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炎:专制难转型的几个死结

2018-11-10 11:45 作者:曾伯炎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2018年11月10日讯】专制,经现代化科技化世界化扩张,更集权化纳粹化巿场化变态,因其悖离文明,仍行丛林法则,被政治学者定性为:制度型的黑手党了。用作家王朔通俗的话形容,便是:“我是流氓我怕谁?”而毛泽东那无法无天承传下的肆无忌惮。最近,国际刑警组织在职主席孟宏伟,也不依法律程序,像国内709律师一样悄然失踪。

这政治怪魔。才叫:厉害了!我的国〔魔〕吧?世界著名霸道的苏共与专横的纳粹,在今日中共面前,已是小巫见大巫了。虽然,很不可一世,向世界扩张了,可是,从他维稳费超军费仍不稳,即显示其外强中干,当下,川普在联合国批判声讨,彭斯的檄文更撕破画皮,岂不原形毕露,如脱下皇帝新衣般的出丑吗?

世界左中左都开始认清并孤立这东亚红魔,明白他的诡谲与凶狠矣。当年,国民党与他两次合作,两次掉进他阴谋陷阱。美国两党与他打交道,从尼克松被邀进老毛书房,到克宁顿给他最恵国待遇,尼克松在回忆录记的毛:像个巫师。克宁顿开放WTO,使他GDP增长9倍,却选举中暗倒希拉里民主党。他以假市场迷惑美囯,要取代美国。也如当年他假抗日,迷惑国民党一样,当他万多残军扩大为百万后,就如今天经济暴发,要取民国政权而代之那么取美国而代之了。

回忆他在64镇压。苏联解体后,被制裁得走投无路时,老布什善意地怜惜这条快冻僵的蛇,包括民主党用无数最恵国待遇包括吸纳入世界巿场,壮大后,不是又在排挤美囯出南海航线与西太平洋吗?

历史证明这魔怪:谁与他合作,谁就上他的当,吃他的亏,乃至被他吃掉。在过去与他同在民主战线反专制的那些民主党派,共同把那有限民主的国民党被他这无限专制取代后,那些民主党只留其形,灭其核,个个被阉成太监形的二奶党花瓶党,不也在说明谁与他做同路人,也有被吃掉灭掉的危险吗?

别听中共说:有千个理由要与美囯搞好关系,可暗里。他用许多千人计划,盗窃美国现代科技文化成果,用蓝金黄利诱腐蚀学术精英,最近,在比利时诱捕那江苏国安部小官僚特务,其破坏性,不也叫美国情报部门吃惊吗?

对这东方专制变色龙的认识,用课堂教授政治学、社会学那些高头讲章,决对不上号,用文明世界的常理常规包括外交礼俗,绝对上当。他是集渣滓文化之大成,又継承江湖邪祟,苏共奸巧纳粹凶狠的变色龙魔怪。翻下他的诈编史,当年,从延安美国工作组的谢伟思到赫尔利、马歇尔,再到杜鲁门,及以后的两党首领们,上他当的陷他阱的,真不少。只杜勒斯、肯尼迪等识破了他。今天,美国非政客出身的川普,也看穿他,副总统彭斯的檄文,揭露得举世喝采!如他讲的:“人见目前,天见久远”这句明朝冯梦龙的话,仅一个“天”字,就把中国人的天命、天理、天意、天道等全包含了。比中国马屁精吹的“习语近人”的那些屁话,更高明吧?有评论赞扬此文:浓度之高,份量之重,怒意之盛,命意之远,历史鲜见。甚至以丘吉尔的著名铁幕演说对比,看来,共产专制这40年玩的假改革假开放假巿场,终被彻底打回原形,再混这世界与骗这世界,就颇困难了。

受这专制红魔反复欺骗与圧迫的中国民众,体认更深刻:无论过去他讲工农联盟,现在扩大为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都是权谋与策略,联盟工农,是叫工农为他做炮灰,讲人类共同命运,一个反普世价值的专制玊朝,能与世界自由民主普世民众共命运,何妨叫他们把中南海内那你死我活斗争平息纠正后,再来讲啥共命运吧?饿死农民时,中南海酿茅台酒的粮食仍成百吨运贵州。说明农民的命在地狱了,他们的命仍在天堂,共命吗?抓大放小的改制,赶夏峻峰这类工人上街摆摊谋生也被清除时,暴发的红色大亨们,正藏富藏美于美欧澳,这是与自已民众共命,侈谈人类共命运,不是哄鬼吗?就看他们曾喊的解放全人类口号,一检验,只解放他们专制者成暴发的巨无霸,亿万民众仍被踏在他脚下,要定于一尊,如尊帝王,才免受压迫与清洗,现在把解放人类口号改成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人被中共解放吗,却获的被专制了69年的结局,世界人民应警惕呀!

