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难道中国人每天都过愚人节?(图)

2016-09-18 07:57 作者:杨连宁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2016/09/17/20160917155603655.jpg
西方社会的制度法则,都是建立在人格尊重与诚实假设上的(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6年09月18日讯】要不,怎么能天天都要相互蒙骗、相互愚弄呢:“你的账户即将被冻结,请将资金转至······”“请将房租打入我的新账号·······”“恭喜你中了大奖,请先支付扣税······”“这是法院的传票,请先支付诉前保全金······”“老同学吗?借点钱帮我应个急·······”“你得罪人啦,家人要想保命,拿钱出来消灾吧······”!

全社会道德雪崩时,哪一片雪花会有负罪感呢?看到一客机又一客机的诈骗犯从境外被押解回国,不由我不坦白自己在英国也干过欺诈活儿——帮同胞办过假退税——游客在欧盟购物离境时,其成员国会在机场凭发票给予17%的退税。已定居英国的朋友,把她的购物发票开到我的护照名下,这位大姐买衣服花掉那3000镑,我能帮她拿回500镑退税。

初次遇上希斯罗机场海关有了防范,说要验货。这难不倒我,我有第一预案:撒谎说衣服已经随行李托运了:“对不起,退单了!”——算了吗?NO!好,采用第二预案:转过墙角,从身上脱下一件外套,我马上拿去海关补验:“衣服取回来了,这就是!”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面对堂堂一个中国老头的面不改色心不跳,英国海关的老头终于折服了,不得不苦笑着给我盖了戳,退了钱。其实,老头我自己心里明镜似的:鬼才会信,刚刚交付航空托运的行李能立马取回来!我敢坚持撒谎也敢赌底线:一个英国人不忍当面戳穿一个中国人的欺诈,也是不忍撕破国际交往中人格尊重与诚实假设底线罢了!

终于不陪外人玩了,英国脱欧了!是不是英国人受够了外来者没完没了地冲撞底线?当年大陆留学生回国探亲时,往往会带回好几部手机送人,都是英国电信公司白送的。怎么回事?事情是这样的:英国电信(BT)和沃达丰两家竞争客户,你开户就送手机给你。于是,大陆留学生们发现有孔子可钻:只要你说白送的手机丢了,人家就只能相信,不会去追究。于是,从这家公司白拿一部手机后报失了,又从那家公司白拿一部手机又报失了,回国后孩子们不但给父母送手机,连送二姑、大姨的手机都有啦!

道德是社会的游戏规则,就如当今的竞技规则大都出自英国一样。西方社会的制度法则,都是建立在人格尊重与诚实假设上的。手机确属易丢失物,你说丢了,电信公司不可能假设你隐匿去报案。虽然英国对盗窃数额没有立案标准,但公德认为一般人不会为隐匿一部手机而欺诈。为什么?因为人格诚信比一部手机值钱多啦!于是,人格尊重与推定诚实的制度空间,就给把一部手机看得比人格还值钱的许多同胞,留下了用武之地。

“华风之敝,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耻”(梁启超语)。随着华人大批涌入美欧各国,华风的投机取巧,已经迫使西方各国把全部游戏规则补漏一遍了。比如说,过去用水、用电、打电话、开帐户都可以透支。为应对恶意透支,现在也开始插卡取电,超支断水,过月停机了。又比如说,过去罚单没有滞纳金,为对付拒缴逃费,现在也有了滞纳金。制度的漏洞倒是好补,只是更严苛的规则,推高了人际不信任与恶意推定,大大稀释了西方社会的安全感、信任感和人格尊重。

话说回来,在丢失了道德罗盘、道德坐标与道德底线的大陆,社会的安全指数、诚信指数、道德健康指数与精神卫生指数全都跌落得岌岌可危了。为什么?因为卑鄙早已成了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也早已成了高尚者的墓志铭啦。

虽说当下中国人对金子、房子、车子、女子、孩子的“五子登科”充满焦虑,但仍比不上大家对于世风日下、人心浇漓的焦虑。为什么?因为大陆社会早已成为道德越少、牟利越多的动物庄园,靠男盗女娼来博取洋房豪车,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你我返祖回弱肉强食+茹毛饮血的丛林山寨生存状态啦,有没有?

