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扭曲现实的哈哈镜-偏见(图)

2019-01-15 10:45 作者:安妮・杜克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偏见让我们像是透过游乐园里的哈哈镜来看待结果,这种反映会扭曲现实。
偏见让我们像是透过游乐园里的哈哈镜来看待结果,这种反映会扭曲现实。(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上回:别把“后见之明”当成“先见之明”

要避免陷入“非黑即白”思维

非黑即白的思维没有加入现实的不确定性,足以驱使“动机性推理”和“自利偏差”。如果我们唯一的选择是绝对正确或绝对错误,并在这两者之间空无一物,一旦得知与信念牴触的讯息便得全面降格,从正确直接跳到错误。在全有或全无的世界中,没有“不那么确定”这选项,因此我们会忽视或驳斥讯息来巩固信念。

前述两种偏见让我们像是透过游乐园里的哈哈镜来看待结果。这种反映会扭曲现实,让我们从好结果看见被极大化的技巧面,却无法从坏结果中看见技巧面,只注意到衰运的巨大身影。

“自利偏差”如同动机性推理,源自于人类想要构筑积极的自我叙说,将好事归功于自己,只要做了正确的决策,就会感觉良好;同理,若将坏事归咎于自己,就像做了错误的决策,而犯错总让人感觉不好。一旦自我形象受到威胁,人会将决策归因分为100%或0%:不是正确,就是错误;不是技巧,就是运气;不是必须负起责任,就是完全无法掌控。没有任何灰色地带。

归因结果时若只想以全有或全无的观点来进行自述,便无法做出明智的决策,对未来将朝某个面向发展去下注。如果抱持这种粗糙的偏见,便很难(甚至是不可能)从经验中学习。要知道结果很少是单靠决策或全凭运气所造成,结果的品质也无法精准反映出运气与技巧的影响。陷入“自利偏差”会以为好结果完全跟好技巧挂勾,坏结果则牵连坏运气。无论是扑克玩家、车祸、美式足球指令、试验结果或成功企业,几乎所有结果都会同时牵涉到运气和技巧。

“自利偏差”的基础是人会积极更新自我形象,因此也许可从这方面找出克服这种偏见的方法。我们或许可以停止维护自我形象,放弃想积极描述自我的需求;我们或许可以继续追求积极的自我叙说,但不利用揽功或卸责去更新形象,而是以抱持更客观、开放的心胸,根据结果评估运气和技巧的影响;我们或许可以投入时间与精力,重新训练本身处理结果的方式,正确归因并求真,从中更新积极的自我形象。

或者,我们也可以想办法绕过种种障碍,找出不必要求自己去处理“自利偏差”这困扰的变通之道。

(待续)

本文节录自采实文化高胜算决策》一书

責任编辑: 皇辅 来源:采实文化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