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太凄惨!暴尸荒郊活剖取肾的二位女政治犯(下)(图)

2017-05-29 03:00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为李九莲两肋插刀的钟海源。
为李九莲两肋插刀的钟海源。(网络图片)

接续〈太凄惨!暴尸荒郊的二位女政治犯(上)〉一文

李九莲两肋插刀──活剖取肾

赣州市为李九莲鸣不平的无数人中,有一个小学教师,叫钟海源。她真正做到了为李九莲两肋插刀。

事实上,她并不认识李九莲。

她在李九莲大字报上写道:“李九莲,您是我们女性的骄傲。”她自动找到调委会,请求为李九莲干点平凡事。

调委会的人问她:“你知道不,陈司令员下了五点指示。来这里工作,后果你不害怕吗?”

她回答:“赣州市那么多人为李九莲讲话,别人不怕,我为什么要怕?”

钟海源原是地区广播站播音员,批林批孔后没事干了,才调到景凤山小学当老师。

调委会的广播,从早上一直响到晚上十点半。除播音之外,一有余暇,她还帮着刻钢板、抄大字报。地委指示“凡在调委会工作的人本单位一律停发工资”后,很多人被迫离开了调委会。钟海源却依旧天天来,带着自己的两岁女儿。

一九七五年五月,北京公安部批复:“赣州地区李九莲问题调查委员会”是反革命性质组织。调委会主要成员一一被捕。

在四处抓人的恐怖气氛笼罩全赣州市的时刻,调委会的身影消失了。唯有钟海源,在自己家里起草了《最最紧急呼吁》、《强烈抗议》、《紧急告全市人民书》等传单,自己刻、自己印,自己到赣南剧院散发。

当局念她是个女人,又带着个两岁小孩,没抓她,只把她收进了学习班,检查交代。不料钟海源态度死硬,坚持认为李九莲无罪,拒绝检查。于是被捕。

一九七六年四・五事件后,她在监狱里公开说“华国锋不如邓小平”。结果,她被判处十二年有期徒刑。

为了替李九莲说话,她坐了牢,让自己的独生女儿失去了母亲。

这还不算。在监狱里,她继续宣传:李九莲无罪,调委会无罪!她不是一次两次,而是数十次地与看守辩论,每次都遭受严刑拷打。但即使嘴巴被打出血,头发被揪掉一大把,她还是不改口。

审讯她的公安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好厉害!赣州女犯里没见过这样的。”

最后,她在被打断小腿骨的情况下,居然站了起来,拖着沉重的镣铐,在监狱的墙上写下了“打倒华国锋!”的反动口号。

公安部曾帮着江西省委镇压了为李九莲奔走呼号的赣州人民,钟海源本能地对公安部长华国锋嗤之以鼻,即使后者当了中共中央主席。于是在李九莲被杀四个月后,一九七八年四月三十日,钟海源也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罪名就是“恶毒攻击华主席”。

与李九莲不同,钟海源听完死刑判决后,毫不犹豫地签了名,然后把笔一甩,扭头就走。法院的人喝住她,问她有什么后事要交代?她平静地说:“跟你们讲话白费劲,我们信仰不同。”说罢昂首离去。看守们暗暗咋舌。

枪击未死 活剖取肾

南昌九十二野战医院住着一位飞行员,高干子弟,患肾功能衰竭,急需移植肾,且必须从活体上取。据说,女肾比男肾好,尤其是年轻女人的肾更好……

医院通过部队领导转告行刑的一位副营长,不能一枪打死,要留活体取肾。

四月三十日早晨,钟海源在死囚小号里,从从容容吃完生命中最后一顿饭:四个小馒头,一碗粥,一碟小菜。她坐在地上的草席上,一口一口慢慢吃着馒头,细细咀嚼,边吃小菜边喝粥,把所有的饭都吃得干干净净。之后,她拿出梳子,梳好了长发,将它们在脑后盘成一疙瘩,穿上一件挺新的花格呢短大衣,安详的样子让人不可思议。

又是五花大绑,又是监狱里批斗,又是揪头发、弯腰低头,又是挂大牌子游街,又是背后插一个斩牌,又是用绳子勒住喉咙,又是一长串威风凛凛的车队……那场面远远胜过北洋军阀、国民党、日本侵略兵杀人时的排场!

