斧头帮秘笈之腥风血雨(组图)

——斧头帮帮主白双羽在常任长老会议上的秘密讲话

2014-06-20 08:10 作者:白发渔樵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看中国2014年06月20日讯】今天叫大家找来,是为了统一一下思想。主要是谈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关于近期出现的,威胁统治的一些重大问题要定一下调子。第二个是为了维护长期的统治,为我们将要采取的重要措施通个气。开会之前强调一下纪律,我们这个是秘密会议,内容不能流传出去,否则会威胁统治。以往经常发生,我头一天讲完,第二天海外媒体就捅出来。我知道你们为了留后路,和海外的势力眉来眼去,勾肩搭背的。但是这次,要是谁把的讲话泄露出去,我教你和我家狼狗眉来眼去,勾肩搭背。到时候,别说我白帮主没提醒过你。下面就分别谈几个问题。

一 用革命的恐怖主义来战胜分裂主义的恐怖主义

西北地区的舵主不会处理民族问题,搞得西北不宁,到处都在玩圣战,耍大刀。在车站死了人,死了百姓倒不是大事,可是我帮最在乎的就是一个面子,这种事情明显是不给本帮面子。恐怖主义是好事,恐怖主义可以让屁民忘记对我帮的仇恨。但是,恐怖主义还是要控制在适当的范围内,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我帮地盘分崩离析。不然的话,要是各地分舵都弹压不住自己的地面。有些人就会生了异心,各股势力都想分家单过,那个时候我岂不是成了光杆帮主了?这种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容许的。从现在开始,各地执法堂给巡街的弟兄们配枪,如果有什么事情发生,少说话,多开枪。有人跟我说,这样可能会乱杀无辜,会不会激起民愤。还有的人说,米国人人可以带枪还得警告后开枪,我朝屁民手无寸铁,不警告就开枪是不是太急了点。说这些话的人,真的是枉费我帮这么多年的培养,真把自己当个人儿了。我告诉你,第一,我天朝人这么多,死一批人,那都不是事儿!第二,只要是弟兄们开枪打死的,各位舵主分舵主多担待些,动动心思。反正人都死了,怎么可能是无辜的哪?动动心思,总能找出开枪理由的,一定是当机立断,果断开枪,化解了重大险情,挽救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你懂的!记住,有理由要开枪,没有理由,制造理由也得开枪。太平了许多年,我帮的旗帜颜色都淡了很多,现在真是需要些鲜血浇灌我帮旗帜的时候了。西北的恐怖主义不可怕,他们不知道,玩恐怖主义,我帮才是元老。现在西北的屁民要下跟我帮战书,那我们就陪他们玩到底,你用刀,我用枪,用革命的恐怖主义来战胜分裂主义的恐怖主义。

二 坚决消灭会道门

招远一事来的十分及时,这种群情激奋之时,正是我们利用民意的时候。这些会道门,说穿了就是跟我帮争夺群众,不管他们是主张暴力还是非暴力,正义还是邪恶,都是我帮的潜在威胁。为什么这么说,要知道,我帮控制天下,靠的是两点。第一,暴力。第二,忽悠。那么要是没人信咱斧头帮的忽悠啦,那咱们还玩什么啊?还好,我们主管新闻工作的崔得欢崔长老是个玩弄屁民的高手。把招远一案,往全真教身上一贴,四两拨千斤。傻狍子一样的屁民就开始恨全真教,都忘了什么叫做一人做事一人当。他们也不想想,要是个和尚杀了人,我们能说整个佛教是邪教吗?要是一个基督徒杀了人,能说基督教是邪教吗?不过这事情屁民不懂最好,正说明我们多年洗脑教育的成功。那么各位帮中的兄弟,我们为什么要把这事情搞大哪?我们要像当年毛帮主一样,借着这个事情,清理反动会道门。不管什么教,只要不听斧头帮领导,就是邪教。不管哪一道,只要不把斧头帮做老大,就是邪门外道。对于处理这些会道门,照抄毛帮主的教导,要消灭其中反革命重要分子,像打仗一样,不打无准备之仗,不打无把握之仗。要在内心中深深的认识到,这是关系到我帮生死存亡的战斗。各位弟兄们,要在各地积极行动起来,把那些会道门的头目砍了头,把骨干关进大牢,把底层的屁民重新收归我斧头帮门下。当然了,不能掉以轻心,凡是曾加入其他会道门的,进了我帮皆不重用。各省市的舵主及时把各地的有多少会道门搞清,列个名单出来,按照名单抓人,杀人,关人,做思想工作。把工作做细,做足,我帮兴衰,再此一战。列位要是还想吃香喝辣,开心贪污,就不能容忍这些会道门和我们抢人,抢钱。如果我们不把这些会道门及时消灭,万一他们和玩圣战的家伙们搞在一起,我们的麻烦就更大了。到时候各位想贪污也没有机会了,搞不好到到时候人家要清理我们斧头帮了。

