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出现曙光 澳媒披露昆明抗议“内情”(图)

2013-05-24 07:32 桌面版 正體 6
    小字


昆明市民举行抗议,反对修建一座石化炼油厂(原文配图)

【看中国记者谢嘉玲编译报道】据澳大利亚《特别广播服务》(SBS)5月23日(周四)报道,在社交媒体的帮助下,中国的老百姓获得了发声的机会,环保抗议在中国出现曙光。

上周四,在中国南部城市昆明,不到一个月内爆发了第二次大规模抗议活动,上千市民走上街头,反对在距离昆明30公里处计划修建一座石化炼油厂及生产副产品对二甲苯(PX)。

现场照片中,抗议者戴着口罩,口罩上用记号笔在“PX”字样上画上大叉最具戏剧性。

中国的活动人士过去是围绕一些关键性人物,譬如艺术家艾未未、律师陈光诚。但在这个新时代的环保抗议中,是“老百姓”在做统帅。什邡、大连、厦门、上海及宁波近期出现的大规模抗议可以看到这种风格:自发组织、科技推动、群龙无首。

当我在距离第一次抗议地点不远的一个公寓里见到22岁的兴兴(音)时,她纠正了我叫她抗议“组织者”的说法。

“我们没有组织。在中国,一个人要为某个组织负责,这是非常危险的”,她说。

兴兴不是她的真名,而是用来掩饰她在网上维权行动的别名。她日常的工作是广告业,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她具有自然的沟通能力:热情、雄辩而有力。

兴兴告诉我,她第一次了解该石化厂是通过在成都的朋友,他们一直在为成都的PX工厂修建计划抗争多年。

一条25亿美元的天然气和石油管道,起始于缅甸,连接着中国的这些工程,经过8年的修建已接近尾声。但仅在今年4月份,在天涯论坛才开始出现讨论-在昆明附近也有一个类似的项目。天涯论坛的用户们收集了他们所能找到的关于PX项目可能对环境和健康危害的任何信息,公布上网。

直到今天,兴兴依然不知道是谁首先提出的第一次抗议的时间和地点:5月4日下午1点半,在市中心的南屏广场。论坛上该帖子和用户帐号已被删除。但它的信息被接力传递而“存活”了下来。5月4日这天终于到来,兴兴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前来参加,但她做好了准备:携带了500份传单、100个口罩和一些记号笔。

在最高峰的时候,兴兴估计有3000人参加了抗议。但也出现了其他的团体,她没有见过的人,他们也是有备而来,带着横幅和口罩。

“到了3点钟,我们看到人们买来水互相分享,并给那些因喊口号嗓音沙哑的人润喉片,及派发鲜花。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她说。

该抗议也引起了政府的关注,一个星期后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予以回应。昆明市市长李文荣向媒体保证,他会用“民主决策程序”,并按照“大多数人的需求行事”。兴兴给我发短信说,她已被警方请“喝茶”。她将不能参加5月16日的第二次抗议,她曾协助筹办该次抗议。

周四看起来并不是一个最方便抗议的日子,但只有这样,才能“找到”在上班的官员。 5月16日上午10点,数百名身穿制服的警察守卫在省政府外的正义街上。一名便衣警察停下来问我在做什么。“你在这儿干什么?”我反问他。“执勤”,他冷冷地答道。正义路是一条主街,​​所以很难说上面数百名的旁观者是来抗议的还是仅仅是路过。

之后,事情就这么发生了:一名男子走上一间牙科诊所的台阶,戴上一个防毒面具,举起一个手写的牌子,上面写道:“公布对环境影响的评估报告”。突然出现了一声轰鸣,人群聚集在他周围。警方试图平息抗议早期的这些蛛丝马迹,他们抓住了这位蒙面男子,强行把他推进一辆面包车,车子立即加速而去(他后来被释放)。

那天整个上午,人们涌上街,穿过警方试图堵住两头的警戒线。人们自发地制作了手写的标语。上午的逮捕也触发了抗议,一名40岁的女子举着一个标语,只说了句:“放人”。

到了午餐时间,抗议人数已超过千人。我遇见了一名16岁的女孩,及一名70岁的男子。抗议者的年龄在他们之间,有销售人员、记者、律师、企业老板、退休人员和设计师。大多数人请了一天假来参加抗议。值得注意的是,抗议者中缺席的是学生和公务员。云南财经大学一位学生后来告诉我,学校召开了一次特别会议,警告学生们不许参加抗议。也有政府部门在抗议这天开了一天的长会,并每小时进行点名。

我频繁地问人们,他们是否知道是谁组织了这天的抗议。23岁的英语老师傅嘉兴(音)说,她不知道,她是从朋友的转贴中了解到此事的。“很多人只是在转发”,她说,“没准我就是[组织者]”。

当我问24岁的Eddie,他笑着回答说,“是人民”。

抗议者们给我看了手机上流传的消息和照片。

几乎每隔一段时间,抗议人群就涌向警察组成的壁垒。这时,人群就会高喊“警察也是昆明市民!”那些警察就会慢慢地散去,听到的是一轮热烈的掌声,及高喊“谢谢,你们是好人!”

人们行走了数小时,被困在瘫痪交通中的司机们鸣喇叭以示支持。“云南人民,站起来!”人们齐声高喊,“炼油厂,滚出去!”

下午4点30分,市长李文荣走上街头与示威者直接对话。他看上去像是一个大学教授,拥挤的人群迫使他说话,听起来充满了急切和渴望被理解。

他说:“是的,我是这个城市的市长,但我也是这个城市的居民。你们想要保护昆明,不想让她的蓝天和清澈的水受到污染。政府也与你们有同样的愿望。今天之后,我仍然要生活,会在这座城市里衰老、死亡。我的父母、四个兄弟姐妹都住在昆明,所以我完全理解大家今天提出的诉求,并感谢你们每一个人。但你们必须明白,提出上诉需要通过正规渠道... ...这个[抗议]不是一个好的渠道。”

在讲话后,他把扩音器递给了示威者,邀请他们一个个吐苦水。示威者们的要求包括:允许对该项目举行公投,完全公布环境影响的评估报告,允许自由公开的媒体,警方停止对示威者的骚扰,建立一个公众与政府沟通的开放通道。这些抗议者想要的是真正的政治变革。

市长对每个人都做了详细回答,并承诺会进行一种“市政厅会议”,并由一名顾问收集希望参加该会议的人员的电话号码。

我看到了Eddie,还背着他的牌子,上面写着“民主!正在开始!”他写了他的电话号码,要求出席市长的会议。我把他叫到一边,问他为什么不害怕这样做。“要勇敢地站起来,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会站起来”,他答道。“那你相信市长的话吗?”“没有,但我愿意给他一个机会”,他说。

点击看原文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