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黑人左派毁掉底特律

2013-09-24 02:47 作者:曹长青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看中国2013年09月24日讯】美国是世界唯一超强,军事开支全球第一(超过排其后的十大国总和),经济比重占世界近四分之一。但曾为美国第四大城市的底特律,却宣布破产了!

从媒体上我们看到底特律市是个什么样子:外债180亿美元,根本无力偿还;因缺乏资金,40%的城市路灯已损坏,全市废弃房屋10万幢,凶杀率40年来最高,每通报警电话需等58分钟才得到响应(而全美平均11分钟);救护车只有1/3在服务,失业率高达20%(是全美7.4%的近三倍)。

一名底特律居民描述说:为了去商店采购日用品,他必须穿过长达一公里的黑暗街道,两旁全是废弃的房屋。“你不知道会不会突然有人跳出来,会发生什么。”底特律更像是一座“鬼城”。

人类迄今为止的历史证明,宪政民主下的资本主义制度,是促成经济繁荣的最佳环境。因为这种制度给予人的发明、创造和自由(交易),提供最大的平台与可能。但在美国这种制度下,底特律怎么会衰败,甚至到了破产的地步?

一般分析都指出,大环境是美国经济近年衰退停滞,小环境是作为“汽车城”(美国三大汽车公司都曾在该市设厂),底特律没有因汽车行业的衰退而及时经济转型。

“政治正确”和黑人问题

但这两个都不是最主要因素。因为如果说美国经济衰退和滞缓,那么美国其它大城市怎么没有衰退或破产?汽车行业衰退是个事实,但现已大幅复苏。而且美国三大汽车公司只是总部设在底特律,主要工厂近年早就迁出该市。即使设厂高潮时,全部车厂雇员才20万,对人口180多万的底特律并不构成绝对性的影响(虽然是个重要原因)。

在美国左派主导的时兴“政治正确”的媒体和舆论环境中,很难把底特律真正破产原因公布于众并讨论。因为它涉及在美国谁都不敢惹、不愿碰的“黑人问题”,当然更有左派媒体不愿提及的“民主党左翼意识形态”问题。

底特律跟美国其它大城市一个明显不同是,它是美国北部大城市中黑人比例最高的,达82.7%(白人10%)。黑人多的地方,治安就不好,这是明显的事实(但却是美国媒体不愿提、不敢碰的议题)。像美国最大的城市纽约,曼哈顿的黑人区“哈莱姆”,即使大白天去那里,都心有余悸,因为街头到处是游手好闲、令人恐惧的青年黑人男子。在美国,人们习惯“政治正确”而不谈论黑人区治安不好问题,但选择居住时,却明显用脚投票。就像那个骂“白人是美国的癌症”、痛恨白种人的文学评论家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她可绝不去黑人区居住,至死都住在曼哈顿繁华、基本全是白人的富人区。她本身是白人,为什么不因为自己“是美国的癌症”而自杀呢!桑塔格这类虚伪透顶的左疯,才是害美国、害黑人、害人类的真正魔鬼!

但并不是所有黑人多的地方都糟糕。像美国南部一些州,也有很多黑人,但那些城市不仅没有变成“底特律第二”,反而吸引了美国的三大汽车公司,还有日本、南韩的汽车公司去那里设厂,因为那些地方的黑人没有像底特律那样组织工会(动不动就罢工威胁和损害车厂);在那些比较保守的南部州,执政的多是强调传统价值的共和党(注重家庭价值和商业)。

黑人加社会主义才是根源

底特律的根本问题在于,这个城市黑人比例高,导致底特律市长、政府和议会一直是黑人左派(民主党)当选执政。美国虽说是两党制,但在底特律,却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里,一直是一党当权,左派当道。在美国,黑人绝大多数支持左翼民主党,奥巴马连任总统,拿到95%的黑人选票。克林顿时,也拿到近80%。

