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山居杂记(二)治理庭院(图)

2014-03-30 05:50 作者:周素子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风雨茅庐

近日正当盛夏,缺少雨水,庭院草木枯萎荒芜,我们开始芟除杂草,锯去枯枝,在花坛铺上树皮,在围墙四周补种冬青(去年已种28株)全家总动员,忙得不亦乐乎,虽然烈日当空,也不畏避。

我来新西兰将近二十年了,但对整理庭院,凡与土地有关者,都没有兴趣。曾申明决不做种植等事项。虽然我童年时在乡间也与母亲一起种菜种豆,也与哥哥们一道种花养鱼。但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我还是个学生时,即罹无妄之灾,被打入另册,在农村、林场做苦力,栉风沐雨的,断断续续竟达廿多年之久。不但忍受体力的劳苦,还忍受精神上的屈辱。廿多年渴望自由,渴望书本,文明。从青年到中年。从此我厌恶耕种,觉得在农村与泥土为伴,就不得翻身,就无出头之日。

上世纪九十年代随子女移居新西兰,居家有前院后园,我任其荒芜,若家务有余暇,也要看书、旅行,我要找回自己。

新西兰平和、友善,人际关系单纯,没有人计算你、陷害你,即使心计很重,也无用武之地。我在这里精神松弛,获得了尊重,有了人的价值和尊严。我从廿岁开始的失眠症也不治而愈,一辈子脸色灰暗,无近虑必有远忧。现在我也渐渐平复,精神也清爽了,处理问题也能换位思考,也尊重别人懂得了谅解。

我生日时孩子们为我买花庆贺,我的花草渐渐多起来,现在阳台上、阶下到处都是,都养植得很好。我爱兰花,养有若干盆,每年都有七八盆开花,花期又长,我移入室内精养,花草带给我许多快乐!

我不但身体健康起来,也医治了我不爱土地的心理,我对土地不再冷漠。我家后园,右边原有若干株茶花,若干株小叶冬青。现在在围栏边,补种了廿多棵大叶冬青,等它们长大了,我的居处会更加隐私。左边为果园,有蕃石榴、柠檬、桔子、牛油果、柚子等树。在这个园内我将锯去两棵杂树。再补种柠檬、柿子树,使果园更为丰富。

前院与邻居隔篱边,原先种有五六株月季花,约有廿多年的历史,枝干粗大而花开零落,不鲜亮,因为老化了,准备锯去重种,我们医治庭院;同时也医治自我。

任何美好的事物,只要与惩罚、侮辱、扼杀希望联系在一起,都会变成恐惧。只有在尊重自由的前题下,才会呈现价值。

来源:看中国专栏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