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律师要求公开死猪事件环保措施 官方拒绝(图)

2013-05-07 08:1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上海、陕西、湖南等地水域连日来发现大量死猪 (网络图片)

上海黄浦江水域出现大量死猪事件已经发生两个多月了。尽管官方就这一事件做出了种种解释,许多上海市民和公众舆论仍然心存疑虑。最近,上海一位律师要求当地一个环保部门公开有关死猪事件的环保措施,未能如愿。这位律师表示对这个结果难以接受,进一步向上级政府部门提出行政复议。中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真的就形同虚设吗?

这位继续追问上海死猪事件的律师名叫李珺。李珺是3月中旬向当地松江区环保局提出申请的,要求该部门公布就死猪事件所采取的监管措施。李珺提出的三个具体问题是:松江区环保局平时在这个水域有哪些监管措施?过去3年,黄浦江上游水域一直有死猪出现,该部门针对这种情况采取过哪些措施?今年3月大量死猪事件曝光之后到打捞活动开始之前的几天里,松江区环保局与其它部门联动情况怎么样?据中国媒体报道,清明节前,李珺收到了松江区环保局的《非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李珺得知,该部门认为,李珺提出的申请材料不符合《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第二十一条的规定,不适用政府信息公开的相关规定。松江区环保局认为,李珺申请的事项属于咨询类,因此邀请她到环保局面谈。李珺认为,自己的申请材料完全合乎规定,环保局拒绝答复已经构成行政不作为,因此于5月6号向上海市松江区政府提出行政复议。

上海有关死猪问题的环保措施为什么不能公开?公民的知情权又从哪里谈起?上海市民许先生分析说:

“归根结底要把死猪到底是怎么产生的问题搞清楚。各部门是家丑不可外扬的心理,是不可能让公众知道的。公众根本没有知情权。”

上海附近黄浦江上游水域本来是当地一级饮用水源。但是,今年3月5号该水域突然发现漂浮大量死猪,令民众极为恐慌。几天后官方开始打捞死猪,公布累计捞出死猪1万多头。上海官方一再保证,这些死猪并没有影响当地饮用水质量,但民众对官方解释的不信任是显而易见的。官方表示,这些死猪多为小猪,因抗冻能力差、抵抗力弱诱发常见病死亡。但这种说法也不能取信于民。上海另一位居民沈女士说:

“我们都怕了,买了净水器,也是自我安慰。他们不公开信息,老百姓有什么办法。”

除了这位叫李珺的律师外,上海市一位化名为“小兰州”的市民也曾向当地水务局申请公开供水监测报告。据中国媒体报道,“小兰州”得到的答复是,他要求的信息已经在上海市水务局上海海洋局网站上公开,建议他上网查询。另外,上海一个叫“小刀”的大学生也曾向上海水务局提出信息公开申请,希望知道一些有关水质安全的数据。上海水务局在答复中提供了部分数据,并通知他另一部分数据需要向上海市环保局申请公开。

上海死猪事件发生后不久,长江三角洲一带就爆发H7N9新型禽流感疫情。这其中有多少问题官方一直没有解释清楚?为什么至今民间仍然是疑虑重重?广州的法律专家、民间组织公民不合作运动创办人唐荆陵先生说:

“上海死猪事件当局一直没有给民众一个清晰的交代,不了了之。中国定了个《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但没按法律来做。”

中国是于5年前开始实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唐荆陵先生注意到,最近几年,很多地方都有民众向政府部门申请信息公开,希望提高政府的透明度,效果一直不大:

“广东也有人要求政府公开财务等信息,但他们都是拒绝公开。其它省份也有类似情况。有实质意义的东西他们都拒绝公开,或者要很久才能公开。”

最近几年,环保问题是引起中国一些地方民众抗议的突出问题之一。抗议者普遍指责政府部门信息不透明、不作为。

原标题:上海律师要求公开死猪事件环保措施,为何不能如愿?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