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嫁女儿 这帮父亲策划一起起“绑架新郎”案件(视频)

2018-09-24 09:36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一段视讯在国外的社交媒体上火了。

视讯的开头,一名男子被一群人按住,男子脸上挂着泪水,不停地反抗。最终,胳膊拧不过大腿,男子还是放弃了抵抗,被迫穿上了婚礼的盛装。他被人拉到一处,和一位同样盛装打扮的女子举行婚礼。旁边一位年长的女人,一边用衣服给男子拭去脸上的泪水,一边劝他接受现实。

旁边一位年长的女人,一边用衣服给男子拭去脸上的泪水,一边劝他接受现实。
旁边一位年长的女人,一边用衣服给男子拭去脸上的泪水,一边劝他接受现实。

原来,这是一名被绑架来与不认识的女孩强制结婚的男子。视讯里,是发生在印度比哈尔邦首府巴特那的真实事件。

画面中的男子名叫Vinod Kumar,是一名29岁的工程师,他被素不相识的女孩家人绑架到婚礼现场,强迫他和女孩结婚。当女孩的亲戚逼迫他施行婚礼仪式,给女孩额上点上象征妻子的朱红时,Kumar坚决不从。

于是,女孩的一位男性亲戚掏出手枪,顶着Kumar额头威胁他听话,万般无奈之下,Kumar最终妥协,乖乖和女孩完成了婚礼的仪式。

万般无奈之下,Kumar最终妥协,乖乖和女孩完成了婚礼的仪式。
万般无奈之下,Kumar最终妥协,乖乖和女孩完成了婚礼的仪式。(以上图片来源皆为Youtube视频截图)

婚礼现场的视讯在社交媒体上立刻引起了轰动,事情越闹越大,当地警方通过社媒宣布立刻着手展开调查。

然而,据新闻媒体的采访报导,事情的前因后果其实再清楚不过了。原来,这位Kumar原计划去年12月3日去参加朋友的一个婚礼,却在婚礼上遇见了一个名叫Surendra Yadav的男人,Yadav劝说Kumar跟他去一个名叫Mokama的小地方。从那以后,Kumar就莫名其妙失联了。

而Kumar没有按原地计划回家,他哥哥非常担心,没过多久,Kumar的哥哥便接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号码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人告诉Kumar的哥哥,他的弟弟Kumar已经被“强制结婚”(Pakadua Vivah)。

Kumar的哥哥觉得事态严重,赶紧在家附近报了警,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报案地所在警方竟然拒绝采取行动,他们宣称这案子应该由案件发生地Mokama的当地警方处理,因为“绑架新郎”是发生在那里。

警方事不关己的态度急坏了Kumar一家,直到不久前,社交媒体最终曝光了Kumar被“绑架结婚”的视讯,使得事件在各大媒体上刷频,上一级警方才最终带人将被“强制结婚”后软禁在村里的Kumar解救了出来,并承诺对地方警方的相关姑息行径展开深入调查。

光天化日之下,武力胁迫绑架,强纳男子为夫?

这听起来像是古时侯才会发生的事,却在今天的印度比哈尔邦和北方邦真实地上演,单单2016年一年,已经爆出了近3000起“绑架新郎”后“强制结婚”的案件,而这3000起婚姻,竟然没有一起婚姻最终被宣布无效!

更让人跌破眼镜的是,这靠“绑架新郎”促成“强制婚姻”的恶习,竟然已经持续了30多年了。

这一切,和印度的嫁妆习俗有很大的关系。

在印度,家族里嫁一个女儿需要给男方支付一定数额的嫁妆,嫁妆的金额通常和女性的受教育程度以及年龄成正比,换句话说,一个女性学历越高,年龄越大,家族为了嫁她需要支付的嫁妆便越高。

这样的观念造成了一些印度家庭为了节省嫁妆,不愿让女儿接受高的教育,并尽可能设法趁早把她们嫁出去

在印度传统的婚姻认知中,女性的价值被认为就是结婚生子,一直嫁不出去的女性会成为整个家族的耻辱,这样的认知导致了女方家庭不计一切代价,哪怕支付高额的嫁妆也要把女儿给嫁出去。

尽管为了废除男方索要嫁妆带来的各种社会问题,印度早在1961年就出台了“禁止嫁妆法案”。然而,在印度民间,男方家索要高额嫁妆的风气依然盛行,这在比哈尔邦和北方邦体现得尤为明显。

男方家索要高额嫁妆的风气依然盛行,这在比哈尔邦和北方邦体现得尤为明显。
男方家索要高额嫁妆的风气依然盛行,这在比哈尔邦和北方邦体现得尤为明显。(图片来源:Pixabay)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这两个地区的嫁妆开始水涨船高。到了21世纪,嫁妆的置办费用平均高达6到13万美元,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因为一次婚姻就破产的事情也屡见不鲜。越来越多的有女儿的印度家庭开始不堪重负。

实在付不起嫁妆怎么办呢?一些地区的家庭便开始动起了歪脑筋,想出了这招“绑架新郎”的法子。

一旦绑架得逞,并强迫男子和家里的女儿成功结婚,男方就算要离婚,也要面临旷日持久的官司。其次,前文提到的旨在保护新娘利益的“禁止嫁妆法案”会让男方处于不利的法律地位甚至面临犯罪指控。

就这样,“绑架新郎”逐渐成为了比哈尔邦和北方邦一笔划算的买卖。不需要家里出嫁妆,还能将女儿这个累赘送出去,必要的开销只是请几个绑架的人手,以及打点好当地警方,让他们不干涉。

有需求就会有供给,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这两个“绑架新郎”盛行的地区还成立了多个专业团伙,收钱办事,为一些需要“高素质女婿”的家庭绑架高学历高收入的男子。

本文开头提到的那位工程师,便是很多想嫁女儿的家庭觊觎的“可绑架新郎”的合适人选。然而,这样的“强迫婚姻”中,女方并没有获得多大的利益,相反,她们也是这段不幸婚姻的受害者。

一名叫Anita Singh的女士,便拥有一段“强迫婚姻”。她表示,当初都是家里的父亲和兄弟做主,自己的丈夫便是被绑架来的。结婚那天,她待在婚房里,却感觉像是参加葬礼,因为自己即将和一个素不相识的男子结婚,而这个男子,还因为遭到绑架和“强迫结婚”而无比痛恨自己。

“我的公婆家直到现在都不能接受我,因为是我爸强迫他家儿子跟我结婚的。”

“一切都是我爸做主,我除了以泪洗面,没有别的选择。”

然而,当一切成了既定事实,她最终还是去了婆家。

“一开始,没有任何人关心我,我就像空气。”

“一个想法总是折磨着我,我是替父兄做的错事还债来了。”

结婚后,Singh的丈夫最初整整4年没有理过她。好在10年过去了,Singh一直在努力默默地支援着丈夫,丈夫也对她有了回应。强迫凑合的婚姻,也就这么过下去了。Singh表示,自己只求家里一切平安,她心愿足矣。

尽管“绑架新郎”的最大受害者是男性,但这一切不幸的始作俑者,依然是不合理的婚姻制度。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