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脚底世界:生活在北京的地底下的人们(组图)

2014-12-11 21:42 桌面版 正體 10
    小字


刘静

【看中国2014年12月11日讯】(看中国记者依明编译报道)据全美公共电台12月7日报道,二十一岁的刘静(音译)坐在她北京地下两层的公寓里。她的洗衣袋因为无处可放,只好挂在了她头顶上方。

在北京,即使是最微小的公寓也要一笔大价钱,毕竟,这座拥有超过2100万居民的城市的空间是有限的,而需求却很高。

如果你愿意加入约100万居住在地下的北京城市居民,你也有可能找到更多的经济适用的住房。地下城市的繁华街道,防空洞和储存地下室都变成了非法,但却实惠的公寓。

幽闭恐怖的住宅区

美国南加大研究城市化的教授安妮特-金(Annette Kim)去年花了一年在中国的首都见习地下房地产市场。

“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地下空间呢?部分原因是因为它的官方建筑条款继续建立防空洞和地下室,”金说:“这就是为什么有很多新的地下空间的供应,它们无处不在。”

她说,公寓在一层到三层楼底下。居民有共用浴室和厨房。这种微小的,没有窗户的房间只有足够的空间来放一张床。

金说:“但我也住在北京了一年,城市在一般情况下是很紧凑的。”

随着70元每月的平均租金,她说这是城市居民的经济实惠的选择。

但自住房的法律在2010年改变后,生活在地下是非法的。

除此之外,金发现她采访的地上居民不耻他们脚底下的邻居。

“他们不知道谁住在地下,”金说:“地上的居民和地下的很少接触,所以还有这种安全性的担心。”

她说,实际上,地下的居民大多是年轻的从农村来在北京找工作的移民。

“他们是城市里的所有的服务人员,”她说:“他们是你的服务员、店员、室内设计师、技术工人,只是还不能在城市找到付得起的地方而已。”

但很少人能有一瞥地下的机会因为租客严格,不轻意让人进门。

“鼠族”

总部位于北京的摄影师辛持尹(音译)找到了一种方法。她记录了生活在这个城市中一群叫“鼠族”的人。

“我开始找方法到地底下去居住,因为,我们脚下的一个世界让我着迷,”辛说。


摄影师辛持尹(音译)拍摄的一对生活在地下的情侣。

她遇到的第一个地下居民是一个年轻的女人,一个美容院的修脚师。她和她的男朋友住在一起。

“我当时只是想,我能来看看吗?”对方说道:“当然,进来看看吧。”

这对年轻人住在北京的豪华公寓大楼地下两层。

从照片里看,这些单位非常小。他们俩坐在床上,被衣服,箱子和一个巨大的玩具熊包围。这里几乎没有任何走动的空间。

“空气不太好,通风也不太好,”辛说:“而人们主要的不满是看不到太阳:在夏季这里的一切都非常潮湿,房间有点发霉,因为它是在非常潮湿的地下。”

辛说,居民也慢慢的适应这种窄小的居住环境。

“晚餐时,你可以听到人们在做饭,你可以听到人们在隔壁房间聊天,或者可以听到人们在看电视,”她说:“这真的不是那么糟糕。你一天几乎都在工作。而你回来,你只需要一个干净,安全的地方睡觉。”

当然,这并不理想。这里有些人不好意思让辛给他们照像。

来自南加州大学的金说,很多上了年纪的居民,已经在地下住了多年啦。

“他们希望自己的下一代,他们的孩子,可以住在地上,”金说:“这是一种渴望,也是一个被推迟的梦想。只是我不知道这个梦想可以被推迟多久。”

尽管生活在地下是非法的,不舒适和让人耻辱的,金说它仍然是一个非常活跃的市场。对于成千上万的人来说,这是唯一可行的,在北京的生活方式。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