黑人多支持左翼民主党,所以当选的黑人左派市长、议员们就热衷实行大政府、高税收、高福利、宽容犯罪等社会主义政策。黑人加社会主义,才是底特律灾难的根源。这种现像不仅仅是在美国。

例如在非洲最大的国家南非,黑人占人口78%,白人种族主义政权被结束后,一直是黑人掌权(至今黑人已连续执政19年)。南非的曼德拉们实行跟底特律的黑人左派一样的政策,结果把南非拖入同样的灾难深渊:南非失业率高达25%,凶杀率和强奸率全球第一,艾滋病感染者世界居冠,人均寿命只有52.1岁,比白人统治时代下降近20岁,经济增长率今年第一季低于1%。只不过南非没有像底特律这样“宣布破产”而已。

南非黑人当权只有19年,就把曾被誉为“非洲之珠”的国家糟蹋成这个样子。而底特律左翼民主党的黑人当政已40年,如果不是在美国这么好的大环境下,底特律早就得跟北韩比谁更穷了。《福布斯》杂志2012年把底特律评为“美国最悲惨城市”。上世纪五十年代,底特律是美国最富的城市,被称为“城市建设的样本”,当时有185万人口,是全美第四大城市,现在则人口降至70万!治安恶化,犯罪猖獗,已成为无法居住的城市。

虽然美国房市目前在强劲复苏,但在底特律,很多废弃空房的售价才100到900美元,甚至有标价一美元的,都卖不出去。

“杀鸡取蛋”是取弹自杀

底特律的悲惨,是政策错误造成的,主要体现为:一是高税收。底特律的房产税是全美国最高的,你花一美元买栋房子,但每年的房产税却是一大笔,再加上整修费等(很多废弃房子的水管水槽都遭盗贼洗劫),导致一块钱一栋的房子都有很多卖不出去的。除房地产税之外,底特律的个人所得税,是全美三个最高的。

哪里实行高税收,哪里是灾难。因为这是“杀鸡取蛋”,从根上把民间的钱搜括到政府手里,结果企业家没钱,就不会扩大再生产(建更多工厂才能降低失业率),老百姓没工作没钱,就没法增加消费(美国大众消费占国民生产总值GDP的70%)。所以,底特律的高税收,把商家“收”跑了(水往低处流,商人往税低处走),把经济“收”缩了。

二是大政府。底特律多年入不敷出,在赤字下运作,因政府开销越来越大。左翼民主党热衷用政府干预经济和所谓国家项目来炫耀政绩,同时用扩大政府服务来吸引或收买选票。底特律的左翼市政府和议会,没有能力控制预算,赤字近200亿美元,最后无法支撑而致财政崩盘。

三是高福利。按理说,在债务缠身、经济衰退下,更应控制福利开支。但底特律是左派当政,他们鼓励申请福利,热衷发放食品卷等,既显得政治正确,又收买人心。说白了,就是用税收的钱“买”选票。其性质之恶劣,比从商人那里拿钱直接买选票更糟糕!因为用私人的钱买选票,是个别人的堕落;而用纳税人的钱理直气壮地“骗”选票,是败坏制度。

按族群人口比例,美国黑人是领取福利卷最多的族裔。黑人总统奥巴马上台后,美国发放福利卷更加宽松,甚至到了“猖獗”地步,现在美国领取福利卷的高达4800万人,差不多每六个美国人就有一个领福利。而事实是,美国根本不存在每六人就有一个活不下去的情况。太多的人在钻福利的空子。底特律黑人比例高,领取福利的人更多。有福利可领,那些在鬼城废弃房屋旁转悠、在曼哈顿黑人区哈莱姆的街头游手好闲的黑人等,才可以不去工作,因为可以躺在福利上吃别人,吃勤劳创造者的财富。美国很多装修、清扫、修整庭院等工作,都是西裔在做,那些活儿黑人怎么干不了?就因为他们已成不需工作的“贵族”(因有福利可吃)。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黑人执政的南非。在南非五千万人口中,多达1500万人(近人口四分之一)领取各种政府救济。庞大的福利支出使本来拮据的南非经济捉襟见肘。但南非的曼德拉们,更是热衷社会主义。曼德拉在监狱中就熟读毛泽东的著作,是毛的“粉丝”。他的继承人们,也都是社会主义信徒(还反美反西方)。

