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五四”运动的罪与罚(组图)

2016-05-05 09:10 作者:江南樵夫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从“五四”运动开始,一百多年的文化自戕终于造成今天国人道德沦丧、信仰匮乏的民族悲剧。(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6年05月05日讯】有人问砍柴的“您喜欢鲁迅吗?”我说“以前少不更事,的确喜欢过。但现在站在智慧的星空从中国的历史长河俯瞰回去,却陡然发现鲁迅辈的思想相当缺乏哲学和文化的深度。正是从“五四”所谓的新文化运动开始反反复复一百多年的文化自戕才终于造成今天国人道德沦丧、信仰匮乏的民族悲剧,所以不再喜欢。

这个回答引起轩然大波。

我之所以说鲁迅辈而不单指鲁迅是要说明我现在要清算的是在“五四”对传统文化打砸抢的运动狂潮中成王败寇至今以胜利者的姿态还徘徊在中国人贫瘠思想中的那整整一辈的文化贼人。 

一般人都说1966年到1976年这十年是中国文化的浩劫十年,其实中国文化的浩劫早在之前半个世纪就已经开始。

以1919年5月4日发生的“五四运动”为标志的所谓“新文化运动”在极力推崇西方进步的“民主”“科学”新文化的同时也一棍子打死了中国旧文化中一些极其珍贵的东西,而鲁迅们就是其中的急先锋。鲁迅本人就被后来的毛泽东封为“五四”运动的旗手。

对中国文化来说“五四新文化运动”就像一个疖子。砍柴的觉得,从1919年到21世纪的今天,中华民族历经劫难,九死一生,所谓“新文化运动”的脓疮已经烂透,是到该清算“五四新文化”运动罪孽的时候了,机缘已经成熟。

“五四”运动对中国近代历史的进步意义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对中国文化来说“五四”运动就像一台割草机,既清除了中国文化中有害的部分同时也割掉了其中有益于世界文明甚至优秀于西方文化的那部分东西。

对于什么是中国文化这个问题,今天的国人包括那些自诩或他诩或自己作秀诱使他人默诩的国学大师们也都很少能够说清楚。这些人往往一提中国文化就两眼放光,一脸茫然的对着空洞的太空说:中国文化嘛,博大精深,嗯,博大精深,不能一言以蔽之。

说了等于没说。

今天请大家记住江南樵夫告诉你们的对中国文化的定义,不要再以讹传讹:中国文化就是可以上朔之七千年甚至一万年之前以道的哲学为中心演化而成的东方社会人文现象,它包括人们在这个基础上对自然、社会、艺术、人生以及思维规律的一切认知努力和成就。

这个文化到夏、商、周时已经围绕对社会的有效管理形成了一个相当系统而有效的人文伦理体系。这个体系后来被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学派归纳为“诗、书、礼、乐、春秋、易”“六经”。这是一个相当有效且高级的文化体系。“经”是什么?经就是基本元素,是贯穿一切文化现象的精髓。这六个基本元素涉及到社会生活从文化、艺术、历史到哲学、政治、伦理的几乎全部内容而维系着这个民族千百年的社会发展和秩序。

“六经”对中国社会伦理体系影响最深远的是“礼”。

“礼”是规范化的道德,属于伦理的范畴。《释名》曰:“礼,体也。言得事之体也。”《礼器》曰:“忠信,礼之本也;义理,礼之文也。无本不立,无文不行。”可见礼是一个人为人处事或一个社会建立伦理秩序的道德依据。而且“礼”在本质上是有合乎“道”的要求之客观依据的,因此它又不是可以随心所欲去制定和施行的,“礼崩乐坏”是说合乎道的礼、乐制度被不合道的行为所颠覆,这样的社会崩溃在即,所以孔子说“不学礼,无以立”。

我今天要从现代文明的高度来告诉大家一个至今无人看清的伦理范畴规划的真相,整个人类社会的伦理体系虽然以道德贯穿始终,但正是对整个道德范畴进行连续不断的区域划分、精确使用,人类的伦理体系才能有效实现其有效维系社会存在的重要意义。

正是对道德范畴划分需要的不同认识和实践造成了这个世界千奇百怪的社会形态。一般来说在“法”诞生之后的社会中,道德是法律的基础,法律是道德的底线。但这种现代社会普遍适用的伦理二分法却显得过于粗糙,它实际上可能造成一个法治社会的人情淡漠和道德沦丧。

而中国社会的伦理发展本来是相当健康的,在“法”的理念诞生之前,中国社会是将伦理范畴划分成自律的道德和半自律半强制的“礼”来实践的。“礼”在当时因为还没有“法”的范畴而实际涵盖了“法”的部分功能,它不仅软性规定了人与人之间的伦理关系和礼貌行为还硬性规定了国家的一些基本制度和礼仪。

