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微缩世界 细赏8款怀腕表之美(组图)

2015-04-21 20:4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网络图片)

1.19世纪高级钟表功能超卓复杂 – LeCoultre19/20RMCSQ型机械机芯(1895年)
此款怀表结合三问报时、测速刻度计时器和万年历功能。大明火珐瑯表盘上有六大指示区︰小时与分钟、星期与日期、月份与闰年周期,以及月相显示,布局匀称,令怀表读时更见清晰。


(网络图片)

2.无懈可击的美学设计 – LeCoultre17JSMCCRVQ型机械机芯(1928年)
镂空的表盘在当代是极富现代风格的设计,搭配珐瑯工艺金质表壳,其上饰以罗马数字时标圈。工匠亦以珐瑯点缀吊环和表冠,精致细腻。镂空表盘之下,齿轮组驱动的三大复杂功能——三问报时、追针计时、同步指示万年历,一览无遗。


(网络图片)

3.“神秘女士”腕表 – LeCoultre10CY型机械机芯(约1860年)
黄金表链构造独特,恰好容纳一枚精巧的钥匙为腕表上链。此表款既能装饰手腕,也可作吊坠佩戴,迎合不同场合。美轮美奂的工艺一直延伸到布满雕刻纹饰的吊环。巧妙铰接的华贵表链,搭配当年难得一见的可调节表扣。


(网络图片)

4.人偶报时怀表 – LeCoultre19/20RMS型机械机芯(约1895年)
玫瑰金表壳搭配无比精致的花卉雕饰,堪称艺术珍品。工匠首先将金属材质整压以拓宽空间,再经雕凿和缎面打磨,突显凹凸效果。表壳四周的雕刻图案呈现迷人的皱褶效果。人偶报时装置采用白金、玫瑰金、黄金三色,经一番切割与雕凿,两个自动人偶栩栩如生。在三问报时机制驱动,一对恋人轮流敲响金钟,鸣报小时、刻钟和分钟。


(网络图片)

5.怀表 – LeCoultre19/20RMS型机械机芯(约1890年)
博尔本德尔王公(Maharaja de Porbandar,1867-1908)的肖像怀表,以逼真效果令人惊叹。这幅珐瑯微绘肖像作品,以景深和亮光效果令画面细节呼之欲出。黄金表壳的雕凿工艺堪称艺术奇珍,四周的珐瑯彩绘花卉展现明艳色调。


(网络图片)

6. Lépine珐瑯挂链式怀表- LeCoultre9HPV型机械机芯(约1900年)
此款黄金挂链式怀表,搭配一枚缎带形活动胸针,半透明珐瑯展露雕刻装饰。表壳装饰是镶嵌师、雕刻师和珐瑯师的才艺结晶,精美绝伦的造型雕刻烘托著螺旋状凹凸纹饰。珐瑯微绘女性肖像,悉心镶嵌著玫瑰式切割钻石。雕凿金质表盘也经乳白色珐瑯加工。路易十六风格指针指示时间,白色珐瑯衬底烘托出蓝色珐瑯阿拉伯数字时标。


(网络图片)

7.高级珠宝挂链式怀表 – LeCoultre13UMPV型机械机芯(约1910年)
铺镶450颗明亮式切割钻石,总重约16.2克拉。此款铂金挂链式怀表搭配黄金加工表冠、铰链和吊环,展现独树一帜的现代风格。表壳呈蜂巢状切分,以便采用粒镶法固定宝石,展现美轮美奂的光芒与透明效果。


(网络图片)

8.翻盖珠宝腕表 -积家460型机械机芯(1945年)
此腕表以精美的弧面翻盖藏匿表盘,其上镶嵌宝石,与整体造型匹配。表壳采用铂金材质,铺镶明亮式切割、正方形切割及长方形切割钻石。流行至今的包镶、爪镶、轨道式镶嵌工艺尽展美态。


(网络图片)

珐瑯小知识:
珐瑯微绘的色彩持久亮丽,令作品历久弥新,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
珐瑯是一种古老艺术,可追溯至数千年前。珐瑯的纵迹始现于公元前5世纪的地中海,主要集中在塞浦路斯和埃及。古希腊雕塑家也用珐瑯装饰雕像作品。以隔断将珐瑯切分的技术称为掐丝珐瑯(cloisonné),从6世纪起开始盛行。12世纪,内填珐瑯(Champlevé)风靡西方世界。该技术将珐瑯填入凹凸不平的金属板,经焙烧后固定成型。同时,透明珐瑯也开始流行于世,与原本以浓郁为主的色彩分庭抗礼。
到了18世纪,珐瑯微绘兴起。使用细毛笔(往往只有一根毛发),在白色珐瑯背景上一笔一笔绘出色彩。珐瑯微绘在瑞士盛行一时,日内瓦随即成为珐瑯微绘之都。珐瑯工艺正是在此融入钟表艺术。两种艺术形式水乳交融,造就18和19世纪璀璨夺目的钟表巅峰杰作。白色珐瑯打底、装饰、焙烧、助熔剂加工……珐瑯工艺繁复异常,难以掌控。因此,如同生产机芯零件的钟表师一样,珐瑯师也是难得一见的专门工匠。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