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贾也:大拐点下死或生的困惑,中国将何去何从?(图)

2016-06-15 10:15 作者:贾也(美国之音)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中国将走向何方,死或者生?(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6年06月15日讯】如今之中国既面对全球经济下滑,又面对国内经济转型,社会矛盾激化,暗流涌动,可谓内外交困,无疑中国已处在一个接近拐点的阶段,或者说十字路口,可以这么说,这又是一次新旧交替拐点下的百年国运。有人不禁想问,中国将何去何从?

一、中国经济何去何从?

先来看看中国经济。

近几年来,国内人口增长变缓,人口红利消失殆尽,劳动力成本逐年攀升,而国际形势又不容乐观,世界经济持续低迷,外需似乎走到尽头,更为可怕的是,不仅“高端制造业回流”,而且“中低端制造业分流”,如此内外交困,更是雪上加霜。

目前东南亚和南亚的低成本已入侵中国,比如H&M、ZARA,中国市场里面这两个牌子,约70%是东南亚制造,而且这种趋势还在加速发展,宜家、NIKE,已经开始把工厂搬到东南亚了。印度更是做好全面接盘中国低端制造业的准备,富士康一路向西,全面挺进印度!

按照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的数据,2005年以前,中国制造业的劳动力成本甚至低于印度,但到了2015年,中国的成本已经是印度的2倍,甚至已无限接近美国成本。试想一下,同样两条裤子:一条是印度成本,一条是浙江成本,沃尔玛买哪一条?这就是中国出口的痛点:印度低端制造业水平不比中国差,工资却更低!

虽然中国自诩中国经济带动周边、带动世界,但是外部环境越来越恶劣,世界各国也越来越不待见中国。今年2月,美日澳等12国签署TPP协议,高举自由、民主、法制、人权、普世价值观等等,将高举特色大旗的中国踢出了朋友圈,再也不带着中国玩了。与此同时,今年5月,欧洲议会以压倒性票数通过一项非立法决议,拒绝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并呼吁欧盟采取反倾销措施,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何去何从,如何突围,面临挑战,也面临考验!整个中国市场弥漫着严重不安的情绪,外资不再向中国投资,而且有些国内投资者甚至抽资而去。

实体经济疲敝不堪,而互联网经济也已是岌岌可危,在互联网时代,很多人认为:压垮实体的“真凶”是电商,但真是这样吗?在笔者看来,只不过是躺着中枪罢了。实际上,电商里的厮杀早已白刃战,成为血流遍地的红海,纷纷打起了“价格战”,上演一场又一场的“烧钱大戏”。“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互联网又将何去何从?又成为继中国制造业同样的问题。

在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皆难以发力的现实面前,中国经济越来越倚赖房地产这根最后的“救命稻草”。然而房地产正是中国经济的奇葩怪胎,楼市泡沫连高盛都说快破天际了,现实景象更是令人眼花缭乱:一方面是一二线城市如脱缰野马,继续飙升;而三线四线城市由危如累卵,一触即溃。在这种局面之下,各地新的“地王”竟然逆市捷报频传,其实背后的金主只有一个“老板”,那就是央企!

很多人就是不明白:为何房产价格已经这么高了,共和国长子们——央企不惜砸重金,创纪录地疯狂地拿地皮?为什么经济处于下行期,它们还不断地拉高房价?这些项目动辄投资几十亿、几百亿,一旦砸下去亏了本,谁来承担责任?这是滚犊子们在为国接盘吗?或者说想让中国经济恶贯满盈、早死早投胎?

目光再投向股市,股市号称实体经济的晴雨表,但经历几轮股灾之后,无疑进入长期的“横盘”状态,市场信心严重不足,始终徘徊在3000点位之间,投资者持币观望,无从下手。而另一边,却是制造业又高度喝渴,纷纷死于资金链断裂。

大家忧心忡忡,有人说嗅到中国经济崩溃的气味,也有人在发问:“中国经济的出路到底在哪里?”

