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泼都是到华山派,从来没有上黑木崖打滚的

2018-09-19 11:45 作者:六神磊磊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看中国2018年9月19日讯】今天继续聊金庸。

武林中,一般人解决问题都是靠打架,可是有的人就喜欢靠打滚。

金庸的武打小说里就有很多善于耍赖打滚的,包括那种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喊“杀人啦”的这种。

比如刘瑛姑。

这位刘姥姥当时已经七老八十了,和杨过打架,打不过了,突然“往地下一坐,放声大哭起来”,捶胸顿足:杀人啦,欺负人啦。

对面的杨过和一灯大师眼看她打滚,无比尴尬,拉也不是,打也不是,抱起来也不是。就说抱吧,你抱还是我抱?抱起来又该扔到哪里去?

要是扔回黑龙潭,回头一上网那就成了“把老太太扔到烂泥堆里”;要是扔回万兽山庄,就会变成“扔到野兽出没鬼哭狼嚎的地方”。

有趣的是,看多了金庸你就会发现,不管这些打滚撒泼的多厉害,却有一个永远不变的规律,他们从来只在体面人面前撒泼。

瑛姑就只在一灯大师和杨过面前泼,她知道眼前这两个好歹都是体面人,不管私底下怎样,明面上办事不能太出格,一指戳死自己的可能性不大。

她绝对不会在金轮法王面前撒泼打滚,也不会在裘千仞面前撒泼打滚。不然人家抬手就是一轮子。

仔细分析金庸的小说,几乎无一例外,打滚耍赖事件都只发生在华山派、恒山派这些白道门派家门口。

比如华山派,《笑傲江湖》里的门派,自居白道,非要做君子,掌门人都叫做“君子剑”。

有一说一的是,这类门派其实也出产假君子,私底下可能也干些猥琐的事,但明面上总是相对更讲规矩、讲体面。结果这种门派就特别惨,跑到山上来打滚撒泼的人格外多。

看过书的就知道,那些江湖混混像封不平、成不忧之类最爱来闹,明明当年立过誓不再上山搅闹的,几年一过却又大摇大摆跑上来“评理”,要编制、要位子,不解决就撒泼。华山派呢?碍着白道的体面,尽管岳不群心里肯定也骂了一万句mmp,面子上却还要勉强应付,还给茶喝。

试想一下,要是有这路人来华山派旅游,明明凌晨到,却非不肯定当晚的房,还要在“有所不为轩”里睡,人家不许,他们多半敢撒泼打滚,大喊大叫。

值班弟子令狐冲、陆大有等一看不是头,给抬到思过崖上去,让他们去思个过,他们便要坐在地上大哭大叫:杀人啦,打死人啦,把我们扔到十长老的坟地里来啦!

顺便说一句,世界上什么物质最不可捉摸?就是这些撒泼族的身体状况。

他们坐得火车、出得远门、住得廉价旅店,夹塞占道抢座快如狗。可一等到和别人理论的时候,就往往瞬间不能正常站立行走,就要坐轮椅,就一碰便倒、瘫软如泥,而且动辄说要突发疾病。

金庸整部《笑傲江湖》,也都是像华山派、恒山派之类有人来撒泼。真正那些黑又硬的门派从来没有人去打滚的。像战斗民族嵩山派、或者是光芒万丈的黑木崖,听说有人去撒泼的吗?一个都没有!

所以说,耍无赖的人都有一项看家本领,就是选择撒泼的对象。

他们其实心里都跟明镜一样,什么地方可以打滚,什么地方千万不能打滚,都是看人下的菜碟。就好像孙博士绝不会到龙哥车上去占座,龙哥真的会抽刀子的。

真要去黑木崖上一屁股坐在地下大哭大叫、玩玩假摔试试?分分钟灭了你。明天食堂早饭的包子,就是用你做的馅。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