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手笔” 白恩培与李嘉廷的“接力”贪腐

2014-09-03 23:50 作者:祝振强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2014年09月03日讯】近日,原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被查处,可谓掀开了被捂了许久的又一个贪腐盖子,打下了又一只不大不小的老虎,揭开了又一个贪腐窝案。

白恩培2001年10月从青海调任云南省委书记,2011年8月卸任云南省委书记,赴京到全国人大任职。有关部门对于白恩培云南10年的评价并不低。据说,有着延安卷烟厂工作经历的白恩培,在云南大力扶持烟草业,并完成冶金、化工、制药等一些大型企业的重组整合。此其一。

另一方面,白恩培貌似朴实、憨厚的外表后面,却是一系列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手笔”贪腐

近期媒体报导的92岁高龄的云南省政协原副主席杨维骏致中纪委领导的公开信,坐实了白恩培贪腐的罪证——白恩培主政期间,云南的多处矿产遭贱卖。价值5000亿的兰坪铅锌矿,让四川黑道商人刘汉仅以10亿元,即控股60%,一举掌控了这个亚洲最大、全球第4大的超级矿区。

据杨维骏的指控,云南许多宝贵矿藏资源如兰坪铅锌矿、东川博卡金矿、大红山铜铁矿、兰拉、普朝铜矿、文山铜矿、大平掌铜矿等,都未按市场规则进行交易。价值百亿元的矿山,几百万元就被卖掉。

由此,称白恩培实为国家利益、民族利益以及国有企业、国有资产的败家子,实不为过。至于白恩培在上述诸如5000亿元的“大买卖”中,自己又捞取了多少油水,相信未久会真相大白。

这不禁让人想到了十几年前,轰动一时的云南省长李嘉廷的贪腐案。2001年9月26日,李嘉涉嫌受贿犯罪被刑事拘留,后被逮捕。2003年5月9日,李嘉廷犯受贿罪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李嘉廷被控,伙同其子或单独收受贿赂款折合人民币共计1800余万元。

2001年,在履职云南不久的一次党代会上,白恩培与李嘉廷有了交集,他如此评价云南省前省长李嘉廷:“腐败不除,事业难兴。云南在党风廉政建设上是有深刻教训的。因此,对反腐败斗争的态度一定要坚决,处理问题一要依法依纪,确保反腐败斗争的顺利进行。”白恩培还强调,查处各种违法违纪案件,需要重点查处的几类案件,其中一类即“以各种手段侵吞国有资产”。

白恩培说的是一套,做的又是一套。导致白恩培落马的,恰恰就是疯狂地“以各种手段侵吞国有资产”。

可以说,白恩培是踏着李嘉廷的足迹,亦步亦趋,前赴后继,有过之而无不及,把李嘉廷在云南的贪腐事业真正做大了、做强了。

一个省份,先后脚的省长、书记,均因贪腐而落马,这至少使我们明了了如下事实。

首先,十几年来,腐败的大气候、大环境并没有改变;腐败的根基更加牢固,腐败的风气更加浓烈。并且,以往的反腐败并未对官员有丝毫的震慑作用,反腐败的正气并没有压倒腐败的邪气。

或许,在白恩培看来,李嘉廷不过就是个万里挑一的倒楣蛋,以腐败的罪名被拿下,属于中了大奖,这样的事情今后再不会发生。故,他才敢肆无忌惮地进行贪腐,才敢和刘汉等黑道老板勾肩搭背、共同富裕。

其次,既往漏洞百出的行政方式没有丝毫改变,则既往的贪腐漏洞已然呈无限扩大的趋势。

权力无限膨胀、权力没有边界、权力不受制约、权力不受监督,一切都是“一把手”说了算,“一把手”可以凌驾于组织之上,以及政商结合、政商一体、政商皆为团伙、个人谋取利益等,所有这些,已然登峰造极——5000亿元的矿山,竟然可以由一个人拍板贱卖,试问,还有什么事情,不能由一个人说了算?

还有,从对李嘉廷和白恩培贪腐的数额、“手笔”对比,贪腐手段以及贪腐事实的对比,不难发现,10年前的腐败,与今日已不可同日而语。

今日之腐败,已然“与时俱进”,更新换代。昔日的大贪官,今天看来,简直就是笑谈;昔日贪的那点钱,放在今天,不过就是毛毛雨。贪官的胆子越来越大,胃口越来越大,手也伸得越来越长。

再有,权色交换、权色交易、权色勾结、权色合谋的趋势愈发明显。

李嘉廷省长长着一张如小品所言的“鞋拔子脸”,猥琐淫邪,其丑无比;白恩培书记貌似老实、忠厚,让人信任。但恰恰是这样两个看上去与“色”绝缘的人,却皆难脱对“色”的疯狂追逐。

李嘉廷和白恩培在选择情人上,“口味”近乎一致——李嘉廷看上的是一个既没文化,又无地位,既有涉黑背景,又是有夫之妇的风尘女徐福英。白恩培看上的,则是一个招待所的服务员。

白恩培在内蒙古主政其间,即与服务员张慧清秘密姘居,这导致了其原有家庭“战争”不断。白恩培走马上任云南省委书记,更是公开与张慧清同居。后来,白恩培索性让一老板用千万元补偿其原配,离婚了事,明媒正娶张慧清。张慧清与白恩培结婚后,旋即被提拔为云南电网公司党组书记、副总经理。据说这个连整话都说不利索的副总经理,一讲话就要闹笑话。

白恩培与李嘉廷的“接力”,其实远不止他们两人之间的这一棒,若把眼光放长远些,2002年9月被查处后潜逃至澳大利亚、至今仍下落不明的原云南省委书记高严,似亦可算作白恩培贪腐长跑中的前一棒。

而白恩培的“接力”“下家”,更是大有人在。比如,今年3月被中纪委查处的云南省副省长沈培平,传因爱滋病死去的云南省副省长孔垂柱,以及今年7月被“断崖式”降职的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等等。

白恩培若非被查处,则其贪腐接力棒,想必一棒接一棒,棒棒相传,永无终止。

人们不禁要问,云南政坛,这是怎么了?

白恩培的出生地陕西清涧袁家沟,400多人的村子,曾出了4位省委书记以及72个县级以上干部。以如此方式谢幕的白恩培,让人看清楚的,不仅仅是一个小村子政治神话的不靠谱,更有人们对于贪腐官员两面派脸谱的清醒认识,以及对于蛀虫、渣滓、屑小勾结成团伙、久久盘踞高位坏事做尽做绝的忧思。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