是“大众创新,万众创业”大家一起来做蛋糕?还是“供给侧改革”把蛋糕做好做精致?关键之所在,做什么蛋糕还是需要有人能够吃得到蛋糕,要不然都是无效的生产,所以,中国经济的出路就是找到消费市场在哪里?也就是让蛋糕来到消费者手中,让人们都能够愉快地吃蛋糕!

发展经济就的目的就是要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让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好。当我们面临外需萎缩的时候,恰恰是需要努力提振内需、补足民生欠账的最佳时机。给世界人民做蛋糕,难道就不能给自己的民众做多、做好蛋糕吗?

试想有多少中国农民牵家带口,不辞千万里,从内地跑到沿海城市打工?他们为了什么?谁都有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大家都想摆脱物质和文化的匮乏。而这些人既生产的能力,又有消费的欲望,完全就能形成一条健康的供需链,激活生产领域的全要素。

更何况,由于资源配置不均,中国许多地方无论是教育、医疗、养老、娱乐等公共设施处于极度匮乏的状态。这些社会配套的服务产品?试问谁不需要?简单的例子,为何大妈都跑到广场上去跳广场舞?归其原因,无非就是体育类的社会配套设置不充分啊!如果有的话,她们完全可以风雨无阻的。也就是说,人民群众有这样强烈的需求。

在经济出现相对萧条之际,国家完全通过投入基础的民生设施建设来带动国民经济的,甚至也可以考虑中原地区乃至西部地区再造几个像北、上、广、深这样的超级城市,将“对外开放”和“吸引外资”转变“对沿海开放”和“吸引沿海资金”,真正盘活整个中国市场。

当然,最为关键的就是,要让老百姓能够消费得起,激起他们“买买买”的消费欲望,而不是将钱统统凝固的房地产的砖块里,从而抑制人们的消费热情。正因如此,从生产型社会向消费型社会转变,如果一味地抬高房价,那么无异将中国经济带入更深的梦魇,中国经济就是很难走出当下之困境!

二、中国社会何去何从?

好,跟着笔者回到社会现状。

中国社会表面上看是风平浪静,但这种稳定只不过是一种强制之下的“刚性稳定”,整个神经绷得很紧,暗流涌动,各种矛盾已然达到不可调和的程度,万一有那么个不和谐的因素没有控制住,结果真不好说,频频发生的社会公共事件足以说明这种社会现状。诚如大家所言:我们社会是“被稳定结构”,国家为了达到这种“被稳定结构”,也付出庞大的维稳开支。

与此同时,中国社会阶层正在逐渐固化,阶层和阶层之间的流动越来越困难,社会资源的马太效应更加明显,举个例子——教育,穷人手里掌握的教育资源和富人手里的教育资源差距越来越大,优质的教学资源大多集中在北上广深和省会城市,农村和小县城受教育的机会,特别是优质教育的机会会大大减少,这也是为什么近年以来重点大学里来自农村和小县城的学生越来越少的原因。再比如——权利,穷人的贫困归根结底是权利的匮乏,富人手里掌握着社会的话语权,更有甚者可以左右地方和国家的政策走向,这点根本不用解释,特别是官员的权力寻租就能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你们看看贪官落马,几百万、几千万都已经是普普通通的了。

身处在这样时代,虽然经济发展到了一定程度,沿海地区已经达到了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但各种压抑、各种不平、各种困惑,导致社会人心浮躁,社会情绪很不健康。已经到了“最坏的时代”!

水污染、土壤污染、空气污染……各种污染,我们的生存环境越来越恶劣,但人心污染比环境污染更为严峻。人们都加入到“逐利竞赛”中,唯利是图,利欲熏心,无视规则,尔虞我诈,不择手段,坑蒙拐骗,一次又一次挑战社会道德底线:一会儿是“毒学校”、一会儿是“毒跑道”、一会儿是“毒楼盘”,一会儿是“毒疫苗”、一会儿是“毒奶粉”、一会儿是“毒大米”……貌似整个社会就中了毒一般,达到丧心病狂的状态!

