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小说连载】双生缘(十七)(图)

2018-04-30 06:30 作者:齐嵋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小说连载】双生缘(十七)。(图片来源:pixabay)

(接前文)

第十七章

岁月如梭,转眼桢儿从贺城经楚地和越地来到这座东海海岛已经五日,这五日里桢儿将海岛各处查了个遍,但并没有找到小神洲的入口。莫非自己找错了方向?小神洲的入口并不在这座海岛上?可是仔细看过海图,也问过当地的渔人,看方位看岛的形状,这座海岛应该就是冰缝山谷壁画上的那座。桢儿坐在海边的礁石上看着潮水一波波涌动,忽然想起那冰缝山谷壁画上画着一轮圆月,莫非小神洲只在特定的时间才会出现?只有月圆之时才能找到它?

桢儿停止了在海岛上搜寻,每日静心看着日出日落,潮起潮落,沧海浩渺,波澜壮阔,心中有所感,谱成了一曲“无涯”。吹奏起“无涯”的时候,桢儿感觉自己仿佛化为了这浩瀚的沧海的一部分,驾御长风,在无边的天地间遨游。

过了几日便是月圆之时,明月高悬,星光涌动,退潮时潮水落的极低,海岛的正南面露出了一个海平面以下的小岩石岛,岛非常小,不过几丈方圆,由一整块光秃秃的岩石浑然而成,虽然常年在海底,岩石上却没有海草,贝壳生长,桢儿来到岛的中心,月光下依稀可见岩石上刻有一个星图,桢儿对照星空,找到了正南夜空中的星宿,正是星图所描绘的星空,可是刻的并不完整,有几处星宿没有刻在星图上。桢儿灵光一现,用气针射向星图上残缺的星位,星图上数道光芒升起,聚成一束金光,延展向海平面,海面上出现了一条金色的道路,路非常窄,只能勉强容下一个人行走其上。

这应该就是通往小神洲的路吧,桢儿踏上这条金色的路,虽然是行走在海面上,却如履平地,顺着路前行,渐渐的路变成了灰白色,路上出现了三三两两的人影,但他们好像彼此看不见对方,身体可以互相重叠,穿过彼此。往前行,道路出现了一条分岔,那是一条金光闪闪的大道,路上洒着各种金银宝石,几个人影离开灰白的小道,走上那条金光大道。再往前行,又出现一条芳香扑鼻的岔路,隐隐传来欢声笑语和曼妙的歌声,又有几个人影走上了那条路。

桢儿不为所动,继续前行,慢慢的路上看不到一个人影,道路漫长的看不到边际,桢儿就在这一片寂静中往前行,没有同伴,没有风景,只有脚下这条无边无际的路。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还要走多久,甚至不知道前方是否有终点,一种异样的感觉慢慢在桢儿心中升起,有些惶恐,有些茫然,有些空虚,那是寂寞!无边的寂寞渐渐吞噬桢儿的心,她不由质疑自己为何要来到这里?究竟是否应该继续走下去?心烦意乱中她几乎想放声大叫,就此回头。就在桢儿即将失去理智时,忽然响起了一声清亮的鹤鸣,那是鹤儿在呼唤!桢儿猛然清醒,伸手轻轻拍了拍腰间的荷包,示意鹤儿安心,心中定下决心,不管这条路有多长,多么寂寞难耐,自己都要一步步的走下去,不为最后的结果,只为这是自己选定必须要走的路。随着她这一念,前方峰回路转,出现了一个山谷。

桢儿走入山谷,谷中漫山桃花,开的正艳,风中传来悠然自得的隐者的歌声,依稀可见桃林深处有几间木屋,让桢儿想起了在山庄里和爹娘及如意他们温馨的山居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小桥流水,闲看云卷云舒,桢儿不由慢下了脚步,心中尽是暖暖的思念,一个声音在心中响起:回归田园吧,那里才是你的家!归去吧,回到你家人的身边!桢儿心中一顿,怎能为了自己的安逸而放弃身上的重任?不行,什么也不能阻挡自己前行的脚步!

一阵风吹过,桃花瞬间落了满地,桃林荒芜,木屋渐渐变成废墟,时光在这里飞逝,最后只剩下几棵桃木的枯枝在风中残留。桢儿不禁感慨,人世无常,哪有芳华可以久长?终究都将回归虚无。桃林中枯木下,嫩绿的新桃枝抽出地面,成长,茁壮,成林,开花,一片生机盎然的桃林重新出现。是啊,世间唯一永恒的便是这主宰万物,生生不息的道。

桢儿的脚下出现了一条小径,沿着小径前行不多时便离开了桃林山谷。继续前行,道路的两边忽然出现万丈深渊,深渊中堆着累累白骨,几具骷髅在白骨堆成的废墟中漫无目的的走,天空阴暗低沉,整个空间布满了阴森恐怖,桢儿心中刚生出一丝惧意,几只骷髅堆成的怪物顿时将红红的眼睛对准了她,猛的扑了过来,桢儿全身好像被禁锢着不能挪动一点,眼看怪物扑到眼前,面对扑面而来的死亡气息,桢儿心中反而平静了下来,一定心神,心生一念:我追寻的是超脱生死的大道,岂是你们几个怪物能阻拦的?!

