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解开诺亚方舟之谜(组图)

2014-06-28 19:41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1949年在亚拉拉特山上拍到异样物体的照片

诺亚方舟(Noah's Ark)”是出自圣经《创世纪》中的一个引人入胜的传说。讲述上帝看到人类的种种罪恶,愤怒万分,决定毁灭这个已经败坏的世界,只给义人诺亚留下有限的生灵。上帝要求诺亚用歌斐木建造方舟,以庇护动物与其家人躲过大洪水。

按《创世纪》第八章所载,方舟最后停靠在土耳其东部的亚拉拉特山〈Mount Ararat〉上。1919年,俄国飞行员罗斯科维斯基拍下了第一张诺亚方舟的照片,照片中显示,一个模糊的暗色斑点出现在山顶厚厚的冰层下,因而不少专家怀疑那就是《圣经》中记载的“诺亚方舟”。

今天,通过飞机、侦察卫星等拍摄到的图像,美国国家安全分析师波切尔·泰勒(Porcher Taylor)经过十年的研究,宣布在北纬39°42′10〃、东经44°16′30的亚拉拉特山西北角有“异常物(Ararat anomaly)”,他认为那就是诺亚方舟的残骸。

诺亚方舟的“遗迹”位于亚拉拉特山西北山麓4663米处,几乎完全沉没于冰川中。一眼望去,人们往往会认为它只是块形状奇异的岩石。据《创世纪》记载,“诺亚方舟”长宽比例为6比1,这个比例与卫星拍摄的亚拉拉特山西北山麓神秘物体的长宽比例相近。

不过美国波士顿大学遥感研究中心主任法洛克·埃尔巴兹则完全持另一种态度,他认为首先必须熟悉阳光照射在已发现物体上的效应。斜坡极其微小的改变也会令阴影形状发生变化,影响最终的图像判读。他认为,一直被解读为“亚拉拉特山神秘物体”只不过是具有部分阴影的岩脊的自然地形,上面覆盖着不同厚度的冰雪。

亚拉拉特山异物经常易被人们与距其29公里(18英哩)处,同样位于亚拉拉特山区的“Durupınar结构”混淆,该地海拔仅1,989米,也接近公路,因此较易被研究,其同样有一个极似且近对称船形的地形,因此也被其发现者宣称为挪亚方舟遗迹,但最后被研判为自然形成,非人造物体,不过该地形长达164米,与传说中的诺亚方舟大小较接近。


一名队员正在查看木制结构的部分, 和木构造建筑的部分墙壁


舟内最大的空间高约5米多,宽约12米,顶上有方形的小口。


遗迹内采集的物品

中国香港福音机构影音使团带同历史上首支华人探险队曾在2010年4月表示,他们在该山附近积雪和火山残骸下找到了7个大木舱,测试发现这些残骸的年代可追溯至2800年前,所以他们相信找到传说中的诺亚方舟船身残骸。但由于至今尚未找到有关此次洪水的大量地质证据,西方考古学家认为,这个探险队并未提出具说服力的证据。更有学者专家认为香港华人探险队找到的只是一座废墟。

近年来,有一种说法,认为方舟搁浅在亚拉拉特山脉面向黑海的一个山坡上,而且很可能因为黑海水位暴涨而沉入黑海海底。

在近东和中东一带的古文明,都有关于大洪水的记载,古巴比伦、希腊及罗马也有类似诺亚一家人获救的故事流传。有人认为诺亚方舟不过是一项古老的传说,然而科学家最近却根据黑海一带的自然环境推断,当地的确可能发生过毁灭性的大洪水。

科学家推算地球最近一次冰河时期,是在一万二千年前达邢司峰,那时全球海平面要比现在低很多,而黑海只是一个淡水湖,与地中海间隔着一个天然的堤坝,这个堤坝横跨今天土耳其境内的博斯普鲁斯海峡。随着各地冰河融解消褪,全球海平面跟着升高,而地中海与黑海的水位落差,逐渐被拉大到500米左右。后来,可能是一场大雨或一场地震,使两者间的堤坝垮掉,地中海的海水以200倍于尼加拉瀑布的水量及冲力涌入黑海;两年后,地中海和黑海的水位才达到平衡。

今天,黑海和地中海虽有一个水道相通,但黑海基本上是个封闭的水域,多瑙河、聂伯河及顿河的水不断流入黑海,在它的上层形成一个淡水带,黑海下层则是咸水带,这个咸水带不同于一般海洋下层有海流相通,而是呈停滞状态,因而形成了特殊的“无氧”环境。

理论上,在这种无氧环 境下几乎不可能有生物存在,所以任何物品、沉船甚至人体遗骸一旦下沉到这个水域,就好像被扔进一个真空储物柜一样,永远不会腐烂。按圣经所载,方舟是用歌斐木造的,假如方舟最后落到黑海海底,那么它可能还完好如初。

