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若展开贸易战,中国央行会不会加息?(图)

2017-8-12 09:05 作者:如松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看中国2017年8月12日讯】过去一些年,全球经济运转的主要框架是:

中国对美国出口实现自己的主要贸易顺差(另一部分顺差来源最主要是欧盟),这些贸易顺差通过购买原材料等方式支撑了中国的基本建设,也支撑了国内的部分消费需求;美国作为全球经济最主要的消费需求终端,中国作为全球最主要的基本建设需求终端,共同拉动全球经济的增长。在这样的运行框架之下,其他经济体的经济总量在世界经济总量的占比不断下滑、日益走向衰落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因为它们不是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全球贸易脉络以及中美贸易战的现实可能性

在这一框架中,德国、日本等国家作为制造业强国向中国和美国输出产品,服务美国的消费需求,也服务中国的基建需求(当然也包括部分耐用消费品等);大宗商品国向美国输出以终端消费增长为动力的大宗原材料(原油为主),向中国输出以原油、铁矿石、铝矿石等主要用于基本建设(包括房地产)的原材料,主要农业生产国向中国输出农产品。

上述全球经济的全景图就构成了世界最主要的贸易脉络。与此同时,国际资本流动也基本遵循贸易脉络而流动。

美国在这一体系中起到的主要作用是两个:第一是最主要的消费需求终端,推动了中国和大宗商品生产国的对美出口;第二, 虽然美国在军工、医药、飞机制造、一些电子高科技产品等部分行业拥有很高的水平,可以进行商品出口,但无法覆盖全社会基本生活需要所形成的进口需求,形成贸易逆差。同时,美国限制部分高科技产品出口到一些特殊的国家,让贸易逆差放大。美国的贸易逆差相当于对全球实现了资本输出。由于美元是全球最主要的储备货币,美国的资本输出就为全球提供了流动性。

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由于资本投资回报率更高,长期体现出资本和贸易双顺差,但是,随着资产价格的不断上涨、基础设施建设的不断饱和、老龄化社会的逐渐到来等因素的共同影响,资本投资回报率曲线就会见顶回落,特别是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之后,更是加速回落,最终双顺差就会终止。2014年以后,中国外储规模的下滑,就是资本项目顺差下滑的正常过程,之所以贸易顺差还在持续,是因为有一些特定的因素。

当中国的资本净流入减缓之后,为了保经济增速,就会力保贸易顺差;而美国长期的贸易逆差不断积累之后(资本不断流出也意味着生产企业不断外流),注定国债危机就会到来,美元会走向衰落,那时的山姆就不再是世界霸主,很可能成为“山姆老头”。

当资本顺差减缓之后,中国要力保贸易顺差;随着美国国债/GDP之比上升到高位(现在大约在104%的水平),美国就必须压缩贸易逆差,贸易冲突就会产生,这不可避免。

基于两国经济模式不同,贸易争端实际是经济体系的对抗,用一般的贸易条例根本无解,谈判很可能最终会成为空谈。所以,笔者在其它场合说过,贸易战不是会不会发生的问题,而是何时发生的问题。在中国资本顺差下滑之后,贸易争端就会不断加剧,面临贸易战……

笔者一直主张,任何经济学人士,总结过去是需要的,但不是目的。核心工作必须是预判未来会出现的各种事件(虽然这比较难,也容易出现错误),给读者开阔思路并提供建议,让读者可以趋利避害。现在,又到了关键的时候。

美国启动贸易战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国内有媒体报道,英媒称,川普(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针对中国发起一次重大贸易行动。相关官员在“认真讨论”对中国的知识产权制度发起一次调查。此举将瞄准在中国开展业务的美国、欧洲和其他地区的企业所表达的主要关切之一。美国阿克西奥斯新闻网站最早报道了这一消息,根据目前处于讨论中的方案,美国政府正在考虑使用1974年的一项法案。自1995年世界贸易组织(WTO)创立以来,该法案就没有被广泛使用过。报道称,该法案的第301条款允许美国总统对外国产品征税,以报复采用不公平贸易惯例的国家。

