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王功权二段江湖传奇 二个故事(图)

王功权是我们共同的底线!

2013-09-20 22:42 作者:笑蜀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2013/09/20/20130920230751340.jpg

【看中国2013年09月20日讯】这一天,著名维权记者陈宝成被平度警方正式逮捕。天后王菲跟巨星李亚鹏宣布离婚。而对关心公民社会进程的中国人来说,更大的震撼则来自企业家、中国头号风险投资人王功权的蒙难。因所谓打谣风暴沉寂多日的微博,突然间巨浪滔天。这一天,遂被网友称作“黑色星期五”。
       
王功权是在“黑色星期五”中午11点被警方带走的。最初出示的是传唤证,但还没到法定的12小时或24小时,即当晚8点17分,王功权家人就收到了警方送来的刑拘通知书。很多幻想王功权可以很快重获自由的老朋友,这时不能不完全绝望。
      
其实,作为老朋友,我是很清楚王功权的这个结局的。当我们共同的朋友、新公民运动主要的倡导者许志永7月17日被捕时,我正好在北京出差,那之后的一段时间,我俩每天都要碰头,商讨对策,做各种沙盘推演,直到终有一天我被国保从北京强行驱逐。那时我俩当然都对自己做了最坏打算。因为我俩作为许志永的盟友和声援许志永的发起者,无疑都面临着一生中最高的凶险。有一次谈到可能的传唤,王功权曾坚决地对我表示:
      
“我问心无愧,不可能让他们跟我玩捉捉放放的游戏,我不可能接受这份屈辱。他们要传唤我,我会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他们敢磨磨唧唧刁难,我会索性不走了,要他们立即刑拘我。”
      
他的这种强硬,当局也十分了解。如果不这样强硬,如果他有一点点妥协,哪怕只是半句软话,当局也会如获至宝,马上就有了下台阶,王功权也就不至于有今天——当局何尝不知他们朝王功权下手的代价。但是,王功权就是不给当局任何周旋余地,就是不向他认定的邪恶让步,绝不!
      
铁人王功权,不可撼动的王功权。
      
而这样的王功权,是一贯的。
      
王功权的老朋友,都熟知他商人生涯中的两个故事。
      
当年万通期间,万通计划兼并东北某公司。两家公司你有情我有意,都基本谈完了,万通的战略规划也做好了,一旦兼并,滚滚利润根本不是问题——风险投资原本就是王功权的长项。但是被东北公司所在地的体改委卡住,体改委一负责人要万通打点过路费,否则不批。
      
王功权断然拒绝。他的同事们不理解、不接受。争执激烈,很伤感情。王功权绝不让步,无论这在商界是怎样普遍的潜规则。但问题是,公司也不能为此蒙受损失呀,怎么办?
      
最终,所有反对派不能不闭嘴,不能不心服口服。因为王功权做了补救,就是剜他自己的肉:公司相应的损失有多少,从他在公司的个人收益中扣多少!
      
另一个故事,与此异曲同工。
      
王功权是著名的鼎晖创投的创始人。鼎晖管理的全部是外国基金,而且除王功权外,所有高管全部移民。就因为王功权拒绝移民,公司不能享受外企待遇,税收上蒙受重大损失。没有任何一个同事对王功权有一句怨言,但他始终心里愧疚有加。后来,他宁愿主动出让自己在公司所持相应股份,自己承担全部损失,也不肯在移民问题上妥协,坚决做一辈子的中国公民。因为,他爱这个国家,以至于在9月8日他女儿的婚礼上,他给女儿女婿的寄语就是:守护良知,热爱祖国。
      
热爱祖国,他爱得深沉,爱得浓烈,爱得苦。正因为太爱,所以,他才痛恨蹂躏祖国的一切邪恶,才绝不向邪恶低头,而无论自己付出多大的代价。
      
悲悯王功权
      
因为爱,跟铁骨铮铮形成鲜明映照的,是王功权柔软的心地,是他与生俱来的善良与悲悯。
      
这是江湖上都知道的一段传奇:2011年1月1日晚上10点,北京丰台区某个黑监狱的楼下,一群访民正冲击黑监狱的大铁门,高喊:“开门,快放人”。没有访民知道,亿万富翁王功权居然也在他们中间,跟他们一起呐喊。
      
更成为江湖传奇的,是公盟2010年度年会上,王功权的著名演讲《我们绝不放弃》。组织者许志永因被警方控制不能到会,会场也因警方压力而屡屡变更,便衣如影随形。紧要关头,王功权挺身而出,慷慨陈词。他这样坦承自己的心态:他的确属于既得利益者。但是,他不能因为受益而放弃自己的良知——
      
难道能够因为是我们受益者,我们就应该保持沉默吗?难道能够因为是我们受益者,所以我们就对这个社会存在的很多问题漠然不管吗?甚至有些事情超出了我们承受的底线,我们也视而不见吗?甚至在胁迫和要挟下,我们去妥协,去交换和合谋吗?这是很难的一个选择,我们不能。
      
对他的英勇和执着,我个人更有切身体验。更早前即2009年,北京警方制造了轰动一时的公盟案,以偷漏税为名拘捕了许志永和若干公盟成员,计划是把整个公盟一网打尽。那时我还在南方周末评论部供职,听到这个消息,马上买了一张机票飞北京跟王功权碰头。我俩先商定了全套救援方案。说完已是夜深人静,然后,为了保密,他不便让别人开车,就让他太太亲自上场,开车带我俩东奔西跑,一个朋友一个朋友地找,落实分工。考虑到南周毕竟在体制内,我不好给南周带去麻烦,只能止步于幕后策划。一线的救援行动,后来都是他和学者萧瀚联手,在情治部门地毯式监控下冒险推进,最终促成许志永重获自由。
      
