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前美国农民绝望的时候 迎来转机(图)

2018-10-31 00:56 作者:弗农.布鲁尔(Vernon Brewer)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100年前美国农民绝望的时候 迎来转机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看中国2018年10月31日讯】(看中国记者忆文编译/综合)我们驱车2小时从美国阿拉巴马州的蒙哥马利(Montgomery),来到2.2万人口的Enterprise小镇。这里没什么可看的,除了一座害虫的雕像。

它伫立在主路中间,已经整整99年了。棉铃象鼻虫比蝗虫更可怕,它是美国历史上最昂贵的害虫。

根据《入侵物种纲要》(Invasive Species Compendium)这种小生物只有4-7毫米长,在1890年代穿越了墨西哥边界进入美国,迅速吞噬着美国的棉花种植业。1915年,它首次在佐治亚州亮相,棉花产量从1914年的280万包,跌落到1923年的60万包。只有原来的五分之一多一点。

阿拉巴马州Enterprise小镇的人们面临着灭顶之灾——棉花是当地人唯一的经济来源,几乎已被象鼻虫啃食殆尽。

当时,有一个农民没有被沮丧击倒,开始走到田里种花生。另一个农民也这样做了,更多的农民加入进来。结果一直以种植棉花为生的小镇当年卖花生获得了史无前例的高收入。

市民们看到了磨难带来的好处,他们接受了一个事实——看似具有破坏性的环境实际上可以改变我们的生活。1919年,他们为自己的危机竖立了一座纪念碑——棉铃象鼻虫的雕像。它象征着经济需要多元化,象征着柳暗花明又一村,也纪念这种生物在推动小镇放弃种植棉花,普及更有利可图的作物中所扮演的角色。

如今,在我的生命中,也面临着最重大的危机——癌症。我也要象一百年前的人们一样,建立一座纪念碑。

多年前,作为一个在牧师家庭中长大的高中生,我叛逆,我反对上帝,反对父母的权威,反对严格的基督教规则。我经常与父亲争吵不休,父子关系疏离。

一天,我揣着25块钱,带着一个小行李箱,站在前院,握紧拳头,在父亲眼前挥舞:“我才不在乎是不是能再看到你!”

作为一名19岁的大学生,我离开了家。

这些年来,我虽然回归了对上帝的信仰,但与父亲的关系仍然紧张。我们会在圣诞节和感恩节一起敷衍时间,但没有深厚的关系......直到我得了癌症。

有一天,我意识到父子关系断裂的原因。我对爸爸说:“你还记得那天在前院吗?”

“是的,”他说。

看着他的眼睛,我承认:“我错了。我知道我伤害了你,我请您原谅。”

他拥抱了我,他以前从来没有拥抱过我。他开始无法控制地哭泣,一遍又一遍地说:“我是爱你的。”

我要接受第一次癌症手术了,他连夜开车5个小时过来陪我。

之后,他又来了超过17次,每一次手术,他都陪伴在我身边。

在我第一次手术后的几天,他寄给我一封手写的信,上面泪迹斑驳。我把它贴在相框里,挂在办公室的墙上,这样我就可以每天都看到它——这我给自己的癌症树立的纪念碑。

在与癌症的斗争的过程中,我与父亲的关系变得浓厚,我已感激不尽。如果没有这场危机,这样的幸福,我可能永远也无法得到。

作者:弗农.布鲁尔(Vernon Brewer)是World Help的首席执行官和创始人,World Help是一个基督教人道主义组织,致力于帮助世界各地贫困社区人们物质和精神上的需求。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