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投票的台湾群众的眼睛到底是不是雪亮的?(图)

2016-01-20 09:49 作者:墨黑纸白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台湾民众的选举热情(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6年01月20日讯】作为一个大陆人来说,台湾的选举让我们关注的根本原因不在于谁当总统,而是无论谁当总统,都是台湾公民的荣耀,是民主的胜利,也是我们大陆人应当为台湾同胞而庆贺的。台湾人今天的荣耀,你要相信也是你将来的荣耀,台湾人今天的民主,你要相信也是你未来的民主,台湾人现在的生活模式,你要相信也是你追寻的生活模式。至于那些叫嚷着蔡上台就要“武统”台湾的人,请自己上前线与火炮交谈,不要妄图认为每一个大陆人都会脑残的跟着你们去摧残台湾人,从而沦为一个时代的凶手,这是一种可耻的想法,也是被子孙所唾骂的行为。台湾的统一,不应是暴力统一,而是民主统一,没有这个基本框架,武力不解决任何归属问题。

新闻事件

根据台湾“中选会”的有关规定,只要是年满20岁的“中华民国”公民,在台湾地区设籍满15年,就有投票权,而既有的投票权,不需另行登记。所有这些选民在1月16日这一天,从早上8时至下午4时均可前往户籍地所在的投票所进行投票。据了解,台湾当局将在全台各地开设18000间投票所,下午4时投票结束后,投票所自动转为开票所,公众届时可以自由到场监看开票过程。

事件评论

什么是民主?中国人到底配不配拥有民主?民主简而言之,是每个人拥有独立自主意识后对社会参与权的实践,有人说,台湾的民主是一张小小的选票,隔开了民不聊生和官不聊生。也有人说,大陆的民主是一块小小的麻将,对比日本人忙着读书,胡适做了个估算,当时全国每天至少摆了100万张麻将桌。前一种说,台湾人之所以拥有民主,是因为他们始终捍卫参与社会游戏的权利,后一种说,大陆人之所以不配拥有民主,是因为他们只是热衷于个人游戏的权利。那么大陆人的素质就一定比台湾人的低吗?其实不尽然,只是大陆人尚未将个人游戏的乐趣上升到社会游戏的高度而已。

台湾人的选举,最耀眼的是国民党、民主党、亲民党的“总统”候选人为了博取民心、争得选票,使出浑身解数,晒财产、比党穷、装可怜、搞抹黑、拼政策、使阴招、投广告、上电视、办演讲、喊口号、跑票点等等。大陆人的麻将,最耀眼的是我们对政党的满意度从来不用自己操心,有人会替我们操心,我们也不用关心他们到底有没有晒财产,因为咱们已经习惯了他们怎么说,咱们怎么听,台湾人玩的太累,还不如打打麻将更为舒坦。于是就产生了一个问题,群众的眼睛到底是不是雪亮的?在同为中国人的前提下,为什么有些人关注社会参与权利,有些人漠视社会参与权利?

台湾人最后选出来谁我并不是很关注,无论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有人会问:“你为什么不关注?你难道不怕空心菜上台了搞台独?”我确实不是很关心这个问题,我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只要是群众做出的选择,那么至少证明一点,他们是独立自主的一群人,他们并不仅仅因为意识形态的差异而和我们一样去习惯性为上层人担忧,他们选谁上台其实也是为他的下台做了一个铺垫而已。总不能说,咱们大陆人的群众眼睛是雪亮的,却认为台湾人会选出蔡某人,而判断台湾群众眼睛不是雪亮的,从而剥夺台湾人的选举权吧?至少目前而言,台湾还不是咱们的管辖地带,你可以从你的意识里认为它是台湾省,但在台湾人的意识中,人家是有充分选择自由的,你如果没有,请保持围观。

台湾人的眼睛为什么是雪亮的?根据相关资料:1988年“报禁”解除的时候,全台湾只有31家报纸,政府部门接受新报申请的第一个工作日,就有7家报社办理手续。今天,已经有了7个新闻台,超过100个有线电视频道,2500家报纸,4000多家杂志,近200家广播电台和1000多家通讯社。卫星转播车全球密度最高——2300万人82辆,日本1.2亿人才71辆。如此密集的媒体生态,当然会导致新闻素材严重不足,媒体娱乐化倾向严重。当然,台湾媒体最不缺乏的就是时政评论,以至于你要去批判台湾人的眼睛是黑暗的时候,你首先要看看你的眼睛是不是雪亮的,在被中共官方严格管控的媒体状态下,咱们的媒体娱乐化倾向更为严重。

有一次回老家,一个爷爷辈的自家人找我聊天,问我在媒体圈混得还不错吧?在他的眼中我已经算得上一个知识分子,所以他把我看得比较高,但我恰恰不以为自己是一个知识分子,仅仅是一个会写几个字的人而已,我也没有坦然接受他的高看一等,而是对他很诚实的说:“报社必然走向倒闭的命运,我也只能是失业的命运,择专业不慎啊。”他瞪大了眼睛问我:“国家(中共)允许报社倒闭?”在他的意识形态中,报社俨然已经是国家(中共)的附庸品,而不是社会公民们的公器,所以才会有这种惊诧的疑惑。那么他作为一个大陆群众,他的眼睛是雪亮的吗?

