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汉阙】卫青:龙城驱胡虏 不使度阴山(视频)

2018-12-02 10:18 作者:宋紫凤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汉武帝平定匈奴之战。(看中国原创视频)

汉自立朝以来,北方匈奴即为之大患。秦始皇时曾对匈奴大加挞伐,修筑长城,充实边防,使匈奴向北方远遁。然而秦祚不久,楚汉之争继起,中原再陷战乱,匈奴遂趁乱南侵,以至汉初竟有匈奴冒顿单于围刘邦于白登,史称“白登之围”。此后,汉朝遣送子女玉帛供奉匈奴,但匈奴仍不时侵扰边地,杀伐吏民,劫掠财物。

汉武帝即位后,即向北方匈奴展开空前强大之攻势,历昭帝、宣帝、元帝,前后逾百年,汉朝征伐匈奴之大功始告完成,而尤以武帝时对匈奴作战至为艰巨,战果亦至为辉煌。

武帝时,汉朝国力强盛,马畜达四十万匹,足以编成强大之骑兵,深入塞外,长驱漠北。更有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两位大将所向披靡,堪称天赐神将。汉朝对匈奴作战,最关键之战役,皆由卫青、霍去病完成。

这一篇,我们就来讲述关于大将军卫青的故事。

出身低微 贵至封侯

卫青出身低微,少年时与父亲、继母一起生活。继母的儿子们把卫青视为奴仆,不以兄弟相待。一次,有人给卫青相面,说他是贵人,将来官至封侯,卫青并不相信,笑着说:“人奴之生,不受打骂足矣,安得封侯。”

后来,卫青的姐姐卫子夫入宫,卫青也一同入宫。卫子夫后来成为汉武帝的第二任皇后,卫青也真的官至封侯,不过这与其姐贵为皇后并无关系,而完全是由于卫青的天生将才与赫赫战功。

龙城驱胡虏,不使度阴山——卫青
龙城驱胡虏,不使度阴山——卫青(绘图:Winnie Wang/看中国)

跃马龙城 首战大捷

卫青一生七击匈奴,他的第一次出征是在元光六年(西元前128年)。是年春,匈奴兵再入上谷,杀略吏民。汉武帝派卫青、公孙敖、李广、公孙贺各率万骑,分四路出击匈奴。此一战,公孙敖损兵七千,大败而归;李广全军皆溃,被匈奴俘虏,逃归汉营;公孙贺亦无功而返;唯有车骑将军卫青,出上谷,破匈奴,追至龙城,斩虏七百,大胜而还。卫青一战成名,封关内侯,而“龙城之捷”不只是卫青的首战之捷,亦是汉武帝对匈奴开战后,取得的第一次大捷,汉、匈百年大战正式拉开序幕。

西出云中 收复秦地

汉、匈作战初期,汉军还处于兵来将挡的防守之势。元朔元年(西元前127年)秋,二万匈奴兵来寇辽西、渔阳、雁门,杀略汉朝吏民三千余人,汉遣卫青将三万骑击破之。时隔数月的次年春天,匈奴兵又卷土重来,这一次,汉军为取得作战主动性,采取了“声东击西”的战略,只留少数兵力与来犯的匈奴兵周旋,卫青则率大军西出云中,远攻匈奴右部的楼烦与白羊。此一战,汉军斩虏五千余人,获牛羊百余万只,白羊、楼烦王北遁,自此收回了秦始皇时蒙恬所获故地。卫青再以显赫之功,封长平侯。

远袭右贤王 卫青拜大将

元朔三年(西元前126年)的冬天,匈奴军臣单于去世,其弟伊稚斜自立。无论是军臣单于,还是伊稚斜单于,皆有冒顿之风,伊稚斜自立为单于后,接连二年对汉大举进犯。于是元朔五年春(西元前123年春)卫青率领十余万大军,出朔方,长驱深入匈奴之地,远袭狼山之北的右贤王庭。此一战,汉军虏匈奴诸王十余人、匈奴人一万五千人、生畜数十万只,右贤王仅率数百骑突围北遁。卫青率军凯旋,至塞上,汉武帝遣使者持大将军印,在军中拜卫青为大将军。

兵锋指阴山 漠北无王庭

东至上谷,西至云中,横亘着阴山山脉。诸山谷中是匈奴本部历代生息之地,匈奴兵出入阴山之谷,来如疾风,去如迅电,飘忽不定。虽然卫青接连重创匈奴,但匈奴本部势力依然强盛,伊稚斜坐镇于大汉北方的单于庭中,继续指挥匈奴兵不时南侵。

大将军卫青于元朔六年春(西元前122年春)兵锋东指,出定襄,远攻其北的匈奴本部单于庭。卫青二次与伊稚斜交兵,伊稚斜皆败走。此一役,卫青麾下杀出一位勇将,正是卫青的外甥--霍去病。关于他的故事,我们将在下一篇中讲述。

元狩四年夏(西元前118年夏),卫青第七次,亦是最后一次征伐匈奴,再次与伊稚斜单于对阵。交战中,大风突起,沙砾击面,两军不相见,伊稚斜败走。至此,匈奴终于在十多年的征战后,损兵折将,人疲马乏,无力再南下侵汉。于是,伊稚斜单于率匈奴残部远遁漠北,自此漠南再无匈奴王庭。

卫青在朝 乱臣侧目

卫青抵御匈奴,不仅有勇有智,更有威有德;不仅外攘匈奴,且内安汉室。彼时,淮南王刘安有心谋反,但最畏惧的有两人,一是汉武帝,一是卫青。对于卫青,刘安门下的谋士伍被曾这样评论,说:“大将军击匈奴时,礼遇士大夫,对士卒有恩,众人皆愿为大将军效力。大将军号令严明,与敌对阵,常身先士卒。撤退时,士卒都已过河,大将军最后过河。皇太后所赐钱财,全部赏赐将士。古之名将也不过如此啊!”淮南王刘安由于畏惧卫青的原故,犹疑再三,不敢轻举妄动。

仁厚退让 忠心汉室

卫青能使匈奴披靡,能使乱臣敬畏,但卫青为人却是仁善谦和,身先士卒,从不居功自傲。元朔六年春,卫青征伐匈奴时,右将军苏建与匈奴接兵,几至全军覆没,逃归汉营。有人建议卫青说,大将军自出征以来,未尝斩过裨将,今日苏建弃军逃归,论罪当斩,以明将军之威。卫青却认为:“我身为大将军,不患无威。劝我杀将以立威,这不是人臣所应有的想法。虽然我的职责可以斩将,但是我不能不请示天子就擅专诛杀,应将苏建交给天子,由天子来裁断。人臣不可专权,我这样做也是在彰明为臣之道。”

卫青贵为大将军,群臣对卫青都倍加尊重,唯有主爵都尉汲黯见到卫青不拜。有人劝汲黯,大将军至为尊贵,不可不拜,汲黯却说:“难道大将军降贵屈尊,礼遇贤士,就不贵重了吗?”卫青听说此事后,并不介意汲黯的不逊,对汲黯更加恭谦,朝廷有难以决断之事,卫青都向他请教。

苏建曾劝卫青,贵为大将军,应当像古时名将那样,招揽宾客,结交豪杰,卫青却说:“亲附士大夫,选贤用能,是天子之权责。为人臣者守法尽职即是本分。”可见卫青虽为汉朝第一大将,却始终忠心汉室,毫无二心,恪守人臣之道。

卫青一生,武功显赫,却能以仁德为本;贵至大将,而能尽忠职守。其德、其功堪称垂范后世。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