三 打土豪,分金条

当年邓帮主做出重要决定,为了防止民穷生变,决定让自己人先富起来。但是那个时候,帮中的兄弟都是天天打打杀杀,斗来斗去的,根本也不会做生意啊。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咱们有权利啊,于是就用批发权利的办法培养了一批代理人。这些代理人,往往都是些善于投机钻营的家伙。这些家伙用我帮给的权利,发了大财,当然了,这些都是咱们养的奴才,他们发小财,咱们发大财。这本来是个双赢的事情,但是这些年,这些人渐渐的开始变了心。有如下几种倾向:第一种、这部分人中有了钱之后,忘了自己奴才的身份,自认土豪,开始跟我帮要求权利,讲起了什么人权,宪政,说穿了,就是要跟我帮分享权利。第二种,搬家,把他们在天朝赚的钱都搬到海外去了。虽然帮中的兄弟也是在把老婆孩子金条往海外搬,但是这帮奴才也往外国搬,这不是好事。尤其是现在大批量,巨额资金往外搬。这说明,这些人的心变了,翅膀硬了,不把我们当主子了。有了贰心,这就是谋逆啊!既然他们不把我们当主子,我看也就不用养这些奴才了。我看是该杀一批猪,养些新奴才的时候了。可是现在,奴才们的金条不留在天朝,都存在外边,这样就是杀了也拿不到啊。所以我看,可以杀掉一批了。对这两种人,正好可以做到消灭一批声音,收集一批财富。除此之外,也可以开始培养一批对帮主我更听话的奴才。各个分舵把工作落实下去,要抢在土豪离开国门之前,杀一批,抓一批,捞一笔,金条到帐后,帮主吃肉,弟兄们喝汤。

四 坚决反击右倾

现在媒体发达,有些奴才自认公知,借助各种媒体天天讲宪政,讲还原历史,讲人权,讲维权,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帮就是这点破事,老提什么啊?提的人心涣散,提的人心思变。这些威胁统治的声音,就是右倾。历史上,我帮处理过右倾分子,现在很多年过去了,右倾的声音再次出现,那我们就只好再次打击了。东方无耻长老还是值得表扬,最近出手收拾了一批律师。这个帮律师,各个长得比帮主我还帅,个子还高,声音洪亮,这么正面的形象不能为我帮所用,那就是我帮的威胁。要知道,这些民望甚高,形象正面的人,一旦那天我帮倒台,他们马上可以成为中国的叶利钦。风雨飘摇的时候,我也许不能阻止大厦倾覆,但是我绝对不能容忍大厦轻易重建。因为大厦重建之时,就是全球通缉我帮残众之日。我忍了这么多年,毛帮主把我爹搞得那么惨,我还得天天看毛帮主的书,把我爹描画成毛帮主的老朋友,我为了什么啊?权利的滋味你们没有真正品尝过,放不下啊!毛帮主当年引蛇出洞,现在我都不用这么做。只要默默记录就可以了,收割一批人头,没收一批人的自由,再收买一批大五毛。特别是这最后一部分,很重要,要暗中收集一批大五毛,平时表面上让他们骂一骂,我帮也可以借此机会做出开门纳谏的姿态。但是在重要关头,这些大五毛必须和我帮保持高度一致,这样可以在危急关头让屁民不知所从,不会真的站到右倾敌人的一边。天下兴亡的时候,靠的就是人心向背,那一天真的有风险的时候,很多人可能不会支持我们,那个时候要让大五毛发声,分化群众队伍,避免群众跟着右倾分子走。只要争取一点时间,咱们就可以调坦克了,坦克一到,群众的意见就不重要了。

