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小说连载】双生缘(十)(图)

2018-03-22 09:30 作者:齐嵋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小说连载】双生缘十
【小说连载】双生缘(十)。(图片来源:pixabay)

(接前文)

【小说连载】双生缘(九)

第十章

一转眼,齐家军出发已经十日,这日,二牛和黑子正在巡山,山里已经大雪封山,茫茫白雪覆盖下,四下寂静无声,黑子边走边嘟囔:“这哪会有什么人来偷袭啊!要我说,将军就是找个把我们留在这里的借口!”

二牛低声喝道:“军令如山,岂能妄议!”正当此时,远远的山路上出现两个人,二牛立刻对黑子说:“黑子,回去通知如意他们,我过去看看是什么人。”

黑子点点头,转身奔回山庄,二牛则向那两人来的方向潜去,雪地里两个人越走越近,还未走到跟前,二牛便认出了那是卫婶子和云雀儿,几步跳了过去,“卫婶子!云雀儿!”倒把卫玲珑和云雀儿吓了一跳,云雀儿嗔怪道:“二牛,你吓着我们了!”二牛挠挠头,不好意思的笑了,“对不起!先前不知道是谁,所以潜了过来。对了,你们怎么这时候来了?”

卫玲珑笑着说:“二牛的潜身功夫学的不错。云雀儿担心你们,要我带她过来看看。”

二牛接过两人身上背的大包袱,三人说着话,不一会儿便到了山庄,如意他们见了卫婶子和云雀儿自然非常高兴,云雀儿离开山庄跟卫婶子学艺已经一年多了,大伙儿七嘴八舌的讲着这一年多的经历。好不容易众人散去,云雀儿对如意说:“如意,我师父新造了一个武器,可厉害了,我给它起了个名叫霹雳弹,炸开就象晴天霹雳似的。”

卫玲珑笑了,“我师父留了一个火药方子,以前没有凑齐原料,不久前终于找全了,便配成了,威力不小,云雀儿点子多,用铁皮做成圆球,包着火药,炸开后,杀伤力更大了。”

如意忙道:“卫婶子可带来了?”

卫玲珑摇摇头,“那霹雳弹不宜运输,极容易爆炸,只能是当地配制。我带了原料,明日可配制一个给你们试试。”

第二日,如意他们见到了那霹雳弹爆炸的威力,大伙儿看着地上的大坑,和被炸的支离破碎的石头和木头,尽管之前已经听云雀儿说了,仍被惊的回不过神来。

如意问:“卫婶子,这霹雳弹在北戎那样冷的地方也有用吗?”

“应该可以,只要能引着火。”

如意高兴的说:“卫婶子,我们去找我爹他们吧。有了这个,齐家军一定能很快打败北戎!”

卫玲珑道:“只是现在这霹雳弹还不能大量制作,没有那么多原料,这铁球的制作也要费些功夫。做上十个八个还行,多了就做不到了。”

看来想用霹雳弹迅速结束北戎的战事还不可行,如意问道:“卫婶子,你能想个法子吗?换些常见的原料,威力小一点也没关系。”

卫玲珑认真思考了一下,“我试试吧。我先把手头的这些原料给你们做几个霹雳弹出来,再做一架配套的投弹机,配合现有的强弩,山庄的防卫就可以放心一些了。”

如意他们哪有不应承的,只希望她早早将霹雳弹,投弹机造好,可以大开眼界,更希望能早日找到替代原料,能大量制造霹雳弹。

当晚,慧娘等如意用晚饭,却发现她坐在房间里望着窗外的雪地发呆,“如意,该用饭了。在想什么呢?”

如意回过神,“慧婶子,咱们这雪都这么大了,你说北戎那儿该多冷啊!也不知道齐家军怎么样了。”

慧娘想到郭信的伤腿,要在那冰天雪地里挨冻,将军的身子刚好,也不知道能不能抗的住,可是这些担心却不能在如意面前讲出来,只能安慰她说:“放心吧,如意,咱们齐家军以前就一直驻扎在边关,都知道怎么在冰天雪地里保护好自己。”

“慧婶子,我想去找我爹娘他们。”

慧娘忙道:“你可不能任性啊,将军临走可是嘱咐你们镇守山庄,这里可是齐家军的家,不容有失!”

“我知道,我现在不会走的,等卫婶子把山庄的防卫设好,霹雳弹也改造好了,如果那时北戎战事还未结束,我就带着霹雳弹去找他们。”

慧娘缓了一口气,“好了,都是未知之数,先去吃饭吧,回头咱们再商量。不过你得答应我,要走也得让我陪着,不能自己偷偷跑了。”

如意笑着说:“放心,一定喊上你,好了走吧,我都饿死了!”

