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370失踪之谜:国家地理新片尽展“最后时刻”(图)

2018-09-28 14:32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马航370
MH370最后行踪图(图片来源:AHeneen/Wikimedia/CC BY-SA)

【看中国2018年9月28日讯】据ABC报道,国家地理频道(National Geographic)的系列纪录片海底大搜索”(Drain The Oceans),在最新一集中还原了2014年失踪的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H370航班的最终时刻,并探索了许多关于MH370失踪背后的谜团。

在这集片中,总部在珀斯的Electric Pictures传媒公司与澳大利亚交通安全局(Australian Transport Safety Bureau)和官方政府调查队共同合作,提供了大量的原始资料。

Electric Pictures公司CEO、执行制片人Andrew Ogilvie对澳新社说,纪录片里的连续模拟镜头是前所未有的。“海底大搜索”使用了来自测深声纳、录影镜头和摄影测绘的一系列数据,使用尖端的电脑合成技术创造出一个极其精准的海洋、湖泊和河流位置的三维模型。我们相当于重建了一整套自然奇观,还原了海难、远古遗迹和其他可在海底被发现的人工制品,并采用空前详尽的细节来揭秘。”

纪录片中回答了MH370航班凭空消失的疑问,以及现代科技无法找到它的残骸的原因。下面,一起来看一看这一人类航空史上耗时最长和耗资最贵的搜寻过程吧。

1.MH370次航班从雷达中消失

纪录片中首先探索的是MH370次航班消失的瞬间,详细介绍了防御雷达如何检测到飞机在马来西亚回转,并沿着马六甲海峡向西北方向飞行,然后消失在苏门答腊岛北部之外。在这之后,又出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发现”——在飞机从民用雷达中消失后,它并没有坠毁,而是继续航行。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航空机构安全操作系统公司首席执行官John Cox评论道:“最初,当发现MH370在没有通知航空管制的情况下回转时,我的脑子陷入一片空白:这也许是一起恐怖事件,也许是机组成员故意的举动,也许是电气系统质量故障所致。”

2.空间卫星传回的线索

尽管失去了雷达线索,MH370依然在与印度洋上方的卫星交换信号。信号每一小时出现一次,专家们可用这些信号来计算它航行的方向。他们建立了这一推测:在飞机向初始航线(西北方向)行驶后,MH370转身向南,并继续飞行了6个小时。

利用燃料负荷与航行速度,调查人员在信号弧线的基础上建立了一系列可能的飞行路径。澳大利亚交通安全局(ATSB)的坠机调查员Peter Foley说:“所得数据异乎寻常——我们试着利用一些边缘信息,来查明飞机方位。Inmarsat卫星捕捉了飞机在航行时的某些数据,它们正是调查的关键。”

这是迄今为止最大的突破,最后一次军事雷达接触将搜索范围向南延伸了500公里,抵达澳大利亚的管辖范围之内。

而后,专家们开始寻找最后一次电弧的出现——第17个电弧的地点——位于印度洋的深处。

3.来自飞机最后的声音?

来自澳大利亚西部科延大学(Curtin University)的团队把水听器(一种敏感的水下麦克风)放置在澳大利亚海滨各处以检测一系列包括地震与野生动物活动的声音。其中一个水听器在MH370最后一次与Inmarsat卫星通讯1小时14分钟后,捕捉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声音。

Alec Duncan博士,一位来自科延大学的水下声音专家,对此非常感兴趣:“这是飞机冲击水面的声音吗?”

因为水听器无法确认声音的方向,调查人员查找了其它的音频线索。最终发现精准的声音是于澳大利亚西部Cape Leeuwin海岸附近的Comprehensive Nuclear-Test-Ban Treaty组织设置的一个听力站捕捉到的,其目的是侦测和定位违法的核试验。

这一声音被三个水听器精准定位到半度。声音是来自西北方向的,但这一“使人干着急”的线索最终却追溯到了一个极其遥远的地点,极大的超越了目前的巡查区域,因此被认为并不值得考虑。

“我们的结论是:这一信号最有可能是发自小的海底地震,”Duncan博士说道,“但我们不能完全排除它是来自与飞机有关的一些东西。”

4.绘制海底图与波音公司模拟

随后,调查人员换用了另一种方法;使用声纳扫描来探索海底。首先的任务是测绘海底,他们使用了电脑技术以实现这一目的。

海底情况是如此复杂。一旦水被排干了,便能看到为何寻找过程是如此复杂:团队必须穿越一个有帝国大厦两倍高度的山峰、多个巨型峡谷和海底火山。

于此同时,一个“改变游戏”的新线索也出现了,它指导着搜查方向。Inmar卫星的进一步分析显示,MH370最终的时刻极速骤降,几乎可以断定这是因为它没有燃油了。

波音公司工程师而后实行了一次当波音777飞机没油后的状态模拟。根据纪录片中的说法,右侧发动机首先燃尽,自动驾驶仪以紧急左转来“补偿”不平衡,而后第二个发动机在几分钟后燃尽。在没有电源的情况下,自动驾驶仪自动关机,使MH370航班处于“长时间急剧下降”状态。