五 做好关起国门的准备

长期以来,我一直在考虑一个重要问题,那就是要不要把国门关起来。有些谋士跟我说,国门关不得啊,关了之后和世界脱节,技术、思想一切落后,会挨揍的。我倒不是这样看,关门之后,脱节是一定的啦,但是辩证的看,关了国门之后,屁民的技术、思想落后不是坏事,更好管理了。至于屁民的生活水平下降,经济倒退,我觉得那就更不是事儿了!关门之后,我们的生活水平不会落后,这就够了。你看人家曹县,金帮主一家三代,多爽啊!要什么有什么,要玩儿谁玩谁!整个曹县都是他的,什么经济指标、技术水平,没意义!缺啥东西了,耍个流氓,什么都要来了,不给,不给我饿死个百八十万的屁民,我看你给不给!所以我觉得,经济方面的发展是为了维护政权服务的,现在政权危险的时候,我们不能被经济的发展迷住了双眼,经济发达是可有可无的事情,政权的稳固是你死我活的事情。所以要分清大小王,别被经济迷惑了。

现在,我觉可以开始做一些关门的准备了。你比如说,现在全国这么多人学英语,学了有什么用啊!我看都出去翻墙,用英语来了解天朝,了解我帮的阴暗面了。而且很多屁民,穷巴喽嗖的,就指望着孩子,整出那么老多学霸,都跑到米国跟我娃儿竞争。米国也不懂事,给机会的时候也不看看孩子他爹是谁,叫嚣什么凭能力!都凭能力,我娃咋整啊!现在很多帮中弟兄的娃儿到了海外。读书哪,确实不够好!这也没啥,咱就是镀个金,留个后手什么的!可是你知道美国人说什么?他们说这些中国的二代跟那些中国泥腿子的学霸孩子比,差距咋这么大那?咋这么大,哥帮你消除差距,以后天朝取消学英语,把学霸都消灭在起跑线上。小样的,十年之后,你看看还有没有差距!跟我娃儿比!你会死的很惨的!帮主我专治各种不服,谁要不服,过十年,全国都他娘的给我学俄语,要是再不服,过十年,都给我学斯瓦希里语,和非洲玩。我看他们没有了英语,还学什么三权分立,普世价值。没有了英语,屁民的思想会净化很多,天下会太平很多。

管宣传的崔长老,把工作抓一抓,今后多给曹县的三胖子露露脸,多点正面报道。特别是曹县人民瞪那幸福的小眼神聚集在三胖子周围,眼睛里噙着热泪,抓住胖子的手,搂住胖子的大腿,忠心耿耿,视死如归,五迷三道,傻气冲天的照片,给我多上点重要版面,为将来关闭国门做准备。我现在出去视察,总觉得屁民的眼神不够热烈,态度不够诚恳,头脑不够发傻,眼角没有闪烁着泪花,对我的指示也不积极讨论,深入学习,让我一点也感受不到伟大的滋味,让我的内心不禁带着一丝“蛋蛋”的忧伤!

总而言之,以上这些工作不能掉以轻心。任何的优柔寡断,都可能造成权力的丢失,任何的犹豫不决,都可能导致政权的更替。所以各位跟紧我,我们争取杀一百万屁民,关一千万屁民,换红色政权的十年平稳。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