慧娘白了她一眼:“还不是你拖拉。”两人相挽着去用饭了。

就在如意对着雪地思念爹娘的时候,齐元英带着先锋军终于到达了牧场,牧场早已得到消息,马匹都已打了新马掌,披好软甲,整装待发。齐元英看着虽然斗志昂扬但实则极度疲惫的先锋军,下令道:“全军就地休整,明日出发。”

和齐元英,秦书奇议定了行军计划,独孤凤走出营帐,看着远处的大山,这是第一次离如意这么远,这孩子该不习惯了吧,可是身为齐家军的子弟,这样的分离将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迟早都得习惯。桢儿也不知道到了哪里,但愿一切顺利…

“将军,牧场主事备好了干粮,请您查看。”

“好,我这就来。”独孤凤看了一眼大山,转身走了,明天就要进入北戎境内,太多东西要准备了。

此时,桢儿正顶着漫天风雪一脚深一脚浅的跋涉在昆仑山,自从离开山庄一路行医换取盘缠,终于走入昆仑山区,入了冬,莫说人,一路行来连动物都不知所踪,幸亏入山之前向一位猎户换了皮靴和皮衣,还能挡些风雪,饶是如此,越往高处走,越是严寒刺骨,只能运气抵御寒气,眼看就要天黑,四周仍是白茫茫一片,入夜前希望能找到一个避风处,要不然桢儿真的没有把握能挨过这风雪和严寒。终于在她即将精疲力竭的时候,找到了一块巨石下的背风处,桢儿按照之前猎户所教的用雪在巨石下筑成了一圈雪墙,挡住风雪,裹着兽皮做的被褥,沉沉睡去。

第二日醒来,含些雪在嘴里化了,嚼些肉干,继续上路了。日复一日,桢儿在这昆仑山中已经走了近一个月了,几次从暴风雪和雪崩中死里逃生,眼看带的干粮所剩无多,脚上的皮靴早已磨的开始渗水,脚上的冻疮破了结痂,痂破了流血,桢儿看着茫茫的昆仑山,陵道人说的那个人究竟在哪里呢?桢儿感觉自己身体已经承受到了极限,但相比身体的痛苦,更让她感觉无望的是自己面对这茫茫大山的渺小,这绵延几千里的昆仑山,去哪里找那个人呢?心里一个声音说:放弃吧,现在回去还能平安回到山下,再往前走,很快想回头都不能了,这次找不着,下次再来,不是一样吗?回去吧!

桢儿停下脚步,顶着呼啸的寒风,眺望群山,起伏的山峦被白雪覆盖着在阳光下泛着点点晶光,不时的大风卷起雪花,吹上空中,又席卷而下。桢儿心中感悟,无论这风多么狂嚣,能卷起的只是浮雪,哪里能撼动那巍巍大山,我的道心若如这浮雪,便只能随风消散,若我的意志能如这大山般岿然不动,这风雪岂能阻挡?陵道人既然给我指了这条路,这就是我必须要走的路,绝不能回头!想明白了,桢儿觉得浑身轻松,身体上的疼痛似乎一时间都无影无踪,顶着狂风,桢儿继续前行。

数日后,桢儿感觉自己再也迈不动脚步,肉干早在数日前便吃完,每走出一步似乎都要用尽全身的力气,终于她的眼前一黑,身子不由自主的顺着山势滚落,紧接着感觉身体突然坠落,桢儿知道自己是坠入了一个冰缝,冰川上的冰缝极为可怕,掉下去便九死一生,可是此时的桢儿根本无力自救,忽然脑中响起了陵道人的声音,“唤鹤儿”,桢儿集中念力喊道:“鹤儿救我…”还未来得及喊完,便被下坠的疾风扇的晕了过去,没有看到鹤儿现出身型,将她托在背上,飞到冰缝底,轻轻将她放在地上,用翅膀拢着,温暖着她。

不知过了多久,桢儿睁开眼,鹤儿见到她醒了,高兴的用头在她身上蹭了三下。桢儿还是第一次见到鹤儿的真身,只见一只洁白的大鹤,顶着红冠,琥珀色的眼瞳看着她,不时的扇动一下巨大的翅膀。桢儿摸摸鹤儿的背,“是你救了我吧,多谢了!”鹤儿低鸣一声好似在回应桢儿。

桢儿环顾四周,两道巨大的冰墙夹成了这冰缝,所幸这冰缝中并没有风,往上望去,只能见到窄窄的一条天空,桢儿想站起身来,试了几次却都无力做到,鹤儿蹲下身,示意桢儿趴到它身上,可是桢儿却根本无法挪动身子。鹤儿用头试图将桢儿顶起,几次尝试皆告失败,桢儿安慰它,“鹤儿,别担心,我歇歇便好了。”鹤儿卧在她身边,用体温温暖着桢儿,但桢儿的体温仍然渐渐越来越低,鹤儿看看桢儿又看着绵延远处的冰缝通道,立起身扇动翅膀向远处飞去。

桢儿只觉得自己全身像掉在冰窖里,只余一点微弱的意识,忽然一阵暖流从口中流入腹中,渐渐的身上有了力气,不知过了多久,桢儿终于能够坐起来,天已黑,环顾四周不见鹤儿,手忽然碰到一个东西,拾起来,借着微弱的光线,原来是鹤儿,不知何时又变回了玉鹤,桢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小心的将鹤儿收回荷包,两边都是漫长看不见边际的冰道,该往哪边走呢?隐约间,左侧冰道里一点星光闪烁,桢儿站起身向那个方向走去。

(未完待续)

来源:看中国来稿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