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学者:让习近平蒙耻受辱 他只做不说的大事(图)

2015-09-11 03:39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习近平当局有可能撤销“国保”吗?(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5年09月11日讯】(看中国记者萧华综合报导)近日来多家海外中文媒体都引述不同消息来源报道了关于习近平当局有可能撤销“国保”的消息。虽然中国官方至今还没有证实,但有关报道使这个一向对外神秘的机构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海外诸多学者对这个热门话题发表了见解。

海外多家消息称,中共对公安系统的改革将有重大举措。这次公安体制改革是30多年来,中共公安最大规模的一次全面系统的改革,根据方案,公安部国保局将被拆解,解散以后,原有的国保警务人员要转岗,充实到其它部门,尤其是基层国保警务人员,将并入到治安一线,在治安的名义下发挥他们原来的作用。

消息透露,高层对国保改革的主要考虑有以下因素:国保针对的主要是政治方面的所谓不稳定因素,此举使国保超越公安治安维稳职能,变成一个凌驾于其它部门的政治机构;国保部门的存在和其所做所为,因制造了大量事实上的政治犯而臭名昭着,成为海内外舆论口诛笔伐的对象,因此,藉助于这次改革解决这个问题己成为必要。

横河:国保取消  只做不说的大事

旅居美国的政论家横河对此很关注,他在接受《希望之声》采访时说:目前国保取消的传闻只是来自一个来源,还没有其他方面的旁证来支持这个说法。但是我们可以比较一下,有一个类似的现象,就是当初取消劳教制度的时候,有这么一个类似情况,就是最开始的时候有传闻,后来又说取消,又说不取消,来来回回,然后突然之间,无声无息的就把它给取缔了,整个劳教制度就给废除了。

横河表示:有的事情是又说又做,有的事情是只说不做,有的事情是只做不说。在废除劳教制度这个事情上,其实已经说了好多年了,什么人大,什么法律机构啊,法律学者啊,已经说了很多年了,一点动静都没有,真正废除的那个时间其实什么话都没说,讲废除立刻就废除掉,所以它那个是只做不说的。

“有些阻力非常大的,而且要触动非常大的利益集团的,你比如说国保这么庞大一个机构,它就是利益集团,它就不想被取消,这一类事情我觉得是只做不说的。”

吴祚来:习近平会不会废止“国保”?

9月7日,BBC中文网站发表中国旅美学者吴祚来的文章称:“国保”就是国家政治安全保卫,由于“国保”与“国宝”熊猫谐音,所以,网络上人们将“国保”警察戏称为熊猫或大熊猫。国家政治安全保卫部门并不归属于国家安全部,而是公安部的一个局,但进入国家公安部官方网站查询国家政治安全保卫局,并无此项内容,公安部职责中,也没有保卫国家政治安全这样条文。大陆相关知识百科类网站,与国保相关的条目多被删除,但网络上一些零散的史料与报道,仍然能见出国保的端倪。

很少曝光

譬如知名的左派网站“铁血社区”上,关于公安部有多少局这样的话题下,就有说明:公安部一局:国内政治安全保卫。而这样的说明文字,在国家公安部网站上,却不见一字。

关于“国保”的新闻线索,检索大陆百度网站关键词“国保”,第一页只出现二则相关消息(2015年度),因为“国保”不愿意暴露身份,他们许多所谓政治维稳类工作,都是不公开的状态下非法进行的。

不光彩的历史

而关于“国保”的来源,通过网络也有史料可资查证:中共最早的政治安全保卫部门设立于1931年,是工农民主政权设立的司法机构。负责侦查、压制和消灭政治上、经济上一切反革命组织活动和清除盗匪。其组织机构是中央人民委员会下设国家政治保卫局;省、县设政治保卫分局;区设特派员。实行垂直领导,地方政府无权停止和改变国家政治保卫局的命令。政治安全保卫局在行政权力上,首先摆脱了各级政府的控制,同时,摆脱了法律上的公开监督与制约。

为什么中共政权会设立这样一个以司法名义出现的法外机构?

