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走上MBA课堂的前军人

2013-11-24 15:37 作者:卡特里娜•曼森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2013年11月24日讯】简•朱伯特(Jan Joubert)参加过非洲一些最危险的战争,训练过总统的贴身保镖(以防范刺杀活动),也顶着叛军威胁的压力经营过钻石矿。不过,这名前私人军事合同承包人说,以40岁的年纪在英国亨利商学院(Henley Business School)攻读MBA学位,才是真正地狱般的经历。

朱伯特是南非人,17岁参军,在纳米比亚和南非当过南非第44伞兵旅(44 Parachute Brigade)探路者部队(Pathfinder unit)指挥官。他这辈子一直习惯于发号施令。

但参加MBA学习意味着,一连数小时的合作讨论,以及在授课教师所说的“安全环境”下克制“负面批评”的冲动。朱伯特说:“在部队里,军衔最高的人拥有最高权威。他决定向左,所有人都得向左,不得有任何质疑和争议,事情就这样定了……不存在双向交流。

“对我来说最难以忍受的是,当了一辈子指挥官和首席执行官,所有人都得遵照你的命令行事,如今坐在课堂上……你却必须顾及所有人的观点和情绪,必须友善对待每个人。对我来说,这很难做到。”

MBA课程刚刚开始时,朱伯特“只是保持沉默”。他说:“有些人的观点与你自己的观点相去如此之远,以至于你不知道该如何与他们交流。我当时只觉得非常郁闷,认为这绝对是浪费时间,搞不懂为什么要说服别人相信我的看法是正确的、而他们的是错误的。”

朱伯特过去习惯于不受质疑地发出指令。上世纪90年代,他曾效力于Executive Outcomes,那是一家由退伍士兵组成的私人雇佣军公司。他曾在1995年来到塞拉利昂,帮助政府抵御叛军的猛烈进攻。他还为塞拉利昂的两位国家领导人训练过贴身保镖。

18年过去了,现年44岁的朱伯特如今仍在这个西非国家工作。在他的领导下,在长达11年的塞拉利昂内战(于2002年结束)中一度被洗劫和烧毁的塞拉利昂Koidu钻石矿起死回生。

对朱伯特来说,MBA课程是一种手段,可以抵消过去军人经历造成的影响,改变他在别人眼中严肃、专制的形象,并获得商界的真正认可。另外,他还想扩建这个他耗费了多年心血的钻石矿。

朱伯特说:“(如果你曾是一名军人),人们总是会对你有偏见,会把你看做一名军人,而我想摆脱军人的记号。我希望人们将我视为一名真正的企业家,能够在任何商业环境下坚守阵地。”

朱伯特已经在他的阵地上坚守了16年。他曾在内战期间帮助保卫Koidu钻石矿,在2002年战争结束时又帮助重建它。战争结束时,Koidu钻石矿已关闭了5年,而且已被叛军糟蹋得不成样子。如今,Koidu矿是奢侈品珠宝商蒂芙尼(Tiffany)的供货商,该矿所出产钻石销售额的60%来自蒂芙尼。

尽管钻石矿几经易手,但朱伯特的地位始终岿然不动。他曾多年担任Koidu控股(Koidu Holdings)的首席执行官。如今,他是Koidu的控股公司Octea的董事长。Octea是贝尼斯坦梅茨集团(Beny Steinmetz Group)的钻石开采子公司,这家集团是由以色列商人贝尼•斯坦梅茨(Beny Steinmetz)创办的自然资源公司。

朱伯特说:“一旦你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和你过去10年艰苦工作的成果建立了如此强大的联系……你就会深深地爱上它们。你希望看着它们发展,看着它们成功。”

尽管朱伯特早已脱下军服、换上西装和领带,但在从归档到理财的一切事情上,他依然在从过去所受的军事训练中汲取营养。

在谈到他严格纪律化的生活方式时,朱伯特说:“即便是在如今,我依然在我的许多管理体制、流程和政策程序中运用军事原则。

“几百年来,部队发展出了一些对管理大机构行之有效的管理体系,这些体系的适用范围也可大可小。对一个部门适用的管理体制,也适用于一个旅。”

报名MBA课程时,朱伯特对MBA的潜在价值毫无怀疑。1996年,尽管当时的塞拉利昂还战火隆隆,他还是第一次通过远程学习攻读了一个管理学位。三年后,他开始远程学习亨利商学院南非分校的一个远程MBA课程,但后因工作压力中途放弃了。

“没学完MBA这件事一直让我很焦虑,因此在2009年,我决定给自己放个长假。”

事实证明,这个一年期的MBA课程为朱伯特实现提高Koidu和附近两家矿山产量的梦想,提供了十分理想的场所。在学位论文中,他分析了如何在今后30年中最好地发挥这几座矿山的全部经济潜力。

从MBA课堂重返公司之后,朱伯特就开始将计划中的第一部分付诸实施。为此他新建了一家工厂,并将员工数从300人增加至1500人。“Koidu的经济最优化路线图……让我们得以(从银行和蒂芙尼)筹集到大约2亿美元资金。”

今年,Kuido矿的钻石产量应该能首次突破50万克拉,而在朱伯特参加MBA学习之前,该矿的钻石年产量只有12万克拉。

朱伯特说:“我想,如果我没有念这个MBA,或没有写这篇论文,我们可能会依赖咨询师的意见。而咨询师并不总能为你提供客观的分析或解决方案。”他相信念MBA帮他省去了不少时间、金钱和错误,他只后悔没有早点开始念。

“我10年前就应该念MBA,那时候我的经验要少得多,也可以从别人那里学到更多东西。但我还认为,若有志于进入商界顶级管理层,念MBA是必须的。”

MBA课程的效果令朱伯特如此满意,以至于他又派了手下一名塞拉利昂员工去英国,念了同样的MBA项目。朱伯特说:“那家伙前程远大。你不会(立刻)看到改变。在面对项目或遇到问题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自己寻找解决方案的方式变了。”

MBA课程把重点放在集体讨论上。这种授课方式最初让朱伯特痛苦不堪,但他最终认定,MBA课程是“极其有用的课程”,而促使他得出这个结论的首要原因,就是这种集体讨论的授课方式。

“我体会最深的一点……是不同人的不同观点和看法蕴含力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视角……我认为这是MBA课程最大的魅力所在。”

其中一个不同的视角来自课程中一名50岁的平面设计师,而起初他的思维方式令朱伯特深恶痛绝。

“他的思维过程完全是天马行空,而我则喜欢条理化思考……他会一股脑吐出各种想法。我根本无法招架。”

直到5个星期后,他才开始意识到,转换视角能够产生“极有价值、极为有力”的想法。如今他们仍是“非常亲密的朋友”。

“他会写非常伤感和煽情的电子邮件给我。而我会回复他一封只有一句话或两个单词的邮件……他跟他所有的朋友说,他认识一个直言不讳、大大咧咧的南非人,帮助他完成了整个MBA课程。而我则告诉所有人,我认识一个跟我一起念MBA的梦想家朋友。

“由于这个MBA课程,他现在变得有条理一点了。而我对创造性思考的态度更开放一点了。”

朱伯特打算继续从事采矿业。他说,MBA课程永久性改变了他与别人交流的方式、以及对别人意见的看法。

“过去,如果我信心十足地认为我已充分考虑好某件事,并且已发出指令,我就会希望别人能遵循这一指令。如今,我意识到,人永远无法知晓一切。”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