一党当权导致腐败当道

四是治安无力。左翼民主党以自由的名义、高举着“善”和“更高道德”旗帜,找各种理由宽容罪犯。南非的曼德拉当选总统,就宣布废除死刑,结果导致南非的凶杀率飙升。据南非《公民报》民调,高达98.1%的南非人赞成恢复死刑,但遭曼德拉们拒绝。在底特律等黑人左派掌权之地,所以犯罪猖獗,跟民主党的“自由观”有直接原因。他们以人权的理由保护犯罪分子,却同时热衷炒作“种族问题”。不久前轰动美国的辛默曼案,辛默曼本人是西裔,却硬被左派媒体炒作成白人杀黑人的“种族冲突”。在底特律,还有黑人很多的芝加哥,几乎每天都有黑人杀黑人的案件,却不仅没人炒作,甚至都不被当作新闻,“杀”以为常了。无论底特律还是南非,治安恶化,都跟黑人左派掌权者的无能有关,他们在缺乏治理国家或城市的能力的同时,被左派意识形态严重毒化了头脑和心灵。

五是腐败。哪里长期一党当权,哪里一定有腐败。南非黑人执政后,当地的腐败已居世界前列。据中国社科院亚非所南非问题专家贺文萍的数字,“透明国际将85个受腐败困扰的国家列入黑名单,南非名列第32 位。近年来,南非司法部门登记在案的腐败案件达22 万件,根本无力处理。”

在2012年9月的开普敦大学会议上,南非责任研究所主任保罗哈夫曼估算,自1994年曼德拉执政以来,南非政府每年因腐败而造成的经济损失达300亿兰特(相当30亿美元),累计已达6750亿兰特。

在底特律也同样,1973年首位黑人市长科尔曼•扬开始,底特律经济和治安更加恶化。因为他被报道为“憎恨白人”,向富人(大多是白人)多收税,然后给穷人(大多为黑人)发福利。白人感到不公,纷纷逃离,黑人却高兴,所以他连选连任,市长一当20年!

上任黑人市长克瓦姆.基尔帕特里克(当政6年),因欺诈、勒索、贪污、受贿等24项罪行,被判刑20年。现任黑人市长戴维炳,是退役的NBA球员。据福克斯电视记者斯托赛(John Stossel)的报道,这位黑人球星市长也是腐败无能,他坐公家的豪华礼车去“夜总会”多达50次,还把29个亲戚朋友安插到市政府部门。为什么底特律市政府如此腐败却能继续掌权,就因为他们得到黑人的支持,很多黑人不问是非,只问肤色。

而且黑人领袖热衷煽动“黑白对立”,把什么问题都扯到“黑人受歧视”。上世纪六十年代,由于这种煽动,底特律的黑人居民与白人社会发生流血冲突(导致43人被杀,1100人受伤,2900个商店和建筑物被毁),出现美国历史上有名的“白人逃离”事件。中产阶级的白人逃走了,底特律的税收和治安更加糟糕。这跟当前黑人执政的南非一样:曼德拉们推行黑人种族主义,结果白人大量逃离,治安和经济比赛恶化。

所以有人感叹,好在美国黑人只占人口13%,如果像南非那样占多数,美国总统可能就永远是“奥巴马”了(在南非看不到白人当选总统的可能前景)。奥巴马是放大版的底特律黑人市长,也是热衷社会主义,要昂首阔步把美国带向“破产”之路(美国债务已高达16万亿美元,等于每个美国人负债5万元)。幸亏美国总统只允许当两届,三年后奥巴马就得下台。而美国下届再选出黑人总统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不再是奥巴马这种左派执政,美国才可能避免底特律式的破产。(caochangqing.com)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