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精简的宋词史:唱尽大宋319年的27首名作(组图)

2018-07-12 00:00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李煜虽做不好皇帝,却是一个好词人,他以一己之力,开辟了宋词的一代江山。(看中国合成图)

宋词,美在妙不可言,言虽尽而意无穷。大宋朝自公元960年建立到公元1279年灭亡,从繁荣昌盛到偏居一隅,前后319年的历史,27首名作带你一览宋朝的无限风光和宋词的旖旎多情。

宋词,少了唐诗的一板一眼,“参差不齐”里透着格调和韵律,宋词,美在妙不可言,若空中之音,水中之影,言虽尽而意无穷。

大宋朝自公元960年建立到公元1279年灭亡,从繁荣昌盛到偏居一隅,前后319年的历史,不是一本《全宋词》就能说清道明的,但却可以它为那根牵引的线,挑出最经典的词,再加上那些被划分到《全唐诗》里的五代词,带你一览宋朝的无限风光和宋词的旖旎多情。

 

南唐李煜《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南唐李煜《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公元975年,留下太多故事的南唐灭亡,李煜与小周后到了汴京,被监视、软禁,三年的俘虏生活,是李煜最为痛苦的日子,也是他一改以往香艳词风的一个契机,他的词自此转变。王国维于人间词话有云:“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

国破家亡催生了他写下了一系列思念故国的诗词。公元978年,一杯“牵机”让李煜魂归黄泉,只留下了“问君能有几多愁?”的拷问,自此后,太多的文人都试图为他做出解答,有人说他“作个才子真绝代,可怜薄命作君王。”有人说他“其所作之词,一字一珠,非他家所能及也。”有人说他“后主目重瞳子,乐府为宋人一代开山。”

是的,他虽做不好皇帝,却是一个好词人,他以一己之力,开辟了宋词的一代江山。


武夷山柳永纪念馆内的铜质塑像。(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宋代柳永《雨霖铃》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宋代柳永《蝶恋花》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公元984年出生的柳永,从柳三变到柳永,从科场考子到白衣卿相,他将词从朝堂官家写进市井巷陌,他填补了宋初词坛的荒凉与曲高和寡,他一举打破一人一生就几首词的境况,以213首词,133种词调,一百多种首创词牌,为以后的词人留下了一座词调的高山和宝库。

他一生未得皇帝赏识,还多次被讽刺,入场科考,四次落第,及至暮年及第,却也未改初心,心存善良。他也成为了宋朝第一个专业填词人,他一生四处漂泊流浪,他心思细腻,浪漫多情,却纯真如稚子,他将宋词的旖旎多情写得入骨三分,他虽为男子,却写得一手绝佳的婉约词。

生命就是一个轮回的圈,有人金榜题名,却未能名传千古,而柳永,登科不顺,却青史留名,任凭星月流转,那个孤独里带着洒脱的背影,时隔千年也让人记忆犹新。

 

宋代晏殊《浣溪沙》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

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宋代晏几道《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

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自古英雄出少年,晏殊就是其中代表之一了,14岁就中举授官,一生都活成了别人家的孩子,官做的稳,词也写得四平八稳,有轻愁却无哀怨,也写出了传世的佳句,王国维曾用他的“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自幼习六艺,生性高傲,不受世俗约束,优渥的家境,让他有本钱挥霍人生,即使入了官场,也不屑于阿谀奉承。他尤擅写小令,语言清丽,感情又真挚,生活过得有些声色犬马,中年落魄,却也是婉约派词人的代表人物。


大部分的人或许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那篇《醉翁亭记》。(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宋代欧阳修《浪淘沙・把酒祝东风》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

垂杨紫陌洛城东。

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

今年花胜去年红。

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公元1030年,24岁的欧阳修成了进士,或许大部分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那篇《醉翁亭记》,生性洒脱的他,即使做官也最潇洒。他还开创了宋代新文风,主修《新唐书》、独撰《新五代史》,除此之外,欧阳修诗词一样写的很溜,有婉约的“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有豪迈的“文章太守,挥毫万字,一饮千钟”,他将民歌的写法融入词,变得更加活泼。

 

宋代王安石《桂枝香・金陵怀古》

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

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

归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

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

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

千古凭高对此,谩嗟荣辱。

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

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

 

公元1042年,王安石进士及第。他一生有记录的词仅有29首,诗文反而较多,名句也频出,许多都入了语文课本,比如“春风又绿江南岸”、“不畏浮云遮望眼”和“总把新桃换旧符”。王安石的仕途极为成功,眼界开阔,仅有的几十首诗词,境界高远,人所不及。虽然他与苏轼是政治上的对头,但在文学的道路上却互相钦佩,互相进步,宋代的文坛的包容性极大,政见不合可以,但不上升到对其人品和文学才能的攻击。


王安石仅有的几十首诗词,境界高远,人所不及。(看中国合成图)

宋代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宋代苏轼《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丙辰中秋,欢饮达旦,

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宋代词坛,大多时候都以婉约为主,但也有将词写得豪迈大气的豪放派,苏轼首度开创了豪放派词作的先河,他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还有洗净离愁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他一改以往清新、柔软又细腻的词风,写下了令人读之酣畅淋漓的豪放词。

苏轼,是一个传奇,他虽是豪放派代表,却也能写出让人落泪的“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他诗词、书法无所不精,既能登朝堂治大国,又能入俗世,一份“东坡肉”让他更鲜活,一生颠沛流离,游走在大江南北之中,带着宋词走上更辉煌的路。


秦少游写下牵动少男少女之心的千古佳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北宋秦观《鹊桥仙・纤云弄巧》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宋代秦观《满庭芳》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

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

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

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

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

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

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作为“苏门四学士”之一的秦观,没有沿袭老师苏轼的豪放词风,却成为了婉约派的掌门人。

苏轼拿他与宋玉、屈原做对比,称他有“屈宋之才”,一首《满庭芳》,让他有了“山抹微云学士”的美称。他的词大都如“柔情似水,佳期如梦”“无边丝雨细如愁”一样轻柔,似水做的温柔。

 

宋代贺铸《青玉案》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

锦瑟华年谁与度?

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

试问闲情都几许?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苏轼与秦观师生二人相继过世后,大宋的词坛忽然就变得安静起来,大有人才断层之趋势,直到贺铸的这首《青玉案》横空出世,方才打破了孤寂的境况,掀起一场诗词唱和的潮流,黄庭坚赞其“解道江南断肠句,只今唯有贺方回”。

贺铸这人,其词内容、风格较为丰富多样,还兼有豪放、婉约二派之长,擅长锤炼语言,并能将前人句子融合成新句,而当他写春花秋月之景时,意境高旷。

他还喜欢给词牌名做更改,喜欢“凌波不过横探路”,就将《青玉案》改成了《横塘路》,虽然最后流传下来的都是那些经典的,但他也为后人提供了许多有趣的词牌名。

(待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