在这种社会状态之下,民间戾气极度弥漫,大家貌似已进入“互坑”的怪圈,深陷“囚徒困境”,人人自危,人人如狼,毫无安全感,整个社会充满了猜疑链。与此同时,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两股阴魂开始极度膨胀,尽显“乌合之众”的特色,在国内是骂声不绝:一会儿在骂“坏人变老”的老人、一会在骂“医者无仁”的医生、一会在骂“师者无德”的教师、一会儿骂“无官不贪”的官员……简直这个社会没一个好人;而在国际上又是口诛笔伐:一会儿叫嚣核平日本鬼子,一会儿狂喊再战美帝恶棍,一会儿恫吓夷平东南亚诸狼,一会儿高叫出征突厥遗孽……简直这个世界到处都是敌人,貌似人人都想充当爱国主义的炮灰。

此情此景,真的累觉不受,有些人想退却到农村,却发现农村——中国的根——已经彻底“空心化”,只有老人和孩子留守,早已无人种地,耕地大面积抛荒,曾经和谐的乡村唱起挽歌,貌似中国再无净土!

为什么会这样?原因很简单。如果社会群体对于生存状态缺乏安全感,缺少物质保证、法律保障、权利不平等、精神受压迫,那么群体就会出现动物本能中低级的一面,自私残忍,道德沦丧,反之,如果生活充实有安全感,群体就会表现出人类特有的理性的道德和秩序,这个对比当今世界健康发展的国家和畸形发展的国家的民众素质就可以看到端倪。

所以,要想改变我们社会风气,绝不是口头上喊喊口号,贴贴条幅,鼓吹什么“从我做起”、“奉献精神”就能够搞定的,主要是如何促进社会的公平与正义,让人人都尊重规则,并且让整个社会都来维护社会规则。

然而,我们每个人都是机会主义者,却只要求别人遵守规则,大家都是如此,所以根本谈不上什么社会真正的进步,也很难步入文明社会。胡适说:“一个肮脏的国家,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一个干净的国家,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谈高尚,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规范,人人大公无私,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此言诚哉!

三、国际关系何去何从?

接着,跟着笔者审视世界格局。

我们一直被灌输“中国朋友遍天下”,什么中美关系是史上最好时期,中欧关系是史上最好的时期……各种史上最好!还有就是中国的国际影响全面提升,外交布局全面推进,发展战略全面对接……好像中国的全球影响已经到得不可开交,俨然已经成为国际舞台的主角一般。

可是,当我们摊开世界地图,找啊找,找朋友,还真心没找到一个真正的朋友,甚至连自家的台湾、香港都纷纷充当起反中仇华的小能手了!再听听“死鸭子嘴”的戴旭之类的讲话,真以为自己是老鹰嘴了,时时叫嚣“C型”包围圈,说这个包围圈是比万里长城更长,顺其言论,举目四顾,周边所有国家都已满满的恶意,日本、马来、印尼、越南、菲利宾、印度等等,好像全世界都已经联合起来在遏制我们中国了,深深地感觉战争一触即发,别说C型,U型,连O型都喊出来了,再加上“第一岛链”和“第二岛链”,中国早就被包成饺子了,而且是里三层外三层的那一种!原来全世界人民“亡我中华之心不死“!能够对抗这股坏我中华大事的诸国,也只有戴旭、罗援这等嘴炮将军了!

