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鬼城”,经济面临崩溃的象征?(图)

2014-03-26 08:1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2014年03月26日讯】(看中国记者郑法编译报道)据《悉尼先驱晨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2014年3月14日(周五)报道,一个恶魔隐藏在中国前所未有的建房计划中。

贵阳可能是中国最贫困地区之一,一个不起眼的三线城市,但明年将拥有一间七星级酒店,它处在一座67层楼、400米高的摩天大楼的中层。

这将是新“世界标准”的游乐园,水上世界和歌剧院的所在地。贵阳不满足于一套与双子星塔外形相似的建筑,它正在建设两套。哪个城市没有它自己的天际线呢?贵阳也正在建它自己的天际线。

然而作为中国最大的城市改造计划的贵阳转型,最雄心勃勃的方面是大量的一字排开的住宅公寓。

中国房屋供过于求
(图片:JoSimpson)

在未来三年内将建成超过150平方公里的物业建筑面积并投入市场,足以容纳一个只有430万人口的城市中的300多万人,而这引发贵阳将成中国下一个鬼城的担忧,就如同内蒙古的鄂尔多斯和温州一样。

贵阳只不过是中央计划城市化的不切实际的一个例子。就在上周,中共宣布了一项广泛计划的下一阶段。

中央财政预计到2020年超过1亿农村居民迁入城市,此外1亿农民已经在城市里却无法获得基本服务。这意味着医院、学校、公路、铁路,以及最主要的住房很多都需要建造。

但由于中国正努力解决它广泛的影子银行业所带来的风险和急剧上扬的地方政府债务,分析师们警告说最大的恶魔潜伏在过热的房地产市场。

野村证券一个研究分析师张智威(音)说:“我们相信一个突然的房地产市场调整可能导致中国发生系统性危机,我们认为这是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

多数投资者保持信心认为中共无情的城市化将支持其房地产市场。除了温州外的全线楼价正在逐月上升,许多地方大幅上涨。

但正如张智威指出的问题,而且并非只有他在野村的团队在关注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在去年10月说“不可否认房地产泡沫越来越大,已经成为中国经济最不可预知的风险。”

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万科的董事长王石在去年9月份表示,中国楼价与1980年代后期黑暗的经济时期日本所经历的“惊人地相似”。他在去年二月说虽然他确信楼市泡沫不会在2012年和2013年爆破,但他今年不是很确定。

而亚洲首富、传说中的香港大亨“超人”李嘉诚一直忙于倾销他的投资组合中200亿元的中国财产。

王石说:“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信号。”

《金融时报》本周报导央行和最大的国有银行之一举行紧急会谈是否救助失败的浙江房地产开发商星润房地产,以及帮该公司偿还35亿元债务。在此不久前,本月超日太阳能成为中国第一个债券违约公司。

这刚好是在总理李克强警告说中国金融系统内违约被证明是“难以避免”的一周后,突出当局正处于追求道德风险与破坏该国债务缠身的金融业的信心之间极其危险的处境上。

一个罕见的举动突显形势的敏感性,就是中国人民银行否认曾试图干预。

中国人民银行在声明中表示“强烈谴责媒体未经核实就发布虚假报导,”这更加重了投资者的猜测。

中国的房地产难题与多间万亿元的影子银行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香港渣打银行的分析师王志浩说:“说得客气一点,中国的信贷扩张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关注。”

由于政府对利率管制导致低储蓄利率,为保证回报高于储蓄利率的财富管理产品(WMPs),所以金融服务公司在中国提供的最流行、增长最快的产品。

从法律上讲,财富管理产品都没有存款,它们是放在银行投资产品的”资产负债表”,并有关于资金放那里的一点透明度。

虽然王志浩说该行业不是有时被指称的”金融黑洞”,11万亿元的产业基金常常是投放于支持经济监管试图阻止从正常的银行贷款的行业,包括房地产和地方政府的基础设施,”部分因为这些行业被认为是特别危险的”。

再有就是不断上升的非银行贷款在中国一枝独秀,包括地下钱庄,担保公司,典当经纪人和P2P(个人对个人)贷款公司。

王志浩说:“我们估计这项活动约值5万亿元,或占GDP的8%,但没有人知道真正的数字。”

在剩余存货销售的放缓造成较小的地产开发商财务上压力,它们在很大程度上依赖销售来还贷款。这些开发商正在透过风险较高的非银行贷款机构。

在北京的资本研究的分析师蒂姆•默里(音)说:“如果你是当地一间小到中等规模的开发商,你手头会很紧。银行不贷款给你,信托用高利率贷款,你必须透过私人渠道获得资金。”