14亿中囯人,听他们念“为人民服务”的经,几代人见到的,无论制度结构、政策定向,一切都是为权服务、为党服务、为官服务,甚至下台的官,供养金仍超民众百万千万倍。这几十年的历史,共产党消灭合法资本家与地主士绅,打造自已成非法特权资本家与垄断土地大地主,他还穿马克思衣装,称马教信徒,在《求是》党刋上发周新城喊消灭私有制的文章,假装正经,不顾荒诞与无耻,笑掉天下人的牙了。

这超垄断的强权,超帝王千万倍,皇帝后宫嫔妃,只养在后宫,现在的新皇们,战争时期的后宫雏形,是文工团,现在后宫嫔妃,养在电视台了,仍未满足,权力者的二奶小三还养在纽约、洛杉矶与巴黎、伦敦了哩!他那为人民服务,巳异化要服务到专制者床第了,还大言不惭啥他要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哩!谁也不信了。可他认为撒币可诱惑,撒过币甚至洒过鲜血的朝鲜,换来的是什么呢?是:表面尊你为老大,暗里咬牙说的:中囯是他千年仇敌哩!

但无论这东方专制魔怪如何九变化身,瞒天过海,他的政治结构、意识形态及面临开放的网络信息时代,有太多难以克服的矛盾,结下绞索般的死结,难以自抜自解,请看笔者揭示:

第一个死结:打江山、坐江山、亡江山

中共暴力集团,他们打德国人马教旗帜,用俄国人卢布受俄共第三国际指示,重复拉杆子,打江山,坐江山的老剧,打江山,凭暴力,坐江山,仍靠枪杆子暴力,改民主制,凭选票选举,这文明方式,中共拒绝,始终用丛林野蛮法则,谁抓到枪,谁就是老大。我看电视播动物世界两猴子争王,立即联想到文革中毛刘争斗,形似又神似。世界早就用选票解决了权力的转换,中共始终要拒绝文明,摹彷丛林野兽争斗,这就埋下了:争夺江山无休止的你死我活的血腥。今天,无论把自杀上将张阳的财产没收干净,用翻新个人祟拜的“平语近人”把领袖吹成文豪,潜台辞仍是:他坐江山难稳的危机感,需要这些肉麻吹捧去抚慰其胆怯心虚而已。邓小平与陈云坐江山的接班人设计:是权力交自已子弟更放心。不知他们九泉下看见今天坐江山这么重复丛林原则,放心否?

其实,这仍是毛皇帝坐江山接班设计破产失败的継续。他用一党专政达到个人专权后,便突出了接班人问题,他一生作恶罄竹难书,从不放心身边知根知底者,要在身后不代他背黑锅,就灭除异已,从高岗、刘少奇灭到林彪,残酷而血腥,毛坐的江山。不仍希望自已培植的四人帮,扶他亲属江青、毛远新接权力的班吗?结果,失败得很惨:认为强势的江青必取代弱势的华国锋,年轻的毛远新可接江青的班,最后以一上吊一下狱使毛的算盘破产得极惨。邓小平陈云不以老毛接班人失败为教训,岂不仍推他们的子弟同老毛亲属一样下场吗?

就是历代坐江山者,选择权力继承的制度,也比中共这只爱奴才排挤圧制人才高明:汉朝那推选掌权者叫举孝亷,也有道德标准。随唐两朝兴的科举,考试治策文章,也有智能选抜,都比这红朝,看谁最奴才,最会谄媚,就给权就接班。当然这江山就坐不稳,就用枪杆暴力加精神奴役的洗脑暴力,老毛文革用红卫兵暴力,今天改红卫兵成警察暴力。依然难稳呀,闹到退役老兵也造反了,还在苦苦挣扎,为共朝苟延两个百年而奋斗。你开历史倒车,仿毛泽东。就是硬拖到共党坐江山坐两个百年,在历史长河中又算啥。明朝的朱元璋会说,我明朝坐的江山,超过你共朝,是276年。清朝的努尔哈赤也会说,他的江山是268年。这人民的江山,就让你们这么坐得国在山河破,天污地污人心弄坏,能长久容忍吗?