一念即出,所有的白骨,骷髅和怪物烟消云散,前方出现一道铜铸的大门,门的上方悬着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小神洲。终于到了!桢儿走入门中,眼前豁然开朗,发现自己站在了群山之巅,云海之上,山顶中心是一个雕着云纹的方形平台,上面矗立着一座古鼎,想必就是自己找寻的第八只鼎。

平台前的草地上,躺着一个白衣人,桢儿走近一看,是位身着白色道袍的道士,桢儿俯身一探,依稀还有呼吸,身上并无外伤,只是昏迷不醒,正要细细探查,耳边忽然响起一个洪亮的声音,“他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你这小东西也是来取这只鼎的吗?”

桢儿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平台上不知何时盘上了一条银灰色巨龙,硕大的龙头正睁着巨目看着她,桢儿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问道:“请问您是?”

那条龙扭动身子,绕着平台转圈,“我是云牙。我在这里看守这只鼎,已有上千年了,都没有见过几个人,真是无聊死了!当初真不应该答应来守这只鼎!”

桢儿行礼问道:“云牙前辈,可否将鼎交给晚辈?天下大乱,需要九鼎平定天下。”

云牙不耐烦的说:“天下事自有定数,与我何干?我看你能闯过小神洲的生死之路走到这里,虽然道行浅的很,勉强也算是个修行之人,怎么还如此操心凡尘俗事?算了,把鼎给你也可以,我当初答应在这里守着,条件就是我可以向来取鼎的人提一个条件,你只要给我我想要的东西,我就可以让你带走这只鼎。”

桢儿答应道:“请问前辈要晚辈做什么?”

云牙上下打量她,撇撇嘴说:“你的本事实在差的很,地上躺的那个道士本事倒还凑合,让他给我他的神通,他居然不肯,还想硬夺鼎,哼,不自量力!”说着,龙眼中闪过一丝冷酷,“你这颗心还算剔透,你就把你的心给我吧。”

桢儿万没想到,云牙要的居然是自己的心,可是没有了心,自己…

云牙见她迟疑,不屑的说:“不愿意就算了。”身形渐渐隐去。

桢儿急忙叫道:“前辈,晚辈愿意。”

云牙又显了出来,“你愿意就最好了,你拿走这只鼎,我也不用在这里守着了。”说着,龙爪便向桢儿伸来。

“前辈且慢!”

“怎么,你反悔了?”云牙很不高兴。

“不是的,只是有些后事要交待,请容我一刻。”

“真是麻烦,算了,你快点!”

桢儿掏出鹤儿,待鹤儿显出身形,将装着七鼎的布袋递给鹤儿,“鹤儿,等下你收了这第八只鼎就去找陵道人,别管我。”

鹤儿对云牙怒目而向,发出阵阵尖厉的鹤鸣,云牙似乎对它有几分忌惮,只是鼻中冷哼一声,将头扭向一旁,并没有动怒。桢儿抚着鹤儿的背,“鹤儿,这是我自己的决定,与人无尤。”说着转向云牙,“云牙前辈,请动手吧。”

云牙一伸爪,桢儿的心即刻被它抓在爪中,云牙迫不及待的将心放入自己胸中,高兴的哈哈大笑:“这下我也有了七窍玲珑心,看你们还是我对手?!”说着,腾云而去。

桢儿只觉得剧痛难当,血流如注,意识渐渐涣散,鹤儿守在她身旁发出阵阵悲鸣。忽然,桢儿双眉之间升起一团光影,瞬间移到桢儿心脏的位置,正是大雪山上没入桢儿眉间的双生花,双生花急速旋转着,随着它的旋转桢儿的伤口迅速的愈合,最后双生花停止旋转,化作了桢儿的心,融入她的身体。

桢儿睁开眼,眼前的世界变的格外清晰,天地间能量的涌动和循环都能一一感应到,站起身来,身体轻飘飘的好似没有一丝重量,说不出的自在逍遥。鹤儿用头蹭着桢儿,喜悦的鸣叫着,桢儿摸摸它的背,“好鹤儿,让你担心了!”

鹤儿将布袋递给桢儿,桢儿接过布袋,念动口诀,收了第八尊鼎。正要离开,看到了地上躺着的那个道士,便对鹤儿说:“鹤儿,还得麻烦你驼这位道士出去。”鹤儿驼起白衣道士,一人一鹤走出山谷,一瞬间出现在那岩石小岛上,脚下正是那幅残缺的星图,潮水已经开始涌动上涨,桢儿带着鹤儿回到了先前落脚的那个海岛上。

桢儿想要救治那位道士,却无从下手,气针似乎被他的护体之气阻挡,不能进入他的身体,只能等他自己苏醒。这一等又是小半个月,桢儿每日修习陵道人传授的功法,闲时便在海边观潮,吹奏“无涯”。这一日桢儿走入那道士躺着的山洞,却不见其踪,只在墙上见到一行字迹“相救之恩,容后再报”。看来那人已经离开,桢儿唤出鹤儿,骑上鹤背,向北方的白山黑水飞去。

(未完待续)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