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一队粉红出墙来(图)

2016-01-25 07:22 作者:莫之许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看中国2016年01月24日讯】关于小粉红:1、极权下,每个人都傻逼过;2、要转变,主要来自‌‌“被扇了一耳光‌‌”,说(启)理(蒙)基本是不可能;3、翻墙出来,会增加转变几率,值得欢迎;4、这次小粉红,是98炸馆,08圣火后的第三次大发作,当初的什锦八宝饭转变了很多嘛。5、再差,差不过如今跳广场舞这拨文革经历者;

1、以在校大学专科以上学生3000万计算,党国坐拥几百万学生五毛并不夸张,仅仅党员和入党积极分子就够了;此外,党国在各单位宣传口还有五毛,也在几百万之谱,以此而论,帝吧远征的几万数量级,就太小意思了,但黑客横行,如何组织五毛炸版还不被抓到现行,仍是个难题,帝吧远征不像是官方组织;

2、但是,在赵国,党领导一切,就没有什么真正的自发,党国至少可以封杀掉远征。更为可能的情况是,第一并不反对,甚至乐见,第二,也不排除背后有认在推动,这个就比较简单而不露痕迹。1999年炸馆后的示威游行,2005年的反对日本入常,2008年的冲击家乐福,都有各种操弄痕迹。

3、背后有手操弄,一部分直接组织带领,一部分自发小粉红,既有效果又很隐秘,这可能最接近真相。小粉红从哪里来?当然首先是洗脑教育的成就,系统性地通过教育和宣传洗脑,乃是极权国家的本质之一,而近二十年的主要灌输洗脑内容,正是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批量制造出小粉红供赶尸差遣,不足为奇!

4、造成小粉红的原因是洗脑教育,只要党国犹在,就会如此,应当平常心看待。以我20年网络经验,历经99、05、08多次粪青高潮,记忆所及,曾经的小粉红有许多转变成了自由派(当然,也有许多顽固的),但几乎没有看到从自由派转变成民族主义粪青的,小粉红不是什么难以治愈的顽症。

5、小粉红转变,很难依靠说服或什么启蒙,而是要靠走上社会后那一耳光,简单说就是现体制违背人性的地方,就足以唤醒,08年因314、奥运火炬、地震,小粉红一时猖獗,尤其地震后,自由派悲观地说因此推迟民主十年云云,结果呢,一个灾区学校,一个三鹿奶粉,08年反倒自由化思潮大扩展

6、悲观心态可以理解,自由派在打压之下,孤立离散,看到小粉红成群结队,自然感觉势单力孤。但是,现体制既压制权利,又攫取利益,实际以所有人为敌,从而对于体制外任何群体都持怀疑心态,维稳体制更容不得持续动员和组织,对自发小粉红也不会信任,99、05、08,都有粪青事后被判刑的先例。

7、2008年前后的什锦八宝饭比现在的小粉红还吓人,小粉红还知道追韩星,审美尚称正常,前者直接对统治者就花痴开了,可如前所说,08年是一个拐点,面瘫、影帝迅速成为了新的代词,27亿美元更是让星空暗淡无光,今天你要再说如今已为人妻人母的谁是什锦八宝饭,估计一口唾沫就吐你脸上了!

延伸阅读:

2016/01/23/20160123205844881.jpg
George Orwell 所著《1984》

@roseluqiu 其实都是有pattern的,没有啥特别,George Orwell 1949年笔下已经写出的1984的模样。这和种族,文化传统无关。

二十世纪欧美日本的一系列反乌托邦经典艺术作品中描绘的情境都一定程度上在你国得到了证实,然而你国的情境还有相当一部分内容远远超过了那些作品的描写。

一方面我们要感叹文明世界创作者的前瞻眼光,一方面也要为他们扼腕:生活在云端上的人们对地狱光景的想象和估计终归是有所不足。

现实与创作最为本质的区别在于,先驱创作者们因自身的处境,总是认为反乌托邦中的民众与真实之间的隔离是基于被动蒙蔽,而你国真货反乌托邦的情境是群氓与真实之间的隔离是基于主动无视。

并非被欺骗,并非被强迫,而是在直面真实世界时主动地、热烈地、激烈地、发自内心地去扭曲它。因此,艺术作品中那种‌‌“民众知晓了真相而奋起反抗‌‌”的桥段是绝不会在你国发生的。你国的桥段是‌‌“民众知晓了真相以后奋起砸烂了真相的狗头,回头热泪盈眶地抱紧自己身上的枷锁‌‌”。文明世界的创作者基于自身的教育渠道与成长环境,绝无可能理解这种吊诡的逻辑,这种滑稽的情绪,自然也不可能创作出这样的内容。

面对你国二十一世纪以来的社会现状,一切二十世纪乃至十九世纪的经典都黯然失色。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