1931年中共成立的(中国)工农民主政权,是苏维埃红色政权,是国际共运组织的一部分,准确地说,接受苏联苏维埃的领导或指导,国家安全保卫局,也源自苏联。它在苏联的名字就是臭名昭著的“契卡”,它成立了于苏联十月革命之后(1917年12月),为了镇压所谓的反革命分子和间谍,甚至怠工者、投机商也是他们打击之列,他们不经公开审判就可以逮捕甚至处决一切反革命分子。

“国保”的扩张,在周永康时代达到巅峰状态,无论在打击迫害民间信仰组织与信仰者,还是在打击公民组织与公民维权,他们都采用了令人发指的手段,不仅超越法律,甚至是灭绝人伦的方式,2011年国内曾爆发茉莉花运动,这场和平的、象征性的公民街头运动,不仅使“国保”、公安如临大敌,更是挖地三尺,穷尽一切打击手段,草木皆兵:街上为母亲生日买花的女孩子被国保盘问,郊区种植茉莉花的花农不仅不允许上街卖花苗,一些苗圃也被废弃,网络上不允许有茉莉花的歌曲出现,不允许博客或微博中出现茉莉花字眼。

被国保以所谓政治安全或维稳的名义非法抓捕的人士,可以开列一个长长的名单,包括今年新近拘捕的著名维权律师周世锋,还有积极推进社会政治改良的教育家信力建。

会撤“国保”?

和平时代,“国保”仍然像战争年代那样,保留自己的阴暗身份,在几个方面,突破底线。

其一,是中共体制内的行政权限的底线:在中共体制下,一般警察要处置体制内的官员或学者教授,是要通过相关机构的协调,譬如北京一般的警察,是无权直接干预中央直属机关人员的言行,如果涉及到相关问题,要通过“组织协调”,但秘密国家警察特权就不同了,它可以直接拘审任何人,先拘后审,不经过任何法律与行政程序,这与国家安全部的特工享有一样的特权;

其二,在经济上,也不需要任何手续或收据,就可以直接报销开支,不什么国家维稳经费会超出军费,不仅是因为维稳人员与机构在增加,更重要的原因是“国保”类人员绑架了国家稳定,制造越来越不稳定的因素,虚拟更多的敌对势力,以谋取部门与个人巨大的利益;

其三,在法律上底线上的突破,罗列口袋罪,任意打击异见者、维权者,每一个政治犯良心犯后面,都有“国保”造恶的身影;其四是突破人伦底线,对自己拘审的异已者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并延伸到他们家人,像著名维权律师王宇的孩子在机场被截回,诛连方式被国保一直采用。

“国保”正在以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的名义,做大自己的权益空间,并制造人权灾难,给习近平也带来不光彩,在国际社会蒙羞,那么,习近平会不会真的解散“国保”?

习近平当局解散国保的理由当然非常充分:

其一,从历史看,“国保”是中共革命战争时代的产物,其非法存在现在难以深究,但在和平之时,特别是强调依法治国的时代,却仍然沿用臭名昭著的契卡、克格勃方式对付维权与异见人士,只会做大非法的体制内黑暗力量,最终可能会危害始作俑者或危及高层,引发社会不可测的冲突或政治危机。

第二,做大做滥“国保”,是周永康时代的非法政治遗产,这些国保力量鱼虫混杂,他们仍然信奉周永康法则,某种意义上,是周永康喂大了他们胃口,现在开始清理其财务或限制其非法权力,他们必然用自己的暗中特权,进行对抗,甚至通过加大迫害力度,来制造动乱。习近平不彻底废弃“国保”,遗患无穷。

第三,“国保”一方面与专业的国家安全部门争功夺利,另一方面在公安系统内,凌驾于其它警察,一般警察权力接受公开监督,受到制约,但“国保”却可以为所欲为,他们可以借这些特权参与一些权贵利益集团打击对手,危害正常的法治社会秩序。

“国保”的设立,本身就是对法治社会的嘲讽,它意味着中国仍然通过一个非法的警察组织,来制造政治犯,也即反革命罪,其暗自制造的政治冤狱,在国际社会与国人眼中,习近平就要为其埋单、背黑锅。只要“国保”一日存在,法西斯、克格勃、契卡的恶名,也会如影随形,让习近平蒙耻受辱。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