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你相信吗!在韩国喝醉了可以这样驾车回家(图)

2015-05-13 02:2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我们知道大韩民族是一个与酒精分不开的民族,每人每年喝酒精的数量更远超于我们以为全球喝酒量最多的俄罗斯人,不论是学生抑或是上班族,他们总会找到一个借酒精来表达欢愉或是抒发内心的伤痛与对现实的不满的理由。

总而言之,在韩国人的生活里,喝酒是生活的一部份。

就是如此,当大伙出去喝酒时,因为每人也希望尽兴而归,抱着不醉无归的心态去喝酒时根本难以控制酒量,又或是很困难事先约定好今晚其中一人当晚不喝酒,负责开车送喝酒的朋友们回家。

但另一方面,因为早年前韩国发生了多单酒后驾驶造成的严重人命意外,韩国政府近年起雷厉执行禁止一切醉驾行为后,现在近乎所有在韩国喝醉了的人都会改变习惯,改为乘的士回家。但若你是驾车到酒吧参加聚会,而不少韩国的停车场都不设置通宵泊车服务时,这又可以如何处理呢?

透过不少韩国电视剧集中,我们都曾经留意到韩国有一种服务称为“代理驾驶”,就如于剧集《未生》中,主角张克莱在入段成为职业围棋选手失败后,因为学历低且欠缺工作经验,结果选择在晚上当“代理驾驶”的工人;

另外,剧集《请回答1997》中,男主角尹云宰在参与完旧高中同学聚会后,因为喝了酒的缘故,避免酒后开车,最后选择电召“代理驾驶”司机来代他驾车,送他与妻子成诗媛一起回家。

在这类“服务”于韩国陆续为社会主流接受以后,喝了酒后勉强开车的醉驾问题也出现了显著的改善,现在极少韩国人会铤而走险选择醉驾,更令因醉驾而导致意外身亡的数字大幅降低。但是,虽然这类“代理驾驶”拥有了正面社会效应,但他们的生活保障与工人待遇等劳工问题却被不少人忽略,这还是韩国政府需要极力改善的地方。

“代理驾驶”的冒起

全世界最早出现的“代理驾驶”司机是于1920年的北欧地区开始,及至后来美国人 Sally Kerwin把它发扬光大,引入至美国并于80年代带动了由哈佛大学公共健康中心成立的“酒精计划”中,把这种服务由荷里活明星推广至社会各不同层面。

但要说韩国的“代理驾驶”服务的开端,其实与韩国经济转型有直接关系。

1997年开始韩国经济经历了巨大的亚洲金融风暴的破坏,就在这个韩国称为“IMF危机”把韩国经济推至国家破产程度后,大批于财阀工作的中年人因企业倒闭下失业。由于当时韩国政府对中年人从新投入就业社会的支援甚少,因而大量失业人士为了糊口,便加入了这个较弹性的“代理驾驶”行业,而这个行业也就在1998年于韩国开始冒起。

韩国的“代理驾驶”服务的一大特点就是“速度”:

一般而言,当客人喝醉了想找人代他驾他的车回家,昔日可以致电给那些专门负责统筹代驾司机的电话,现在更方便地可以透过手机应用程式登记,在不需30分钟内“代理驾驶”的司机便能到达你通知的位置。而且就消费来说,电召这类“代理驾驶”驾车回家,其实与乘的士的费用也不分上下。也就是因为方便与便宜,这一行业于短短10数年间不断膨胀。

现在于韩国里便拥有7千多间“代理驾驶”营运公司,而全国则有10万多位“代理驾驶”司机,每一天为70万名韩国市民提供服务。

另外,90年代末的通讯科技发展,也有助于“代理驾驶”服务的冒升:

韩国的手提电话网络于90年代尾起陆续成熟,使用手提电话作主要通讯工具的人口不断飊升,以电话作主要对口联络的“代理驾驶”公司因而大为受惠卞这项科技的突破。

而且,那些年间,因为手机结连至全球定位系统越来越普及,更方面了公司可以减省寻找顾客所在地点的时间,使服务更方便。

另外,由于这些“代理驾驶”公司之间多选择鼓励合作提供服务,一般当有顾客电召某一公司的司机服务时,若该地区一带该公司并未有即时司机有空接收订单,该公司会多主动联络别的公司要求协助,并透过私下分帐而增加合作空间,所以它们之间多只会出现良性竞争,鲜会发生冲突。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