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七年前离奇消逝的音乐人(组图)

2015-02-06 08:00 作者:张谕文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音乐才子于宙(左)和小娟、黎强(右)共同组成了民谣乐团〈小娟&山谷里的居民〉。

【看中国2015年02月06日讯】(看中国记者张谕文报导)“我将真心付给了你 将悲伤留给我自己 我将青春付给了你 将岁月留给我自己……”如果七、八年前你曾是〈小娟&山谷里的居民〉的老乐迷,对曾演唱这首乐团压轴曲目《爱的箴言》的大男生于宙肯定印象深刻。

毕业于北大法语系的于宙,精通多国语言和不同乐器,是个音乐才子。1998年于宙和民歌手小娟、黎强三人共同组成了乐团〈小娟&山谷里的居民〉,追寻纯真自然。据说,这个团名是于宙起的。乐团清新朴质的音乐风格,逐渐受到瞩目。2007年,乐团在全国各地举办多场演唱会,受到媒体广泛报导。


2008年3月13日《青年周末》。

七年前的今天——2008年2月6日——正当乐团逐渐走红,这个北大才子真挚的嗓音却忽然消逝了,永远的离开了乐迷。当时媒体上找不到任何相关消息,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唯一捕捉的只字词组,只有2008年3月13日《青年周末》的“城市里的私密发声”报导中隐讳提到:“近期‘去月亮河听小娟唱歌’成为人们的口口相传的最热门的文艺活动”“前不久,乐队走了一个人,这是小娟不愿多谈的事情。”

“这年头还有这样的人!”

乐队里演奏吉他和竹笛的黎强评价于宙“他很善良”,主唱者小娟说于宙“身上有我和小强都不具备的东西,在我们贪玩的时候,他会把我们拉回来。他对音乐有一种质朴的感受,还有一种持之以恒的精神,只要是对的就去坚持,让我很感动。”  

据朋友回忆,于宙待人不分亲疏,非常好、非常慷慨。比如,他常常接待来到北京为寻求艺术梦想,还在漂泊、生活困苦的艺人,即所谓的“北漂一族”,像是免费借住房子或提供经济帮助。有一次,家里来了个不熟识的人,向他诉说了困难的遭遇,于宙和妻子两人立刻把当月仅有的1,000多元拿出800多,只留了一点吃饭钱给自己。

于宙对人不只是经济上给予协助,他对人也非常宽容。有一次,一个朋友跟他约在车站见面,由于交通堵塞严重,这个朋友迟到一个多小时,见面前心里很忐忑,到了地点,等了一个小时的于宙只淡淡说了一句“咱们走吧”,什么都没再说,就一起去办事了,事后也从不提起。直到今天,这个朋友讲起这件事还是觉得很感动。

于宙也很有公益感。一次,和朋友开车在行驶的路当中有块大石头,所有的车都要绕开走,致使道路堵塞,于宙见此情况,就把车停下,自己下车搬开石头,见道路顺畅了,才上车赶路。朋友们都赞叹,这年头还有这样的人!

这些点点滴滴都是于宙的朋友后来透过海外媒体对他的回忆。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七年前,正值丰华盛年的于宙到底发生了什么?

2008年4月20日英国《泰晤士报》报导:今年起,超过一千五百名法轮功支持者遭到拘留,其中一位著名歌手于宙,被公安以“迎接奥运”安全为由,将其关押于北京看守所而至迫害致死。其后,《美联社》、《纽约时报》等海外媒体陆续对于宙事件做了报导。

根据海外媒体的报导,2008年1月26日,于宙在刚刚结束演唱会的回家路上,他和妻子许那遭到警察以“迎接奥运”为由拦截盘查,发现于宙和妻子都是法轮功学员,就将两人直接送进了通州看守所。

11天后(2月6日),于宙的父母接到北京市公安局通知,要求家属马上到北京清河急救中心,家属赶到时,于宙被白单盖著,脸上戴着呼吸罩,双腿冰凉,已经停止了呼吸……。警方拒绝家属进行验尸,并强迫立即火化遗体,否则以“闹事”定罪。于宙死时年仅42岁。

在于宙骤逝的第二天,乐团主唱小娟在她的个人博客上发表了这首清唱的旧创作:《美丽的魂魄》。

随着时光的流逝
我们会变成美丽的魂魄
飘飞那遥远的天国
遥远的天国
也许是你先
也许是我先
折一朵天堂圣洁的玫瑰
在天堂静静地静静地等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