第二个死结:政权缺乏合法性的致命难解

暴力打天下非法手段夺权的革命党,转变为合法的执政党,只要用民主选举,发给民众选票,便由非法转为合法,固然,历史罪责太重,担心选民不投票给自已,也是思想障碍,但是,只要改过自新,顺应民意,那得民心者得天下的古谚,仍有效应。选票仍会投给忏悔者与为民者,普金不是前共产党员还是克格勃么,那么多选票不是投向他吗?台湾国民党在二二八时的血腥镇圧,岂不也未影响其竞选两次获胜?百姓是非常宽容的。只要中共敢如国民党忏悔二二八对六四镇压忏悔,仍可获得选举胜利。改革开放深得民心的1980年代,若不是中共党内顽固派邓小平陈云邓力群等两次反自由化,而是实行民主选举,共产党的胡耀邦、赵紫阳绝对当选。可惜这伙从山寨出身的盗匪,只迷信强者通吃的暴力,缺乏现代政治文明,甚至以残暴镇压手段去灭杀64民主运动,使这恶党更恶,更丧失执政合法性了。

于是,邓小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发展生产力,来弥补其合法性的缺失,才稳住自已阵脚。可是,专制不改掠夺与压廹的恶性,压出的维稳问题,更使其缺合法性变本加利了。

麻烦在于邓小平那以发展生产力来弥补合法性,正遭受贸易战对外向经济重创,着急了,用梁家河大学问那类造神来强装合法性,可惜今天既非神权也非君权时代,而是智力高度发达的网络民权公民时代了。共朝专制不是必然死在缺乏合法性吗?请看有合法性的民选总统,谁去编造梁家河大学问的大笑话呢?

第三个死结是非制度性接班人难题

共党借日本侵略者削弱民国,再借苏联之助易鼎民国,打下天下就不断清除他认为对他坐天下独享天下有障有碍的一切团体与阶层。毛是自称绿林大学出身也即强盗系毕业的,便感到共同打天下的章伯钧出身柏林大学哲学系,罗隆基、储安平出身英国社会主义理论鼻祖拉斯基门下,不放心这些政治文化精英,在乡下灭掉传统文化精神的地主士绅后,便开始对城巿政治、文化、经济精英的戕灭,待连他党内智识精英邓拓、田家英、吴晗等也灭掉,老毛用文盲精英陈永贵、吴桂贤做副总理,无非是无知与听话。老毛这种文盲化加奴才化的接班标准,所形成的逆淘汰机制,不仅自毁其接班人群体的执政能力,而64后,陈云邓小平将接班人再缩小到自己子弟,便只会把权力落在纨绔的假斯文假博士之手,而地巿县权力,也是张衙内王衙内接班了。如此封建世袭的腐朽接班制度,还有什么新思想走进什么新时代,可能吗?他们既对国外美国对手误读,也对国内民众智商误判。

第四个死结:坚持人治拒绝法治

自从毛泽东自称是:秃子打伞一一无法无天,中国饱经这无法无天的摧残与蹂躏,至今仍承此衣钵,国家主席刘少奇被无法无天整得命在旦夕,才想到法治与宪法,已太迟了。当下,仍玩党大于法,且一人再大于党,法,不是人人行为规则,仍是极权者手中玩的工具,还有政治伦理与社会秩序吗?

且看人治与法治行政成本对比:纽约巿政府的办公楼,小得如私人宅邸,而中共政权的乡政府,可阔得来像宫殿。台北市政府,不上百人,北京市级政权有5大班子,数千人。民主社会,议会监督、舆论监督,尼克松水门事件,舆论监督,就代替共党专制东厂式的庞大纪委、警察系统。行政成本为零。而专制养庞大镇压管控系统,多余消费多少民脂民膏。因此,在美国开国际首脑会议,网上流传美国总统陪外国首脑在路边吃大排档。而人治中国开上合组织会,用两千亿装修青岛市容,50亿放焰火庆祝,更有天下绝品美食讨各国头儿欢喜。维稳费超过军费,撒币充阔费超过民众福利费,这人治的行政费用的宠大数字,使民众不堪承受的重负,专制的江山,怎么坐得稳。

仅就以上几个死结,便证明极权的专制,是自已给自已颈项套上死结,解开它,还是只有老毛在延安窑洞里说的用民主方法。可惜他们尝到权力的甜头,专制如海洛英,上了瘾,传染了他的接班子弟,已几代,他们戒不了专制这毒瘾,只有民众起来强制,加国际强迫,才能除掉这人类的祸害。当前,美国彭斯的檄文,不已是看到这毒,既害中国,也害世界,正为扫净世界这最大毒瘤在考虑与动手了吗?

眼前,专制认为手中有枪,腰间有钱,还在顽抗,但百年前孙中山也认识这民主潮流,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哩!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