据行刑人员讲:他把钟海源提上卡车时,觉得她体重也就五六十斤,像个七八岁的孩子。因长期缺少阳光,她的皮肤白得几乎透明,脸上浅蓝色的毛细血管都能看见。

为了保护好她的肾,游街时,一个头戴白口罩的军人示意押解人员按住她,从后面给钟海源左右肋下各打了一针。那针头又长又粗,金属针管,可能是给大牲畜用的,直扎进她的肾脏……竟然连衣服也不脱,隔着短大衣就捅进去。钟海源嘴被堵住,全身剧烈地颤抖。

到了刑场,架到指定地点,副营长故意朝她右背打了一枪,然后由早已等候在那的几个医务人员,把她迅速抬进附近一辆篷布军车,在临时搭起的手术台上活着剖取钟海源的肾。一缕缕鲜血溢满了车厢底板,滴滴嗒嗒溅落在地上。也许是车厢里太滑,一位军医用拖把来回擦着地板上的血,之后又挤进一个塑胶桶里。几次之后,竟盛满了半桶血。

谁也不知道此时此刻的钟海源有没有知觉;她的脑子里在想什么?

中国人一判了死刑,这个人就不再是人,好像就成了实验室的青蛙、老鼠。她的肾也和铁矿一样,属于国家所有,国家可以自由支配。

钟海源没有父母,丈夫在她被捕的第二天就跟她离了婚。但她的遗体却没有暴弃在荒郊野外,而是被九十二野战医院拉走,供医生们作解剖标本。这是一九七八年四月三十日,光天化日发生在中国江西省新建县的事。

邓小平说:中国不存在人权问题,那活剖女犯钟海源的肾是什么问题?共产党曾揭露日本当年搞细菌战,用战俘作实验。解放军九十二医院从钟海源身上活体取肾跟日本法西斯有什么两样?

这两位有着中国人民最高贵品德、最坚贞的伟大女性,下场却无比悲惨,他们被人楸着头发,勒着喉咙,强行下跪,弱小的身躯被子弹炸了个拳头大的窟窿……一个被剜了女人那两样器官,一个被活挖去了肾。而且,她们是背着四人帮爪牙的罪名被杀的。

三中全会后:依然有罪

中共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平反冤假错案后,赣洲地区中级法院几经复查,仍认为此案是“轻罪重判,错杀。但李九莲确已构成反革命罪,改判有期徒刑五年”。省委“同意法院意见”,认为“李九莲有罪,但不另行判刑”。他们抓住李九莲为江青说话这条,坚持不给平反。

赣州人仍在偷偷给上面写信,为李九莲的案子鸣冤。新华社记者、老右派戴煌被惊动了,专程来赣州调查,噙泪写了一篇内参,指出:“李九莲由于两次被无辜囚禁,判刑申诉无效,自然对整她的前公安部长产生强烈反感,加之前后与世隔绝了七年之久,对社会上很多真实情况不了解,有一些错误观点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何况对华国锋的批评也并非一无是处。”

最后,又是经过胡耀邦的亲自批示,冲破了江西省大大小小官吏的重重阻力,终于在一九八一年四月正式为她们平反昭雪,但“犯有严重政治错误”。调委会其他人也以“干扰党、政、公安、司法机关的正常工作,扰乱社会秩序,错误极其严重”,但“未构成反革命罪”,陆续释放。

所以,时值一九八六年春、二位英烈已经平反五年后,受株连的人仍抬不起头来。向我告状的年轻人仍要冒着风险,偷偷找我。杀李九莲、钟海源的那帮干部有的还在台上,有的虽已退休但势力犹在。赣州人为李九莲牺牲得太重了,不得不变得谨小慎微。

“你一定要把这个案子写写。全江西省差不多都知道李九莲。”来访者恳切地说。

谢谢这位小青年给我讲了李九莲、钟海源的事迹。他因为参与了调委会的工作,调级、评职称总受到刁难。为了不给人抓住把柄,为了抹去所有替李九莲说话的人脸上的污点,他才像贼一样,夜深人静时蹑手蹑脚来找我。

有错误的战士胜过完美的苍蝇。

我相信,总有一天,中国广袤的大地上,将会出现李九莲、钟海源的青铜塑像……

让我用李九莲在兴国县看守所绝食前写在手纸上的一段话作为本章的结束。

投降书

不知何人,劝我投降。似真似假。为此写投降书。

是的,我有“罪”。我的“罪”就是为党出过力、效过劳,动过太多的脑筋……反潮流是马列主义的原则,我做到了不怕开除厂籍,不怕解除婚约,不怕坐牢,不怕杀头……

真理,都有三种遭遇:第一,用得着时,便奉为至宝;用不着时,便贬为粪土;非但用不着而且有害时,就像狗一样关进笼子里。这就是现实,这就是真理的遭遇。

責任编辑: 辰君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