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自由报告:中国全球垫底 输出数码独裁(图)

2018-11-03 07:4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报告指,中国不但对内打压网络自由越演越烈,更对全球输送自己的网络审查和监控模式。
报告指,中国不但对内打压网络自由越演越烈,更对全球输送自己的网络审查和监控模式。(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18年11月3日讯】国际人权组织自由之家日前发布网络自由报告,中国在65个调查国家中垫底。报告指,中国不但对内打压网络自由越演越烈,更对全球输送自己的网络审查和监控模式。中国外交部则否认这份报告的发现。

《2018年网络自由报告》11月2日(周四)发布,涉及65个发展水平各异的国家。报告发现全球网络自由度已连续8年走跌。并认为这很大程度上与逐渐蔓延的“数码独裁”有关,而中国和全球互联网环境的恶化密不可分。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中国近14亿人口中,网民数量过半(54%)。近年中国政府陆续封杀了大量社交平台、国外新闻网站和搜索引擎。

法新社引述自由之家主席迈克.阿布拉莫维茨(Michael Abramowitz)说,民主国家在数码时代挣扎的同时,中国正在对内对外输出自己的审查和监控模式,以达到操控信息的目的。

报告指出,在65个参评国家当中,中国官员与其中36个国家的代表举办了培训和研讨会,他们交流的内容包括新媒体和信息管理。

报告举例说,来自菲律宾的媒体官员和记者在5月到访中国,并在为期两周的会议当中,学习了如何发展新媒体和什么是“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媒体”。自由之家数据显示,菲律宾今年的网络自由排名较去年有所下降,导致它的网络自由度评分从“自由”沦为了“部分自由”。

自由之家东亚问题高级研究员萨拉・库克(Sarah Cook)今年早前认为,经济上的“胡罗卜和大棒”是北京控制境外媒体经营者,让他们自我审查的手段之一。

库克曾撰写研究报告《中国审查制度的巨大阴影》,深入剖析中国执政的共产党如何将审查制度延伸至海外。10月24日,她在哈德逊研究所一场探讨“中国共产党对境外媒体影响”的论坛上分享了自己的研究成果。

除了通过“妨碍和破坏媒体的长期财政稳定”惩罚那些对北京持批评态度的媒体外,库克还说,另一种让境外媒体听命于党的策略是,让海外外交人员或中国境内执法人员骚扰新闻工作者和他们的家人。

本身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兼职教授的萧强,是被中国封锁的媒体监察网站“中国数字时代”的创办人兼主编,他在论坛上证实了这一点。“中国数字时代”网站经常受到来自中国钓鱼式攻击。同样受到网络攻击的还有法轮功背景的新唐人电视台和大纪元时报的网站。

最新发布的《2018年网络自由报告》还分析了中国网络自由一年多来的最新动向,认为北京当局对互联网的控制已经到达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去年6月,中国政府出台了《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进一步强化了审查机制、强制要求用户数据本地化、并修订了网络公司实名登记的要求。与此同时,网络审查、政治宣传和司法程序加强了对国家领导人习近平的名誉保护。尽管仍有数百万的中国公民“翻墙”浏览不受限制的互联网,政府对帮助网民实现“翻墙”的虚拟专用网络(VPN)大开杀戒,迫使很多服务商中止业务,以巩固“防火长城”的功用。

去年12月,广西平南县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一名男子吴向洋5年6个月刑期,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当局指,吴向洋未取得《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就在网上搭建VPN服务器,并利用淘宝网开设网店及开设网站“凡狗”,向普通用户出租或销售VPN软件和VPN路由器硬件。

今年1月,工信部发布通知,要求查处多种“无证经营、超范围经营、‘层层转租’等违法行为”;其中明确要求,阻止未经电信部门许可,自建或租用专线和代理服务器(VPN)服务。

今年10月,上海一名网络科技人员因销售“翻墙软件”VPN遭到法院重判。

近期当局在新疆地区的维稳行动也得到了关注。报告指出,新疆居民被政府强制在手机上安装“净网卫士”软件,搜查用户存储的文件,并将手机相关信息回传给政府服务器。

报告显示,中国今年以88分位列自由之家网络自由度评估的最后一名,不及越南(76分)、古巴(79分)和伊朗(85分)。

在这套最高100分的评估系统中,一个国家得分越高,表示它的网络环境越不自由。而从2011年开始,中国得分从未低于80。

不过,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周四的例行记者会上声称,“有关指责是子虚乌有,既不专业、也不负责任,而且我们认为是别有用心的。”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