但随着社会文明的飞速发展,中国人很快发现“礼”对社会管理越来越力不从心。礼教的弊端是在整个道德范畴中涵盖的范围太广,囊括了太多不属于自己的内容,自律和他律界限不明,容易受主观意识的影响而造成盲从和被煽动的恶劣后果。所以在战国时代中国历史上及时出现了极力要求重新划分道德范畴的哲学流派:“法家”。

“法家”学派认为“道私者乱,道法者治”。他们认为应该在“礼”的范畴中再细化出一个清楚明确不受或少受人为因素影响的法治体系来才能够满足人类文明继续高速稳定发展的需要,这样就可以有效清除社会兴衰多半依靠人为因素来决定的弊端。

但值得注意的是,即便在“法家”学派的眼里,“礼”也仍然是伦理范畴不可或缺且必须在伦理范畴中和法连续存在的一个重要部分,“礼”是“法”最接近的补充。韩非子就说“礼者……君臣父子之交也,贵贱贤不肖之所以别也。”。

礼在社会伦理规范中的地位是仅次于法,并和法一起维系一个社会的发展和稳定的。科学的社会伦理结构体系应该是这样的:法、礼、基本道德自上而下严格划分且连续存在,它们独立存在且彼此配合发挥其管理社会的功能。道德是法、礼的基础,礼是道德的中线,法是道德的底线。

当我们通过以上的论述真正了解了“礼”在人类伦理体系中本来就存在的重要意义时,再来看“五四”运动中那些激进学者的激进“思想”就很容易理解他们之所以肤浅的原因了。

“五四”是以推崇科学、民主,砸烂封建礼教为宗旨的“新文化运动”,这个运动因为将科学、民主和传统礼教对立起来,所以一开始就走进了死胡同。

今天我们知道科学本身是有缺陷的,是存在偶然性、相对性特征的认知方法论,它的缺陷需要回归哲学才能够得到弥补;而民主也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它实际上需要客观存在的包括“礼”、“法”、“基本道德”在内的完整伦理系统才能够对社会的管理发挥作用。

这个完整的伦理系统的三个基本要素是:法、礼、基本道德。正是法、礼、道德构成的完整的社会伦理体系维系着人类社会的和平与繁荣。

而激进的鲁迅们就像在天师府鲁莽打开镇锁一百零八个妖魔地窖的洪太尉,他们对礼教传统的草率否定揭开了国人丑陋人性的封印,祸害中国文化达一百多年之久。这些所谓的新文化大师们,必须为“五四运动”对中国文化精髓的摧残和因此给中华民族带来的经久不息的精神灾难社会苦难承担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

他们甚至因为觉察不到“科学本身是有缺陷的认知方法论”的这个道理,在对自然的认知上也显得相当肤浅,这直接导致其“渐渐的悟得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鲁迅)的错误结论;而又因为对人类社会整个伦理体系组成要素的客观结构及其功能缺乏全面科学的认识而使他们对社会的批判流于偏执并给此后中国社会的发展带来经久不息的灾难性影响。

其中对礼教不遗余力的打击直接毁掉了中国人传承千年的儒学价值观,是今天整个中国社会“道德沦丧、无知无耻、穷凶极恶、自私自利、鄙视高尚……”之民族新劣根最终形成的始作俑者。

鲁迅说不打倒礼教就救不了我们的孩子,这其实是对礼教之社会功能极端错误的认识,是一种相当荒谬的错误见解。

不错,在独裁、专制制度下因为严重缺乏法制的有效统御,社会片面夸大了礼教的作用所以造成过无数的悲剧这是历史事实,但这却并非礼教本身的过错。我们不妨扭头看看今天的韩国、日本、新加坡,还有就算同样遭受“五四”运动的洗劫但且成功躲过了文革最后一击的台湾,他们都从来没有打倒过礼教却为什么要比今天大陆中国的社会要健康进步得多呢?

“五四”运动的罪孽是矫枉过正,砸碎了中国人传承数千年且行之有效的“礼”教传统。这个传统本来可以保证中国人无论受到多么漫长的外族侵略或多么巨大的历史灾难都能始终保持民族优秀品质的稳定传承并在时机成熟终于得到法制的帮助时使中国社会安全进入一个“宽容、理性、中庸”的高级文明阶段进而给世界文明的发展带来新的光明的。

但“五四”运动的鲁迅们却草率打开了中国传统礼教镇锁国人秉性的潘多拉盒子。半个多世纪之后,当毛泽东的文革席卷中华大地和之后邓小平的经改毁天灭地时,一切邪灵就已经充斥中国社会的各个角落,只有民族的希望还没有出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作者博客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