李永生坐在时髦又能俯瞰贵阳的第15层楼办公室,他表示他的P2P公司生意兴隆。两年前就已经靠自己闯了出来,李永生说他是在P2P产业先驱者之一,满足一个几乎没有金融监管的快速增长的城镇中快速筹款的需要。

他说:“我们做的跟银行完全不同。对于很迫切想要钱的人们而言,我们可以在24小时内释放资金。”李永生有效地充当中间人,为他的投资者的贷款业务找借款者。李永生向需要快速信贷的借款人收费30%利息,并为他的麻烦收取约8%的服务费。如果这些利率让你眼红,李永生说进入市场的大量投资者已经开出两倍的服务费。

他乐呵呵地说:“我们基本上是高利贷,但是称呼更好听。”

正如李永生指出”市场太大了”,而他能够挑选他想借给谁。他说许多房地产开发商想跟他借5000万元以上的贷款,但他却选择不接受。他说:“这一行需要精准知道如何控管风险。”

本月中国的紧缩信贷在铁矿石价格“闪电崩盘”中发生了作用。如果房地产建设量下降,它的钢铁需求自然受到影响。

穆雷说:“现在是关于钢铁市场将会往哪走的真正拐点,我认为建筑市场有真正的潜力相当显著地下降。政府决定多少刺激是有非常直接的作用。”

但此时刺激在中国有点是个禁忌。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对经济大量注入信贷导致经济急剧失衡,没有比中国的钢铁行业更加明显,它们现在受到产能过剩的困扰。

北京科技大学经济学家许中波(音)说:“刺激政策是个错误,今天的困境就是由它引起的。中国现在运作市场经济,让市场自行剔除他们。”

聚焦于效率和环境,当地政府已下令关闭无利可图的和低效率的钢铁厂。中国的钢铁中心河北已奉命到2017年要关闭6,000万吨或大约三分之一的产能。

许先生说:“中国对钢铁的需求已进入零时代或负增长,对铁矿石的需求将因此下降,那么铁矿价也将跟随下降。”

中国决定在国家主导的经济中看到更加市场化的行为,所以山西省北部的海鑫钢铁成为初期的测试案例。

上周民营钢铁厂未能偿还逾期银行贷款,那已远远超出了当地的经济,其中海欣股份纠缠在所谓的三角债务和影子银行活动的罗网中。澳大利亚必和必拓集团18个月前就不再供应铁矿石给这间钢铁厂。

钢铁分析师殷其梅(音)说:“所有那些设法生存的铁矿石和钢铁贸易商现都处于他们的抗风险界限的边缘。”许多人已经放弃了并转向其它业务。对于钢铁的需求是确定的,但不再有任何利润。

“几乎每天都会有铁矿石和钢铁贸易商逃避债务或被捕的故事。”

强调中国房地产市场的级联效应的公式大致是这样的:如果房地产价格大幅下跌,建设会放缓,支持财富管理产品和非银行贷款的资产贬值,钢铁和铁矿石的需求也受打击。

但中国鬼市现象并不新鲜。在2011年鄂尔多斯是第一个被“发现”的,尽管是头条新闻,整体而言中国的房地产价格和经济一次又一次地让灾难预言者失准。
那么为什么这三年事情会有所不同呢?野村的张先生表示关键的区别在于房地产市场已急性成为供过于求。

张先生说:“在2011年多数城市物业的实际需求依然强劲。今日已不再如此,因为在很多三,四线城市供应过剩的问题似乎已经具体化,而且注定更加恶化。”

过度投资房地产已成为中国增长的支柱,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6%,固定资产投资的33%,和政府收入的39%。张先生说:“如果大幅放缓,我们看不到明显的替代来支持经济增长。

他表示在一线城市如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的楼价将保持强劲,但它们只占新住宅的5%。供大于求的最大风险在于三,四线城市,那里正在建设三分之二的新住宅。

张先生说这种认知偏差导致投资者未能意识到中国房地产市场的真正风险。

他表示,“这能与当时美国的房地产泡沫破灭相比拟,因为在纽约楼价并没有崩溃,而是在像奥兰多和拉斯韦加斯等地。在中国,房地产市场大幅回调的真正风险位于三,四线城市,而不是也不是北京或上海这样的大城市,这不是投资者所担心的范围。”

点击看原文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