看完纠结于心的中国周边,再看看丰富多彩的世界格局,其实,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乐观。世界十大经济体——美、中、日、德、英、法、印、意、巴(西)、加,加上前二十经济体——韩、澳、西(班牙)、印(尼)、荷、土、瑞、沙(特),其中五常是美、俄、中、英、法。从这些主要大国们,我们从中可以看出什么规律?除了中俄算是战略合作伙伴,还算不上是同盟,更何况中俄合作也是“心猿意马”的苟且,而其他国家则都是清一色的美系盟国,几乎都和美国签有经济和军事同盟条约,甚至有美国驻军,比如日、韩。剩下的印度,虽说是中立的,但从欧美大街的印度移民景象,说明其还是亲美为主的。这就是固有的世界格局,中国尚处于“孤家寡人”的状态。

就像“南海问题”仲裁这事,仲裁还没下来呢,我们就已经挑明了,不承认你狗屁什么仲裁,无论结果是什么?“你仲你的裁,我种我的菜”,悠然自得地在南海的岛上种起菜来,坚决不让步,你说连我们自己人都觉得外交部有些耍流氓起来了,你倒算一算“歪果仁”的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

其实,世界各国早已感受到中国的力量,心里有万般不接受,但也不得不承认,中国已经成为不容小觑的国际力量的“一极”,毕竟从经济体量而言,算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但绝不能过于乐观,回顾20世纪的三个“老二”——德国、苏联、日本,这个黑历史大家有目共睹,下场都被玩得惨绿的,因为老大防范你,老三老四嫉妒你,谁都不想你好活的,一般世界老大维护其霸主地位,都得有几百年的黑历史,英国如此,美国也是如此。但是如果中国能够坚持现有的发呢,很有可能世界格局从“多极化”走向“二极化”,但随之而来,就是中国将迎来各种挑战,而这种挑战也是前所未有的。如果中国只是过分地迷信自己,动不动就展示自己的肌肉,那么很可能落入苏联的窠臼,貌似强大,实则外强中干,最后轰然倒塌,“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

应该说,中国从体量而言是大国,但离真正的强国,路漫漫兮其修远矣。目前融入世界经济圈才是改善人民生活水平和减少战争机会的最好手段,还是别开倒车!别开倒车!特别是中国制度层面上存在着先天性缺陷,这是一种被诅咒过的制度,虽然中国也一直在修正,标注了“中国特色”,但始终无法摆脱这个胎记。

正因为如此,中国一直处于普世价值之外,处于“孤家寡人”的状态,而在世界格局之下,依然遵循的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原则,这一点我们必须有清醒的认识。

四、政治改革何去何从?

最后,还是回到所有问题的症结,那就是我们的政治制度。

中国目前最大的纠结之一,就是越来越西方化、越来越现代化、越来越国际化的国家治理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之间的矛盾,而且这个矛盾的紧张度也越来越大,导致整个社会都陷入到一种无奈又与无力的状态,虽然对未来充满美好的憧憬,但也充满不确定性的焦虑。

相对而言,中国政治体制的进步非常缓慢的,但是经济社会的发展,特别是在国家政府治理一些方面,中国并不比一些国家差,甚至可以说比欧洲都先进。前景虽美好,但现实艰难,不容回避的是,这些深层次矛盾都是在新时期出现的,确实到了积重难返、非变不可的地步,而民间呼吁变革之声音渐成最大声,毕竟改革开放后,民智已开,人们渴望国家能完美转型,渴望与世界无障碍地交流。

也就是说,现在的中国最迫切需要有一个新时期政策、重大的战略变化,而不应再像过去那样依靠人口红利、依靠城市化、工业化早期的原始积累来实现发展。如果中国自身的发展失败了的话,那么我们所说的一切美好愿景——包括中国带动世界、带动周边的前景,统统都无从谈起,甚至中国努力积累的一切都很有可能付诸东流,但是如果我们中国自身能保持积极向上、健康的变化的态势的话,那么这一切都是希望的,中国还是前途无量的,超越美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因此,说来说去就是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与中国现实和世界现实存在着诸多不适,需要有一场深刻的政治改革。

