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志平案大逆转 同犯忽获撤控或成污点证人(组图)

2018-09-18 17:21 作者:钟灵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何志平代表律师Andrew Levander承认收华信钱为何志平辩护,美国法庭认为,由华信支薪的 Levander,不会提出任何不利于中国华信的理据或证据,相当于何志平的辩护大权也掌握在华信手中。
何志平(图)涉贪案同犯忽然获美国司法部撤控。(中华能源基金会官网)

【看中国2018年9月18日讯】(看中国记者钟灵综合报导)因代表中资机构涉及国际贪污洗钱罪、正在美国还柙的香港民政事务局前局长何志平案情或出现决定性因素。早前,美国检方撤销了何志平同犯、塞内加尔前外长加迪奥(Cheikh Gadio)的控罪,美律师指出,加迪奥很可能提供重要证据转当污点证人,将对何志平非常不利。

何志平至今已被还柙在纽约大都会惩教中心超过9个月,目前美国当局正式起诉何志平8项控罪,包括1项串谋违反《海外反腐败法》(Foreign Corrupt Practice Act,FCPA)、4项违反《海外反腐败法》、1项串谋洗黑钱、及2项洗钱罪。何志平自去年12月开始提出3次保释申请,3次被拒。

除了保释申请被拒绝外,《南华早报》今年5月就率先披露,美国控方在去年开始已经先后5次向法庭申请押后对何志平的“共犯”加迪奥提出控罪,并每次都提及希望能够“继续正在进行中的磋商”,而每次延期为30天。与何志平不同,加迪奥获准保释在家软禁。

塞内加尔前外长加迪奥(Cheikh Gadio)
塞内加尔前外长加迪奥(Cheikh Gadio)。(图片来源:Wikipedia)

其中3月及4月的延期申请中,控方还加入了“双方正在准备达成一项意向书”,意味着加迪奥及控方双方正在磋商加迪奥自己及何志平最终面临的控罪问题。而代表美国政府的主控官亦告知法庭“这些磋商尚未结束,我们希望能够继续”。此外,当时报导亦引述了“直接知情人士”表示,美国控方与加迪奥将能够在“未来几个星期内完成磋商”。当时美国国务院代表曾表示,不会就加迪奥在案件中的角色发表评论。

《苹果日报》报导,法庭文件证实,加迪奥持续与司法部磋商。据悉,美国当局日前已经撤销加迪奥的控罪,但文件中并未说明原因。

法政汇思发言人、美国执业律师Jason Y.Ng估计,加迪奥很可能是与司法部签署协议,转为污点证人指控何志平。不过Ng指出,美国一般从疑犯转做污点证人有3种可能,分别是换取较轻控罪、减少控罪、或认罪减刑,但加迪奥直接撤销控罪的情况实属罕见,因此可以分析,由于案件涉及国家外交及政治因素,加迪奥很可能掌握极为重要的证据,才可获此特别安排。

Ng也表示,此前美国当局拿出的证据已经很有力、何志平定罪机会很高,若加上污点证人,将对何“非常不利”。

加迪奥代表律师Sean Hecker也向外媒透露,加迪奥将在返回塞内加尔前继续与美国当局“持续合作”。

何志平陷极不利地位

今年5月,随着控辩双方披露更多涉案资料,案件细节逐渐曝光。其中一名代号“CC-1”的女员工,在联络何志平与华信主席叶简明、在乍得和乌干达两个涉贪计划均有参与、更被称为何志平案“背后的女人”。她的真实身分是来自陕西、前《大公报》记者、现任中华能源基金会的首席主任张雅。

法庭文件披露,何志平个人与受贿的乌干达外长库泰萨夫妇的电邮来往,全部都有抄送给“CC-1”,换言之,“CC-1”是掌握着整个涉贪计划、以及中华能源基金会在国际社会、联合国中的动向的关键人物,而何志平的许多行动,都由其安排。

来自陕西、前《大公报》记者、现任中华能源基金会的首席主任张雅(左)与何志平(右)。
来自陕西、前《大公报》记者、现任中华能源基金会的首席主任张雅(左)与何志平(右)。(图片来源:中华能源基金会官网)

此外,代表美国政府的检方曾质疑,何志平的律师是由中国华信出钱聘请,并认为存有潜在的利益冲突。检方举例指,如果何志平想在审讯中将行贿行为解释为听命于华信、或可摆脱刑事责任,但其律师是受雇于华信,或许可能效忠华信,而不想提出任何不利华信的理据或证据(will feel some sense of loyalty to that company and not want to advance arguments or put forth evidence that could impugn that company),相当于何志平的辩护大权是掌握在华信手中。

代表何志平的律师Andrew Levander也在庭上承认,自己有收取华信或华信附属机构的“预订金”,但反驳指有关公司为卷入官司的员工支付费用是“很平常的事”。而法官问其是否会听命华信时,Andrew Levander则表示自己是“代表何志平,不会受华信命令(I don't take instructions from the energy company)”。

何被捕后,中国华信曾发出声明指“何不参与华信商业运作”,并划清界线指华信与何犯罪之间没有关系,港媒曾评论指,何在出卖个人诚信、为华信达成生意目标后就被弃卒,更赔上了香港多年来在国际社会上建立的名声,目前其辩护大权更掌握在华信手中,如深陷泥沼。

从中国输出的贪腐链 伸向联合国

何志平涉贿案与联合国关系密不可分,何所代表的“中华能源基金会”属于联合国经济及社会部理事会“特别咨询非政府组织”,而与何串谋行贿的加迪奥当时则是联合国大会观察组织“伊斯兰合作组织”的中非共和国特使,2人在2014年10月于联合国纽约总部相识,其后串谋贿赂乍得总统;何志平随后又与当时刚上任的联合国大会主席、乌干达外长库泰萨会面,并开始了控罪其中的“乌干达行贿计划”。何在库泰萨访问香港时,安排其与中国华信主席叶简明会面,库泰萨更即场委任叶简明为“联合国大会特别荣誉顾问”。

何志平涉贿案是继2015年澳门商人吴立胜贿赂前联大主席后,联合国在短期内的第二桩涉贪案。不过这次联合国新任秘书长古特雷斯,至今并未如吴立胜案中前联大主席潘基文一样,立即下令彻查事件并进行核数。

前联合国大会主席兼乌干达外长库泰萨
前联合国大会主席兼乌干达外长库泰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何志平代表的香港中华能源基金委员会,为中国最大民营能源企业中国华信2010年全资成立的非公募基金。其主席叶简明,于2006年透过收购涉及走私案的国企厦门华航石油后,正式进入能源领域。《路透社》揭露,中国华信多年来积极扩张,背后资金极可能来自中国开发银行,其获得来自中共的援助亦远较其他民企为多,不但多次获资金支持,更多次雇用前国企高层,但其股权结构、资金来源皆从无向外公开。此前亦盛传并非“官二代”、非“富二代”、非“红二代”的叶简明,与中共军方及统战部门关系非常密切,疑似中共军方的“白手套”。

中国华信主席叶简明与IAGS主席麦克法兰
中国华信主席叶简明(右)与美国智库“全球安全分析研究所”主席麦克法兰(左)。(图片来源:IAGS官网)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