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暮冬风花雪月(图)

2019-01-08 18:36 作者:廖祖笙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冬夜寒,冬夜长,冬夜留不住熊熊燃烧的万簇篝火,至少也该留住光照了千秋的一轮月亮。(图片来源:Pixabay) 

A

寒风翦翦,禽鸟戚戚。其实无需冷风的反复肆虐,人尽皆知,这是寂寥萧瑟的暮冬

暮冬寒风却非要漫卷于陌上,三翻四覆:冷是万物的主宰,冷是不变的主题……

千沟万壑唯有凄厉的风声,动植物们对于鸟的放歌、蝉的浅唱等等,反而有了更是刊心刻骨的思恋,并有了越发无可磨灭的向往。

冬季的寒风阻挡不了季节的交替。再漫长的冬季,无非也就是四季中的一季。亘古不变的定律是:冬寒过后,必有冻土的复苏,并有春花的烂漫……

葭苇萧萧,闻及春的足音渐近。泪妆伊人,将会在蜿蜒的花径上,夹道欢迎抖落冬装的日子。

B

落英点点,飞絮茫茫。再娇艳的花朵,也耐不住遮天蔽日的严寒;再静美的花香,也已被凄厉的晚风冲淡。

天寒地冻,还能到哪儿去赏花?何处花园例外,在露冷霜寒中,留住了沅芷澧兰?

偶有梅花笑傲霜雪,即成醉乡风景,就寄放了人人憧憬的繁花似锦。

遥见黛玉荷锄,沿途泪落如珠,以一己之病躯,代万众去葬花。

花落成殇,痛的只是花枝。古道边,花枝旁,多见弓背弯腰和行色匆匆。有多少人真怜惜了花枝的创口?有多少人真想到过冬季的漫长?

严寒无碍有花、有酒、有故事,无碍醉生梦死。在没有什么是不能以替代品聊以自慰的村落,历来不乏赏花者:绢花是花,雪花是花,泪花是花……

村内一向花团锦簇,简直已是花的海洋。

C

北方大雪纷飞,南方将雪未雪。每有雪花初落,即有幼小拍打着冻得红肿的小手,夺门而出,欣喜道:“下雪了!下雪了!”

银装素裹宛若漂洗了无数次的白绢,乍看之下洁净得纤尘不染,洁净得天下无双。

制造了雪景的暮冬傲然道:这景色,漂亮吧?

漂亮啊。当冻土上的斑斑血污,乃至小动物的尸骸,都被封冻在了厚重的雪层之下时,一望无际的雪景,初看惊艳异常。

然而惊艳不会长久,雪景是停留时间稍长的又一种海市蜃楼。雪层封冻得了一时,封冻不了一世。冰雪在阳光下消融后,该还原的种种,还是会被还原到初始。

雪景遮蔽不了暮冬的严酷。风暴对洁白无瑕所强加的,是极其残暴的践踏与玷污。

D

暮云黯黯,寒意森森。入冬后的这天气,非雨即雪,不见日出久矣,更别说在入夜后,能见到一轮皓月的遨游中天。

阴沉笼罩于陌上,雾霾围拢了村庄……倘若月宫真有嫦娥,只怕嫦娥也会郁郁累累吧?设若佛界确有佛陀,怕是佛陀也要焦眉愁眼吧?

没有阳光与月光的日子,要持续到何时?在漫漫长夜中照耀过古人的月亮啊,何时能走出云层,给长夜哪怕是微弱的光亮?

古人在不老的月华面前,写下过脍炙人口的唐诗宋词,倘若换在今夜,是否还有赋诗填词的雅兴?是否还有赏月的闲情?

娑婆世界,芸芸众生,竟然没能留住一轮寓意了美好的月亮。心空中没能留住的,何止是桂华蟾魄?多少花香已渐淡,多少传承已消亡……

冬夜寒,冬夜长,冬夜留不住熊熊燃烧的万簇篝火,至少也该留住光照了千秋的一轮月亮。

写于2019年1月6日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