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采访手记:催泪弹在我头顶爆开(视频)

2014-09-30 08:3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2014年09月30日讯】我们是独立媒体记者,负责影像拍摄。这条近二十分钟的影像,以Facebook和网站的更新及报导,是我们整晚在现场的工作成果。我们未有将影片大加剪接,因为是希望让全世界看到昨天的事情。

我对武力镇压并不陌生,以往都曾经被盾牌和胡椒喷雾整伤。9月28日晚大约六点半,我们两位独媒特记到场接更。虽然在地铁上已听闻警方已使用催泪弹镇压,虽然抵达现场后看到不少人受伤,虽然现场仍有一点催泪气味,但身为新闻工作者,眼看未为真,我对手机上的讯息还是有点怀疑。

当我接近正在向政总推进的防暴警察拍摄时,示威者有的下跪,有的举高双手,请求警察不要再使用催泪弹镇压。人民的手中,就只有雨伞和水樽。防暴警察举起黑旗,一边写着“警告催泪烟”;另一边的橙旗,竟写着“速离否则开枪”。十几秒后,前排一位警察向天掉出一枚催泪弹,并在我上方离地面约三米的高空爆开。

我今年十九岁,记忆之中,香港警察在这些年从来未曾使用过如此暴力镇压本地示威者--也即是香港人。这刻,没有怀疑了。

在往后的几个小时,催泪弹曾在我头顶一米爆开,曾在我眼前爆开。大部分催泪弹,都是投向手无寸铁的人群。在遮打道,市民争相走避来自两个街口的催泪弹。在干诺道中天桥下,防暴警察竟同时向桥上的市民发射胡椒喷雾和催泪弹。在电视台的画面中,更可见防暴警察以警棍打新闻记者。

以往在电视上看到外国警察出动催泪弹,被镇压的人都有向警察掷物、烧车。今天,香港市民在街上架起的路障,都是取自警察打压言论自由的铁马;示威者保持极度克制,掷物少之又少--就算忍不住,他们都只不过是掷水樽和雨伞,别忙记防暴警察拿着的是枪和盾牌!掌握公权力的人,你们真的觉得很害怕吗?
警察叔叔已不再是小时候教科书的样子,每一枪,都使人极度害怕;每一口烟,都使人作呕和晕眩。听过了几十次爆呜声后,心里很难平静,在离开政总的路上,每一下巨响都彷似听到催泪弹声。

催泪弹可以镇压和平示威,但镇不住市民追求民主社会的理想。政商崩坏,人民自救,在中环,市民一面守住街口,一面高呼“香港人”、“加油”等口号,言简意赅。他们争取的不一定是公民提名,却有死守的决心。有人说香港不熟识了,倒不如说,香港人下决心了、团结了。

他们都是手无寸铁的平民,当中有的是我家人,有的是大中小学同学,也有的是相识人不熟悉的朋友。树仁行动四月的集会有三个人参与,今天出席罢课大会的却有三四百人;每个年轻人都在不同岗位努力,医科生、学护帮手急救站,其他的朋友分散到物资站,帮手派物资和收垃圾。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香港而做。

在这大时代下,我们定必坚守岗位,继续走在事实最前线。独媒前线的记者很多时都要连续采访超过二十小时,我们每分每刻为大家报导最新消息。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吴卓恒 香港独立媒体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