他的英勇,他的执着,显然都源于对他的大爱。他爱祖国,他更爱同胞。他会在夜起如厕时,顺便看微博,得知一个被拐儿童的母亲在厦门寻子,立刻找到那个母亲的电话,告诉她寻子路上会有那些陷阱,希望自己为她做点什么;他会因为从警方“扫黄打非”所谓成果展示的图片中,获知那些衣衫不整的卖淫女,卖淫一次不过5到10元不等,而为她们生存的艰辛忍不住放声大哭。他会在严寒的深夜,因为两个无家可归的流浪者只身栖身桥洞而落泪,在经过激烈的内心挣扎后,最终还是决定开车把他们带回自己的家中,尽管他深知,这样的流浪者真的是救不完的。就如他在《我们不能放弃》的演讲中所说,“个案不公在中国很多很多,我们能够做的很少很少。”但是没有办法,遇到了,赶上了,就还得去做,一个也不能放弃。
      
深感个人力量的微薄,能够做的很少很少,所以他才那么倾心于公民合作。他也才会对许志永那么支持,对公盟那么投入。都知道他的私奔,都知道他是一个多情男儿。但他最多情的,其实是公盟,是公民社会。他坚信,只有以公民社会的集体力量,才能保障每个公民自由而有尊严的生活。他见不得任何同胞受难,同胞的苦就是他的苦,同胞的难就是他的难。为了全身心救苦救难,他放弃了几乎是最好的钱途,正值年富力强之时从商界全盘退出。钱财于他如浮云。
      
铁人王功权,更是柔情王功权。谁说索多玛之城无义人?王功权就是地地道道的义人。
      
“公民罪”
      
我跟王功权相识于2008年。我们相见恨晚。无非两个原因,一则因为我们都深爱自己的祖国,一则我们都有对于公民社会及和平转型的梦想。他尤其对我主张组织化维权的长文用心颇深,提了很多很珍贵的意见。因为我写了这篇文章,也因为他对这篇文章的公开推崇,去年9月11日,有关当局指令所有门户网站,将我俩的微博账号同时销号,以后的所有小号也全部销号,露头即灭。但是,从不放弃的王功权,不可能因此收手。教育平权,人权联署,他几乎无役不与。
      
但是,极其英勇、彻底而坚韧的王功权,却也是极其温和和理性的。就像漠视钱财一样,他也漠视个人的政治功利,不屑于任何勾心斗角、争名夺利的小政治。他是基于纯粹公益的角度来投身公民的大政治。他的最高个人理想不过是做合格的公民,而不是做当权者,做和平转型的推动者,而不是做取代者。所以他从来不承认自己是斗士,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突然成为英雄。他一直低调而谦卑地履行着他认定的自己对于祖国、对于同胞的责任,幻想着哪一天风清月明,他便可以从此退隐,跟三五知己田园放歌。
      
可他还是太天真了。他痛恨邪恶,对具体的人却始终深怀善意,从来不以任何具体的人为敌人。对任何具体的人,都愿意抱持人道主义与和平主义。他哪儿知道,人家却会把他当作莫大的敌人,仅仅因为他坚持的公民社会与和平转型。恢恢天网从年初就开始编织起来,一场围猎公盟、进而围猎整个公民运动的政治狂欢,最终把他也送上了高高的祭坛。9月13日上午10点左右,北京市局二十多个警察涌进他在北京海淀剧院附近的住所。一切至此戛然而止。此前他跟我、跟千千万万同胞为许志永、为所有新公民运动的受难者并肩呼号,现在,轮到我、轮到我们,来为他奔走呼号了。
      
悲哀,真的是我们国家最大的悲哀。信守公民理念、坚持和平转型,居然会成为莫大的罪行。也就无怪乎当局不找任何别的借口,事实上他们也不可能从王功权身上找到任何问题可做借口——他们对王功权的拉网排查已经多少年多少遍了,他们知道没有任何把柄可抓,于是不惜直接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这个臭名昭著的口袋罪入手。其实信仰和平主义的王功权何尝扰乱过任何公共场所秩序,他犯下的真实罪行,最准确的名称应该叫做“公民罪”,即争取做一个合格的公民即为罪,争取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即为罪。
      
这即是说,刑拘王功权是当下中国时局的一个重大信号。去年11月我在西北政法大学曾经有个演讲,标题就叫做《公民社会是底线,底线就是生命线》,而现在的态势很明显,不仅在舆论上掀起反宪政逆流,而且干脆动用专政手段,即不受法律约束的暴力,来直接打压公民社会。似乎公民社会已属于所谓“敌对势力”。争取公民权利即为羞辱公权力,推动和平转型即为威胁权贵集团,都必须无情打击,必须对之“亮剑”,绝不给任何空间。而如果宪政呼声和公民社会追求确实都被扼杀,难道不意味着公开的法西斯化么?中华民族还有任何机会走向现代文明么?难道不是要中华民族永远停留于野蛮阶段么?难道不是对每个中国人的羞辱么?
      
就这个意义来说,王功权的命运,已经远远超出他的个人命运范畴,而是所有中国人共同的命运,关心王功权,就是关心我们自己。这是我们共同的底线,我们退无可退!

作者笑蜀,真实姓名陈敏,前南方周末首席评论员。现为北京《炎黄春秋》杂志编委,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