所以我们看台湾人的选票,无论他们选择谁,人家都在寻求一个正常化的社会,人家自己做主的事,咱们却因为没有选票而丧失对这种自主的认知力,而去担忧台湾人会选出一个闹独立的领导人,或者去担忧台湾人又会选出一个只会演讲不会办事的总统。这种担忧明显是多余的,人家的媒体会帮人家做好方方面面的监督,因为人家是私人办的,不受任何一个党的领导,用得着你去帮忙操心吗?即便人家选出来的领导真的很无能,人家让他四年滚蛋总可以吧?你能让谁滚蛋呢?怕也只能自己玩翻滚吧牛宝宝这一套。

我们看台湾人的选票,不能仅仅盯在一张选票上,我们也要看他们的选票所创造出来的社会价值观,马英九当年意气风发,但也只能战战兢兢的在胜选后说:“不用担心一党独大的问题,公民最大。”九合一惨败后,马英九辞去国民党主席职务时依然战战兢兢地说:“我有负于创党的先烈先贤,我很惭愧,我让大家失望了!让我们记住人民对我们最严厉鞭策的时刻,记取这次惨痛的教训,在最艰难的此时,展现国民党百年政党的意志,努力让国民党重新赢回人民的心,现在没有怀忧丧志、自乱阵脚的本钱!”

我们看大陆人的麻将,也不能仅仅盯在一块麻将上,王老板去年谈合法性问题,无人关注。李老板谈我们竟然生产不出圆珠笔芯,也未能让大多数人关注,福建新任省长首个向《宪法》宣誓就职,在相关新闻链接中竟然零评论。于是,某些大陆人大骂马英九软弱,那么我想问一下,你究竟在制造怎样的社会价值观?因为马英九被台湾人骂,所以丢了官老爷的人?故而称之为软弱?因为咱们这习惯了喊万岁,所以老爷们脸上倍儿有面子,故而称之为强硬?这个逻辑有点无耻,古人好歹还知道民重君轻,到了现代某些大陆人眼中反而成了一种无知了?古代人还能提出“尚贤”(包括选举贤者为官吏,选举贤者为天子国君),到了现代某些国人眼中竟然还认为选举是大逆不道的行为?

对于担心台湾人的眼睛不是雪亮的人来说,他们如果是赵家楼里的人,我可以理解,因为赵家人始终是不相信人民的智慧的,认为国人大多还都愚昧,玩不了这么高大上的游戏。但如果不是赵家楼的人,还要担心台湾人的眼睛被蒙蔽了,实在是脑残的一种思维,你身为底层人都不为自己的权利去着想,而要替赵家人去担心,你这不是天生命贱的节奏?台湾人的眼睛是不是雪亮的,是人家用选票证明出来的,而你的眼睛是不是雪亮的,则是你被中共官媒和神秘的有关部门说出来的。你不觉得自己可悲,你要去认为台湾人可悲?古人云: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大约如此。

有评论人很形象的评论说:“台湾民主选举是一盘诱人的水煮鱼,水煮鱼选料是很讲究的,主料需要生猛的活草鱼,台湾有几十个党,国民党、民进党、亲民党就像被精心挑选出来的生猛活草鱼,才有资格参与竞选。”这段话很俏皮,但也可以为大陆人做一个很好的解释,真不是阿猫阿狗都能有资格享用台湾人的选票的,你真的有必要去为台湾人操心吗?

那么话又说回来了,打麻将的大陆人有没有资格享受民主?我觉得是有资格的,打麻将并不能简单的归类为不务正业的一件事,因为打麻将也是很讲究民主精神的。

熊培云对麻将和民主有过一套阐述,大致内容是,首先是会不会打麻将的问题,玩的多了自然会了,民主选举也是这样。其次是会打麻将的人,每出一张牌必然会对自己的权益考虑周全,才会出牌,这牌总不至于是瞎出的吧?瞎出你的利益就要受损,这说明大陆人的理性思考一旦涉及到利益是绝对不会马虎的。谁敢说这么注重个人利益的大陆人会选出一个贪官出来?即便是选了一个贪官出来,估计没两天也要给他弹劾滚了。然后就是打牌原则和规矩问题,当然也有人会出老千,但这样的人必然在麻将桌上玩不了几轮,必然出局,想贿选?门都没有。最后是麻将自治,中国麻将的打法远不下百种,京式、广式、川式、沪式,甚至一个村庄内也可以有几种截然不同的打法,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制定规则。然而,各地麻将还是打得井井有条。事实上,也正是承认并实践了这种自治的权利。

我对熊培云的这套麻将与民主论是很认可的,现在我们的问题是,如何将个人游戏中的麻将,变成社会游戏中的选票?大陆人真的不配拥有民主吗?至少民主了,我认为不用再被中共及一小部分人绑架,有问题了,每个公民都得承担不是?这种承担可与现在的承担截然不同的。你总不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告诉大家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句话是瞎扯的吧?用得着了就是雪亮的,用不着了就是一小撮?这样不好,实在不好。

最后用一个新闻结尾吧,近日,台北某早市上,出现一个年轻人,搭了个草台班子,乞讨一样地向大爷大妈们拉选票。原来,这人竟是蒋介石的曾孙,蒋万安。蒋万安竟然连个将军都没捞着?而今卑躬屈膝的拉选票,确实没有丢蒋家人的颜面。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