凤凰资讯在标题为《美欲对华开打贸易战?还请三思!》的报导中称: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总统川普已经鼓励美国贸易代表依据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款对中国展开调查。

美国总统川普已经要求对中国贸易展开调查
美国总统川普已经要求对中国展开贸易调查(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所谓“301条款”,是美国《1974年贸易法》中第301条款的简称,其主要含义是保护美国在国际贸易中的权利。根据这项条款,美国可以对其认为是“不公平”的相关国家的贸易做法进行调查,并可与有关国家政府协商,最后由总统决定采取提高关税、限制进口、停止有关协定等报复措施。美国在20世纪80年代曾多次依据301条款对日本进行调查,并最终提高了彩电等产品的关税。但是,在世贸组织(WTO)1995年成立以后,美国基本没再出现过发动单边制裁的案例,这一条款一直被称为“最后的武器”。

由上述内容可以得到以下的信息:

第一,美国由川普当选总统并开启孤立主义政策、由美国首先发起对世界其他国家的贸易战是正常的逻辑顺序。虽然自由贸易可以让美国人享受更低的商品价格,但成为“山姆老头”的结局更是灾难性的,那将让无数人陷入贫困,眼前利益必须服从长远利益。

第二,美元指数将受到提振,因为贸易逆差和国债/GDP比例不断上升是压制美元价值的根本原因。但这种提振不是单向的,因为如果开启大规模的贸易战,数月后,美国境内的通胀很可能会受到推动,而通胀升高将压制美元的投资回报率,打压美元的价值。

第三,大宗商品国的货币将承受压力,特别是与中国联系紧密的澳元、俄罗斯卢布、巴西雷亚尔等,因为中国贸易顺差被压缩,会影响这些国家的资本流入,扰动这些国家的国际收支平衡。

第四,人民币汇率压力加大,因为国际收支平衡会被扰动,推动通胀上涨。中国会不会以加息的措施来应对?但无论如何,中国会更快地进入加息通道。至于会不会强化对资本流动的管理,只能拭目以待。

第五,中国在当前的经济局势下必须力保贸易顺差,这是产能过剩的需要,也是化解国内债务问题的需要。中美贸易战开启之后,就需要加大对欧洲和其他地区的出口,中欧的贸易争端很可能逐渐成为未来世界经济所关注的焦点。

第六,东南亚部分国家的货币将受到提振(越南等),因为它们的商品与中国商品具有一定程度的可替代性,可以增加对美出口。

第七,德国和日本都会反对川普的做法。因为德国和日本的企业,一般都选择在一个狭窄的行业细分市场中不断深入,做精做细,也就是善于纵向深入,然后将其产品向全球市场扩张,这种模式对全球大市场的依赖性很强,自然会反对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对全球自由大市场的威胁。二战是德国和日本首先挑起的,这有经济方面的根源。

第八,由于301条款会和世贸组织的条例产生冲突,美国很可能最终会退出世贸组织,进而导致世贸组织的地位下降甚至解体。

第九,世界航空行业将遭到打击,尤其是中美航线。

……

在今天的局势下,中国继续推动过剩产能的出口很可能意义不大,化解这一问题的核心措施是:以第三方独立机构重建人民币的发行机制,因为无论依托美元还是欧元、日元或依托一篮子货币,最终都会受制于人。只有依靠独立机构发行的人民币(依托黄金最为理想)、以货币可自由兑换为基本准则,推动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自由兑换是必须要跨过去的坎。当人民币逐渐成为国际货币之后,上述所有难题都可以迎刃而解,更不需要追求贸易顺差。至于内部的经济问题、债务问题、财政问题,只能通过一些经济政策和政治政策来化解,人民币如要成为国际货币,这也是必须要跨过去的坎。

任何转折关口,都会带来危机,贸易战也是。但危与机是相互转化的,一个成熟的国家,就应该善于并习惯于这种转化。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