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谁在悄悄告诉你——“深圳死去了……”

2016-06-19 09:00 作者:如松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看中国2016年06月19日讯】最近的华为比较烦。先前爆出将主要的生产基地迁往东莞,闹得整个深圳都在哭喊:“别叫华为跑了”。即便一些企业的产值和规模比华为更大,但对于中国大陆的意义,也远远不如华为,因为华为所从事的是科技行业,是为创造财富的企业。

可是,最近东莞又爆出全球十大鞋业制造商之一的兴昂国际有限公司倒闭,这是一间世界女鞋和休闲鞋的领军品牌,原因自然是成本高企。当然,华为的利润率肯定超过鞋业制造,可是,面对成本不断上涨,华为也会闹心。

那么,华为到底遇到了什么问题?作为世界通讯行业的龙头企业之一,肯定需要在研发方面投入巨额的资金,否则就不足以保持自身的地位。5月30日,在中国科技创新大会上,任正非说到,“很早以前,华为就将10%的销售收入投入到研发之中。未来几年,每年的研发经费会逐步提升到100~200亿美元”。这完全可以理解,而且也是必须的。没有巨额的研发投入,没有无数的基础研究和技术创新,你如何领跑世界?任正非认为,“华为现在的水平还停留在工程教学、物理算法等工程科学的创新层面,尚未真正进入基础理论研究。华为感到前途茫茫,找不到方向。华为正在本行业逐步攻入无人区、处在无人领航,无既定规则,无人跟随的困境。”在这样的局势下,没有庞大的研发投入,就实现不了华为的目标。

就像在百米跑道上一样,华为在拼命地前进,他或许可以打败行业内的所有对手,将他们斩于马下,但是,面对另外一个对手,他几乎无能为力——那就是房地产带来的快速上升的成本。

当房地产价格上升速度过快的时候,华为就无法实现自身的利润率,也就无法实现在研发方向上的高速投入,最终就会从世界通讯领域的顶峰跌落下来。笔者相信这是华为内心的忧虑,也因为如此,他需要将自己的主要生产基地从深圳迁往东莞。同时,中兴也将自己的生产、研发基地迁往河源。

我们确实不知道华为、中兴的利润率是多少,也不知道迁往东莞和河源之后,华为和中兴的利润率是否足以保证承担巨额的研发成本。但可以知道的是,以深圳的房地产价格,为了保证本企业发展的可持续性,华为和中兴已经不能承受。当华为中兴不能承受的时候,还有多少企业可以承受?

以华为、中兴这样的科技企业都不足以承担这样的成本之后,唯一的结局是——“深圳死去了……”

深圳曾经是中国城市繁华的基础,深圳的大部分企业是在创造财富,以创新为主题。有人说,北京是行政文化中心,上海是金融中心。房地产的本质和深圳不同,或可以独立于深圳。但是,如果没有了从事财富创造的企业,你还行政个啥?你还文化个啥?你还金融个啥?

华为和中兴不会离开中国,应该主要是因为他们有中国芯,但是,更多其他的企业要么选择死亡(终归像华为中兴这样竞争力的大陆企业是稀少的),要么选择离开中国,这样的报道已经不是星星点点。当财富的创造机制中断之后,房地产不会再有丝毫的期望!

当然,即便没有希望,也还有不同的方式,第一是央行采取强力的去杠杆措施,房地产自然硬着陆,换取的自然是更多企业的生机;第二是选择贬汇率的措施,房地产让整个国家变得贫穷。此时,房地产持有者还会偷着乐,终归自己的财产保住了,可是,汇率贬值之后,房屋的真正价值缩水了;当汇率贬值之后,通胀必定汹涌,面对社会的动荡不安,央行也只能收缩,结局可能比硬着陆还不如。

最终,是华为在“悄悄地”说(王石在旁边吗?):当资产价格让我四处流浪之后,你自己也就落水了,也已经无处可逃。因为所有的资产价格都是依靠财富创造机制支撑的。你赶走了主人,觉得很伟大,山中无老虎,猴子开始称大王。但没有了主人,自然也不会再有人给仆人发薪水,仆人也只能饿肚子。

今天的体制下,无论什么事情都会做到尽、做到绝,最终是共同死亡,并在经济生活中体现的淋漓尽致——这不是一种共赢的文化,而是简单、原始的“丛林法则”……

責任编辑: 靖晔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