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故事】一个“计划外”的中国黑户(图)

2015-11-03 00:49 作者:李懿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数据显示中国有1,300万“黑户”(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5年11月03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懿综合报导)日前,《纽约时报》中文网报导了中国黑户李雪(音)的故事。在中国,由于“计划生育政策”造成的影响,“计划外”生育的中国黑户,被沦为社会边缘人。

11月1日,据纽约时报中文网报导,李雪是北京城南一个蓝领家庭的第二个女儿,她是“计划外”出生的孩子。22年来,李雪(音)活得像个幽灵,中国的一胎政策致使她远离主流生活。

李雪的妈妈表示,“李雪是一名中国公民,但除了家人,没人承认她的存在。”她在成长的过程中基本上处于没有该国居民公民权的状态——没有身份证件及公民身份通常享有的权利和服务。她没上过学,很难找到工作。

李雪称,“与普通人相比,我有太多事情需要应对。但我又没做错什么。”

上周四晚间,电视新闻宣布中共将允许所有夫妇生两个孩子时,李雪表示没什么感觉,只是稍稍有些好奇。她表示,即便共产党现在宣布终结该政策,很多像她一样在“计划外”出生的孩子无法立即摆脱边缘状态。自己经历了太多空欢喜,因此不会指望这次的改变能给她这样的家庭带来境遇的改善。

李雪的父母并非有意违反计划生育规定。李雪表示,她的母亲和父亲身患残疾,因此应该有权生两个孩子。她母亲甚至考虑堕胎,但医生称她当时身体太虚弱,手术风险大。

李雪在姐姐李彬(音)的阴影下长大。姐姐上过学,李雪没上过。她读书是靠姐姐教她,还有自学。姐姐生病时可以看医生;她却不能,因为北京的诊所和医院通常要求提供身份证件。当姐姐在一家工厂找到工作时,她却难以获得工作,因为大多数雇主要求提供身份证件。目前,李雪在餐馆做服务员,这个工作是通过朋友找到的,雇主愿意忽略她没有身份证明的现实。

姐姐李彬说,“没有户口,她没有任何权利,”李雪表示,她甚至拒绝考虑找男朋友。因为至少目前,结婚看起来是不可能的。父亲在去年去世,她跟母亲还有姐姐住在简陋的家中。

报导称,李雪的故事说明,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造成的影响,远比限制出生孩子数量要复杂和持久的多。

落户需缴巨额罚款

李雪及其家人表示,他们经常去政府办公室,向法院提出上诉,希望为李雪赢得正式身份。他们拒绝交罚款,称罚款太多而且不公平。李雪表示,1993年时的罚款是5000元人民币,但由于利息和额外的罚款,她不确定罚款数额。事实上,很多有孩子没有落户的家庭最终向政府缴付了数千美元的罚款。

据悉,近日,中共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专家委员梁中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声称:“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这个原则并没改变”。只要继续执行计划生育国策,就应该有奖有罚。违反《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生育二胎依然应该征收社会抚养费。

众所周知,所谓“社会抚养费”,上世纪80年代初期被它称为“超生罚款”,1994年改名叫“计划外生育费”。 2000年更名为社会抚养费。理由是多出生人口侵占了较多的社会公共资源。

《投资者报》助理总编辑勾新雨曾一针见血地指出:“社会抚养费本身的理由就不成立,中国又不是像北欧那样的高福利国家,甚至不像俄罗斯等国家,对小孩都有奶粉等补助,中国的小孩绝大部分都是家庭自己承担抚养支出的,政府既没有尽到社会抚养的义务,社会抚养费又从何而来。”

有民众质问,有关部门在征收社会抚养费时,请扪心自问下:这个社会到底抚养了普通民众多少?“应该让户口回归到最本质——人口信息登记与管理职能,人来了就登记,人走了就注销。”

据《天下》杂志报导,中国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数据表明,全国有1,300万“黑户”,占中国人口的1%,其中大部分是所谓的超生而未缴纳社会抚养费的人口,而不能进行户籍登记。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