每次波音公司模拟都显示,飞机坠毁地点位于第7个雷达电弧的46公里范围内,因此他们将搜索区域面积从745,000平方公里缩小到37,000平方公里。

在详尽的寻找了80个地点无果后,2015年5月,水下声纳探测到了一个疑似海底残骸的碎片场。搜寻团队的进一步研究,发现这其实只是一堆链子、一个7米长的金属盒子、生锈的机器和三个金属锚。这不是MH370,但他们的确找到了一处沉船。

经过长达15个月、覆盖整整37,000平方公里区域的详尽搜索,仍然没有发现失踪飞机的踪迹。所以他们确信,MH370并不在那个搜索区域。

两项关键证据使调查继续进行着——波音公司飞行性能数据和Inmarsat卫星数据。而后,在2015年7月,第三条信息曝光。

5.碎片提供新线索

在一个距离搜索区将近5000公里的偏远岛屿上,一块金属在被冲上了留尼旺岛的海滩。它是一架飞机机翼的襟副翼,波音公司确认了序列号与MH370次航班的序列号相匹配。

这是业余沉船寻找者Blaine Gibson的发现,他渴望帮助解开MH370的未解之谜,并给予悲伤的乘客家属们一个答案。他前往莫桑比克,在那里他找到了一个三角形残骸,上面写着“禁止踩踏”,离主要搜索区域约7000公里。波音公司确认了它也是来自飞机机体的。

Gibson先生一直在印度洋的西侧寻找并发现了15件残骸。他说,最重要的发现是一个在椅背后的电视屏幕周围的塑料框。“这是使我的眼睛充满泪水的一个(发现),这可能是有人看到的最后一个东西,这是任何在当时在飞机上的人都会认出来的。”他说。

这种残骸来自机舱内部,确认了飞机是以极大力度冲击水面的。“某些物件表明了当飞机进入水中时是有较大的冲击力的。”Foley先生说道。这一发现也引出了一系列新的探究。

6.洋流活动

之后,该团队分析了第7个雷达电弧范围内的3个地点,因为洋流也许将碎片推向了非洲。其中一个方向与海洋学家David Griffin对于襟副翼旅程的计算相匹配–一个他相信是对于调查极其重要的线索。

Griffin先生尝试用一个复制的襟副翼重建襟副翼穿过海洋的旅程,将它的动向与“ocean drifter”的航标相比较。之后,Griffin先生将它和坠机当天已知的水流数据相比较,以估测襟副翼漂流不定的500天中的移动路线。

他也想过,为什么没有飞机碎片被冲上澳大利亚的岸上。“这立即告诉我们,因为第7个雷达电弧范围内的所有洋流都是流向澳大利亚的,所以这一区域基本可以被排除在搜索区域之外。”Griffin先生说。

他查看了从飞机失踪的那天起的海洋漂流数据,并找到了三3也许洋流会将碎片推向非洲的区域。至关重要的是,只有其中一个区域符合他对襟副翼旅程的计算。因此,Griffin先生提出了一个新的理论,即南纬35度极有可能是坠机地点——而这个区域最初并没有被调查过。

然而,这个理论来得太晚了——当局宣布暂停开展了近3年的调查工作。

7.卫星找到了南纬35度区域的疑似碎片物

约1年后,来自空间卫星的新证据促使调查研究重新启动。事实证明,在MH370航班消失后的第15天,一个法国军用卫星捕获了南纬35度地区附近类似人造碎片的图像。

“我记得那天当我第一次看到那些高清晰度的图像时,我想,上帝啊,这真的很有帮助,”Griffin先生说道,“这真的很令人兴奋,这也许是重新开始调查搜索的关键。”

南纬35度区域因此在事故发生后4年变得至关重要。因此,今年1月,Ocean Infinity组织开始了一项新的私人资助项目,扩大了搜索范围,并将其转移到Griffin先生所推荐的搜索区域。不幸的是,他们没有发现这架飞机的踪迹。5月,马来西亚政府宣布不会再支持任何新的搜索。

海底大搜索Drain The Oceans总结道:“MH370航班的残骸究竟在何方?飞机有可能仍在南纬35度地区等待着被发现吗?”

纪录片最终根据数百名调查人员收集的数据,预测了MH370航班的残骸被发现时的样子:“碎片将延伸数千码,发动机只能找到一小部分,机身会碎为数千片。附近的黑匣子将显示当时是否有人在驾驶舱内。无论是蓄意为之还是意外事故,应急氧气泵可显示飞机是否在飞行中减压;个人电子设备也可以揭示个人、乘客与机舱人员的经历和命运。”

但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