵援助遭官军围剿的李忠、周通。

虽常因行侠仗义而惹祸上身,陷入困窘绝境,孤单悲凉到了极点,但他有着惊人的适应力,咋没咋地,荣辱不惊,无怨无悔。吃苦受累,浑然不觉。生活中充满喜感,憨拙粗糙如村野顽童,可爱又可笑,却不可怜。偌大个胖和尚,还指着他来遮风挡雨呢!

怪不得智真长老一眼看出,这个粗犷的西北汉子的真善和慧根:上应天星,心地刚直,将来证果非凡。

情种情痴

神瑛侍者下凡投胎,口衔女蜗补天时剩下的炼石--通灵宝玉。随后而来的是灵河岸三生石畔的绛珠仙草,要用一生的眼泪来“还”神瑛的甘露灌溉之恩。因此,引出金陵十二钗正、副册的故事……

在温柔富贵乡,大观园女儿国,和众姐妹们一起弹琴下棋,吟诗作画,宝玉格外疼爱体贴女孩子们,那种护花情结来自天分中的痴情和前世的专职。他以天眼穿透这个红尘滚滚、乌烟瘴气的浊世,发现在天真烂漫的少女身上还尚存着与仙界相通的洁净细腻与精致,神仙般的林妹妹是他的最爱。

宝玉宣称:“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子是泥做的骨肉。”认为女清男浊,天地山川之灵秀只钟于女儿。她们青春生命的清纯之美,像水一样的清澈、晶莹、明洁,又像花一样娇艳芬芳、短暂易逝。令他喜爱、感动、赞叹,甚至忘了自己。黛玉葬花,宝钗扑蝶,薛宝琴踏雪寻梅,憨湘云醉卧芍药裀……是最美的诗情画意。

作为荣国府嫡孙、贾家继承人,宝玉却厌恶仕途经济,骂读八股的人是“禄囊”,当官的是“国贼”。懒于跟贾雨村之类的官场人物交往,也不愿像父亲贾政那样板着扑克脸生活,更不屑贾琏、薛蟠般淫乱恶俗。

宝玉崇尚老庄精神和魏晋风骨,追求心灵契合的感情和诗意的生活方式,想做一个独立于体制之外的才子逸士。宝玉何尝不是作者年少的影子?如果没有曹雪芹,让我们认识了一大群养在深闺人未识、蕙质兰心的少女,那么中国古典文学中的女性形象会是多么单调,乏善可陈呀!

这位天外来客常有不被理解的孤独和烦恼,敏感多情的他,会跟花鸟鱼虫说话,对着星星、月亮叹息伤怀。宝玉看人非功利,而是以赤子之心、超越世俗的标尺和艺术家的审美感应,具有悲天悯人的人文精神。

不论嫡生庶出,他都一视同仁,对丫鬟、小厮也乐意平等相处。真诚地认为自己比不上那些“极聪明”、“极清俊”、“清净洁白”、“人品”好的女孩子,对她们不幸的命运深切同情。他欣赏晴雯毫不谄媚、没半点奴才相的率直;他为挨凤姐打骂、受了委屈的平儿理妆;看到画蔷的龄官,这位万人迷体会到“人生情缘,各有分定”。

只有情种宝玉向林妹妹诉肺腑,那份痴与真才如此动人。宝黛谈禅,那种相知共鸣,矢志不渝。

无心汲汲功名,为爱痴狂,宁为情死,这样空前不肖的异类,令父母大伤脑筋。劝诫打骂,强力重塑都无济于事。但那就是他来人间的路,正如警幻仙姑所言,要遍历那饮馔声色之幻,或冀将来一悟。

(待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