市场经济的伦理核心是“诚信、理性、节俭与勤劳”,而众多同胞们却反其道而行之,把“欺诈、虚妄、奢靡与投机取巧”当成了赚钱法则。因而,本国社会这口大酱缸里,几乎随处可见把灵魂出卖给魔鬼的衣冠禽兽。

你怎样信仰,你就怎样生活。正因为中国人的信仰与道德有巨大缺陷,所以,本国盛产只求利益,不求道义;只辨利害,不辨是非的权力动物+金钱动物;换言之,神州大地遍地行走着衣冠禽兽。

衣冠禽兽?太挖苦了吧?NO!先人造句,就是为后人对号入座的。霍布斯曾有个“麻雀入屋,无法逃出”的比喻,不是说把鸟关进屋里,而是假设一只鸟儿从烟囱里钻进屋内,就注定逃不出去啦——它只知道撞向明亮的玻璃窗,忘了自己是从烟囱里误入室内的。

中国人生活里为什么常见“动物性屈从”与“集体性蠢行”(罗素语)?就是因为中国人没有宗教信仰,缺乏道德自省,只能钻进世俗功利的烟囱暗道。

执迷于物质攫取,停留在动物性本能对性与食物的低级追求上,那么,一个人就难免掉进低德、低智、低能的陷阱,迫于生计、穷于应付,劳于低能、拙于技巧,苦于挣扎,疲于奔命,陷于物欲、工于心计,过于世俗、无以自拔,因而也缺少人格尊严,道德鄙琐地滞留在动物性层面的生活。

为什么?因为没有信仰,人便不能仁慈而人道地生存。“我劝你们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么,喝什么,为身体忧虑穿什么。·····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储在仓里,上天尚且养活它;难道人不比飞鸟尊贵得多吗?”(耶酥语)显然,先哲拿鸟比人的这个发问,是要劝诫世人摆脱生活负累的。

然而,拿鸟比人的中国俗语却与先哲满拧,说的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信条。在许多中国人看来,似乎飞鸟的快乐,给予人的启示不是尊严地生活,反倒是活着是为了吃饭——“人沦为物的奴隶”(马尔库塞语)之后,遍地的“卡奴、房奴、车奴、妻奴、孩奴”,既是人被工具化、被手段化的结果,也是大陆似乎每年有365天愚人节的原因。

韦伯1895年曾忠告德国人:“我们将成为什么样的人?不是人均收入是多少,谁住多大的房子,开多好的车,并不是培养丰衣足食之人,而是要培养那些足以构成我们人性中高贵的伟大的素质。”

而国内多年的庸俗唯物主义教育却跑偏了,变成了“见物不见人”的拜金主义,人被当成了发财工具与赚钱手段。人被物化、被矮化、被异化、被客体化、被动物化,沦落为被权力与金钱“败坏了良知,麻木了心灵,失去了对环境的理解力”(阿克顿语)的权力动物与金钱动物。

本老头已经老了。我最怕自己被推进焚尸炉时,没有心,没有脑,只混下了一副痴肥的下水,烧起来都费油费电的;因而,我不能仅为那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权力与金钱,不识真假、不论是非、不辨善恶、不分美丑、不知荣辱地苟活着。

然而“一个人的道德高低也许不重要,一个民族的道德高低就重要了。一个官员的道德高低也许不重要,一个执政集团的道德高低就很重要了”(刘亚洲语)。因此,假如一个执政集团带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惜牺牲良知,抛弃道德去追求楼高车多,把权力与金钱看得比人格尊严、比道德良知、比善良诚实更紧要,那中国人一年要过365天愚人节也不奇怪!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作者博客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