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九必乱?中共秘密召开军委扩大会议(图)

2019-01-11 09:58 作者:李文隆 桌面版 正體 5
    小字

 一队军人行进在北京街头。
 一队军人行进在北京街头。(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1月11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中国地方媒体在一篇报导中首次透露,中共军方日前召开了一次军内重量级会议,即带有神秘色彩的中共中央军委扩大会议。据悉,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在历史上多与中共敏感期相系,在中共面临政权危机的背景下,此次军委扩大会议的召开引起外界猜测。

公开报导显示,这次中央军委扩大会议是由河南新闻网率先披露的。该报导称,1月8日至9日,中共河南省军区党委第十二届第十一次全体(扩大)会议在郑州召开。报导首次提及中共军方在1月8日之前的数日间曾召开了一次中央军委扩大会议。

报导称,该省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省军区党委第一书记王东峰在会上提到要维护军委主席负责制,坚决听从习近平指挥,以及练兵备战等等。

据会议间接披露,是次军委扩大会议主题可能涉及“备战打仗”。这与习近平军改以来不断表态“强军”有关,也属意料之中。而要求军队忠诚,听习中央指挥,也是习近平握军权后不断强调的,这次会议被认为应与军中进一步人事清洗有关。

据悉,“中共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往往在中共“枪杆子”敏感期召开。中共历次大裁军都有召开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其中,2012年11月16日下午中共十八大后召开的那次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胡锦涛“裸退”向习近平完全交出军权,当时被认为是胡习最终实现合作,准备清洗江泽民军中势力的信号,之后三年间,江的两大亲信徐才厚和郭伯雄均被拿下。

2018年1月份的一次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则可能提及调查当时中央军委委员房峰辉的问题。

2018年1月9日,中央军委委员房峰辉落马消息终于浮出。他被控涉嫌行贿、受贿犯罪,已被移送军事检察机关。这距离其2017年8月底卸任位高权重的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并首次传出接受调查已过去4个多月。当时,也在同一天,吉林地方媒体披露,中央军委已召开了一次扩大会议。

鉴于房峰辉落马消息随后正式公布,外界相信,在该次军委扩大会议上,对房峰辉的最终处理被列入议程之一。

目前未知今年刚刚秘密召开的军委扩大会议的实质内容,不过有亲北京的海外中文媒体认为或与军方的军改进入最后结束期的人事调整有关。

自进入2018年12月,中共军队人事大调整消息陆续公布。此次人事调整正值持续3年的号称所谓中共“最大规模军改”刚刚完成最后的武警部队转隶之后。

2018年1月1日起,中共武警部队由原来接受中央军委、国务院双重领导改为直接接受中央军委统一领导。

3月,原属于武警部队序列的公安边防、消防、警卫部队全部退出现役,原武警下属的武警黄金、森林、水电部队全部退出现役。

7月1日,中共海警局整体划归武警部队领导指挥;10月9日,武警公安消防部队移交应急管理部;2018年年底,武警森林部队、武警黄金部队、武警水电部队则分别整体移交中共国家应急管理部、自然资源部和国务院国资委。

2018年底前,中共武警部队22人晋升少将。此外,陆军、海军、空军、火箭军等已经分别公布了为新晋少将名单,其中陆军9人,海军7人,空军4人,火箭军则为3人,其他大单位尚未公布消息。

正大战区级将领换人频频,1953年出生的中部战区政委殷方龙、南部战区政委魏亮以及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政委褚益民均最近接连缺席诸如中央军委军事工作会议等重要场合,表明三大职位换人。在副大战区层面,第79集团军的司令员徐起零接替秦基伟之子秦卫江的东部战区陆军司令员,一度外放二线部队河南省军区的周利接掌南部战区空军。中部战区空军司令则由原西部战区副司令员韩胜延平调接替。

中共军队过去十多年一直在江泽民派系势力把持之下,包括已落马的两大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以及在习近平军改后才落马的两名前军委委员张阳和房峰辉。而武警部队则更曾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控制,卷入薄周政变,曾是习近平的心头大患。

另外,也有分析认为,这次军委扩大会议或与中共政权危机有关。

去年以来,中美贸易战之下,中共内部分裂引起外界关注。中共中央政治局去年底接连召开具“批评”和“自我批评”性质的所谓“民主生活会”。官方报导显示会议不但搞“人人过关”的对照检查,还强调维护习核心。台媒中央社指这是中共惯有的内斗集会。法广则指习此举或为防政变。

中共十九大上“习思想”写入党章后,一般认为,习近平权力已达到顶峰。但这个一直坚持且越演越烈的“民主生活会”的程序,仍被外界认为或许说明习近平安全感出了问题。

港媒《苹果日报》引述评论说,中共陷入内忧外患的困局,国内外大量不稳因素接踵而至,2019年到来,民间“逢九必乱”说法极有可能再现,而反习势力正在酝酿行动。

港媒评论称,自中共1949年建政以来,变本加厉的“折腾”循环往复:1959年大饥荒之年、1969年中苏边境爆发“珍宝岛事件”、1979年中越战争、1989年六四屠城、西藏拉萨戒严、1999年镇压法轮功、2009年新疆七五事件……

评论表示,在刚过去的12个月中,持续升温的美中贸易战,不仅重挫中国经济,也在动摇中共体制的根基。到年底,各个重要经济指标都出现下行趋势,中国大陆股市大跌、金融紊乱、消费者信心下降、就业不稳等,不稳定因素不断增加。

此外,再要加上2019年正值专制制度的“七十大限”。2019年是中共建政70周年,曾经与美国抗衡的苏联也没有熬过七十大限。中共被指或难以避免重蹈苏联倒台的覆辙。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中共河南省委书记王东峰开会传达军委扩大会议信息的同期,中共天津市委书记、警备区党委第一书记李鸿忠出席了1月8日至9日召开的中共天津警备区党委十届四次全体(扩大)会议,并强调,警备区要“打造拱卫首都的铜墙铁壁”。

这很容易引起北京政权不稳的联想。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