可以这么说,政治制度的改革是中国取得经济发展、实现社会进步、取得国际地位的不可跨越一个难关,也是最后的攻坚之战。众所周知,政治改革包括行政权、司法权和立法权,三者达到有效制约与平衡。我们中国根本没必要跳进河里,装模作样地摸索着创造自己所谓的“中国模式”的“石头”,毕竟“三权分立”已是目前世界各国得到证实的最理想的政治体制,无论是西方基督教文明的欧美国家,还是泛中华文明圈的日韩,都证实了“三权分立”的可以防止权力膨胀导致的国家灾难,甚至可以避免中国历史上的“周期性”死结。为什么苏联会轰然倒塌,而苏联遗产的继续者——俄国始终无法进入真正文明国家的行列,就是拒绝“三权分立”,实现真正的民主。

回到我们的政治制度,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远未达到理论上的效果,在理论上人民代表大会是一切为人民,为了人民的一切,可惜的是,这只不过停留在理论层面,在具体的政治实践中,人们是无法发现这样的意义,更多的感受就是“被代表”了,毕竟我们无法确定自己的代表到底是谁,谁又真正地代表我们的发声。

如果我们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能真正发挥作用,那么政府官员们应该敬畏民意。比如强制拆迁,政府官员如果能够听取民众的意见,那么怎么敢贸然地强制拆迁,制造各种血案?同时,拆迁户如果也有其民意代表,自然可以通过他们的代表与政府进行谈判,最终实现双方利益的最大化,实现拆迁由民主制度主导下合法行为。事实上,这种机制是根本不存在的。

可以这么说,中共的官员从来就没有畏惧过民意的,甚至早就走到了民众的对立面上去了。他们害怕的只不过是上层的权力,老百姓一旦将事情闹大,捅到上面去,上层权力所产生的效力是他们所不能承受的,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手中的权力可能瞬间被剥夺,荣誉也将灰飞烟灭,他们的一切都归于泡影。正因为如此,地方官员可以不对地方百姓负责,只要对上级权力负责即可,也就是效忠上层权力!在这样权力机制之下,自然就形成中国政治的团团伙伙和山头林立的局,使得中国政治充满权谋和斗争。

当然,实现政治制度改革也并非要通过推倒重来的方式,只要进行必要的权力规范即可:首先由执政党组织政府,政府从管理型政府转型服务型政府,真正兑现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其次由民意代表组织人民代表大会,人民代表大会切实履行监督政府的职能,并且由她选举产生地方政府长官,解决权力来源的问题;再次由法律专业出身的法官组织法院,成为独立于政府与人民代表大会的“第三方”,只负责专业的法律裁决,捍卫社会公平正义,确保规则被全社会尊重。只有这样,我们中国也能实现“三权分立,人民共和”的国家组织形式,也能使中国进入现代文明国家的行列。

一个国家的真正崛起,并不是其国家和政府,而是其人民和社会,毕竟人民才是国家最富贵的资源。但是,这又谈何容易,中国的既得利益集团已经形成,而且无比庞大,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要难,没有汹汹民意的倒逼,很难实现这种政治制度的转型。也正因为如此,我们中国现在还打着马教旗号,实施受“污染”的儒教思想。

虽说历史的车轮下都是尘埃,虽然留给中国转型的空间越来越逼仄了,但我们这一代有我们这一代的努力,有我们这一代的价值,也有我们这一代的责任。这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的觉醒,不仅仅是当国者,也包括生在当下的芸芸众生!面对强大坚硬的现实,我们该何去何从?就像抱着对美好生活、美好制度的向往,并且义无反顾,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亦往矣!

结语

中国应何去何从?历史已经昭示清楚,中国惟有落实民权,推行民主,才能遏制腐败,迎来清正廉明、高效公正的政府,社会才能形成风清气正、遵纪守法、团结友善、激浊扬清的良好风尚,经济才能聚力创新、持续平衡健康发展,文化思想才能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地繁荣。

但愿泱泱中华,诸君与有荣焉!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責任编辑: 华启善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