如果圣经故事是事实,流传六千年的“挪亚方舟”,不仅是一个神话,还是对专业地质学家、考古学家和众多热衷于从宗教角度进行“方舟考古”的爱好者的一个挑战。因为要寻找挪亚方舟,除了需要科学和文化方面的知识外,还要冒着攀登亚拉拉特(Ararat)山的巨大风险。

现代第一个有据可查的登上亚拉拉特山的探险者,是德国医生弗里德里希·帕罗特,他于1829年登上了那座山,但并未找到挪亚方舟留下的明显遗迹。不过,他欣赏到了埃奇米阿津修道院中,东正教神甫们顶礼膜拜的一个十字架,这个十字架很像是用《圣经》里记载的那艘船上的木材制成的。

取得突破进展是在 1883年,当时一次大地震使阿拉拉特山脉的一个地段裂开了,裂开处露出一条船。有个赴往阿拉拉特山区考察和评估地震情的委员会,所有成员都亲眼看到过那条大船,船身有12米至15米高,因为木船有一大部分还嵌在冰川里,无法估计它的长度。

1955年法国工业家弗尔南·纳瓦拉在到亚拉拉特山进行第三次探险后,在一条山缝底部找到一块方形木料,他也断言隐约看见了冰川下有船形物。这块木料经过美国纽约高级化验室鉴定后,这块木块已有5000年至6000年的历史,即它是大约公元前4000年时被砍下并加工过的一块木料,而根据传说,公元前4000年正是诺亚建造方舟的那个年代。

不过,一个专家组反驳说,如果它在如此长的时间里都被深埋在海拔4000米的冰川之下,那么释放的碳14与分析中所显示的结果会完全不同。持怀疑态度的人暗示,这块木头可能是亚拉拉特山斜坡上古代伊提人的建筑材料。

反驳意见中最重要的一点是,这样一场洪水要淹没一座高5000米的山脉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认为挪亚方舟停靠在亚拉拉特山的人反驳说,大洪水过后,在公元前3000年,一些难以置信的地壳构造运动可能将这个山脉抬高了。

1959年,土耳其航空公司一位机师,为土耳其测量学会在高空拍摄了一些立体照片,发现在亚拉拉特山上有一船形物体,躺在海拔6,300尺高的地方,远高于局部水灾沉船所处的位置,离最近的海超过200英里。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的Branderburger博士研究过这些照片之后作出结论说:“毫无疑问,这个物体是一艘船。”B博士是一位照相测量专家,在甘乃迪时代发现古巴的秘密飞弹基地。

这个船形物体长170米、宽45米,大小尺寸符合圣经在《创世记》第六章第十五节对挪亚方舟的描述。一个国际科学家小组对这里进行了6年的考察研究,他们用一架特殊的雷达仪器对这个地区实施勘测,这架仪器使用比一般雷达系统更高的频率工作,因此可以“看见”冰层以下更深的地方。

穿透地层的雷达证明船有三层,上两层经已塌陷,剩下底层仍完整无缺,内有144间房、墙、空穴、一扇近前面的门、斜坡通道及坐落于船首两个大圆形的槽形物,雷达扫瞄还发现四个物体从船尾伸展出去,可能是稳定装置。学家小组还用四种金属探测器,在现场发现数以千计的金属铆钉。铁被发现有规则地以纵横十字交叉排列成船形图案,显示用来固定每一防水隔墙。

业余考古学家Ron Wyatt于1977年视察了现场,在钻土取样的材料里找到已绝种的啮齿动物的毛、兽粪化石和红色的人发,他并送出一些材料在田纳西州诺克斯维尔加尔布雷斯实验室测试,结果碳原素试验显示在现场所采集的样本,证明以前曾经是有生命的物质和木化石。

船形物体在亚拉拉特山以南约十五公里处,周围几处地方的名字有趣地与圣经所提到的洪水有关连。有一处山谷叫做“八谷”,是因洪水有八位生还者──就是挪亚和他的妻子,他们的三个儿子和三位媳妇;在山谷中有一个村叫做“八村”,那里能找到几个巨型锚石,总共有十三个锚石与船形物体排列成一直线,但该村是在海拔数千尺上,距离最近的海有数百公里之远,只能证明挪亚在水退之时,在方舟未停定之前,将锚绳割断,让锚石松脱。“八村”邻近有另一较小的村,名字叫做“桨被翻转的地方”,暗示一艘船经过这地方,开始减慢它的速度,令它停在最后停泊的地方。

1974年,土耳其卫星在阿拉拉特山拍到了疑似方舟照片,土耳其政府也派遣他们自己的考古队,在船形物体的所在发现四支完好的金属棒,每支约有四尺长,现为土耳其矿务部所拥有。1986年土耳其官方通迅宣称他们找到方舟遗址,并划定这区为国家公园。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