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驳“邪路”论

2013-04-08 01:46 作者:王培尧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十八大后曾有中共社会主义学院副院长张峰教授解读十八大政治报告不走“老路”与“邪路”,认为“封闭僵化老路”指改革开放前包括苏联模式的社会主义路子,“改旗易帜邪路”指放弃“社会主义旗帜”走西方民主社会主义路子。

西方民主社会主义到底有哪些具体内容?是不是都是邪路内容?

一是西方社民党主张通过“议会”而非“暴力”获得政权。历史上政权更替都是通过血腥刀与火实现的,而议会废除了“朕即国家”的专制政体,开创了国家由君王集权走向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制衡的政治格局,是人类文明的重要标志。19世纪末西方社民党通过议会为工人阶级争得利益,通过“竞选”实现执政目的。1932年西欧有11个国家社民党单独或联合参与执政,二十世纪末欧盟15个成员国有13个国家由社民党单独或联合执政,整个西欧实现“粉红色”革命,创造了文明政治“黄金时代”。通过开放的“民意”和法制“竞选”,维持国家机器运行实现国家政权交替,这比亚非有些国家频频暴力政变好得多,也比封闭运行的封建家长式权力传递好得多,何谓“邪路”之有?

二是西方民主社会主义强调任何党派均需接受“自由民主公平平等互助”终极人性考验,在此目标下任何立党为私为己者顺昌逆亡。信仰主义可以不同,信仰的目标结果却必须统一在“公正自由民主”终极大旗之下,任何政党都没有“我世袭我执政”的“法律理由”,“打天下坐天下”之刘邦流氓逻辑只适合一个历史阶段而不是永远,要想永远就必须恪守人类的人性的“公正自由民主”终极理想。没有秦皇万万世虚伪的家族王国,只有人类终极理想的永恒。世界上永远的主流信仰“自由民主公平平等互助”,是任何党派都应该追求之并接受其考验,高远宽宏之理想大同“邪路”何有?

三是西方民主社会主义主张意识形态极大包容和开放,“伦理人权环境就业”为人类意识形态唯一认知空间。2003年社民党国际22大提出“人权民主普世价值”新三原则,反对强调“党派利益”高于一切,德国社民党界定“自由公正互助”为其执政宗旨,强调机遇公正分配公正,强调社会强者带动弱者,扩大个人对国家的自由,大张旗鼓批判官僚主义腐败现象舆论不公开问题,朝现代化民主化分权化地方化方向大大前进了一步。试问尊重人性尊重自由的包容开放意识形态“邪路”何在?

四是西方民主社会主义用“普选”实现权力更替嬗递。全体党员参与选举党的领导人。法国社会党第一书记由过去的“执委选举”改为全体党员“直选”,中央到地方各级党魁全部由全体党员直选。每年全国性会议重大决议完全通过党员投票决定。英国工党全体党员“普选”党的领袖决定党的政策,参与“全国政策论坛”和“地方政策论坛”讨论,参与中央与地方政策制定与监督。德国社民党党纲规定任何决议须通过全党辩论交锋达成共识。抛弃了山呼万岁的寡头政治全民参与国家选举真正实现人人是国家主人公,这样的的“普选”机制怎么是“邪路”?

五是西方民主社会主义视舆论为监督执政党的主要工具,通过舆论曝光实现执政即时化透明化。为了保证媒体监督,德国社民党把“拥有适合媒体社会交流能力”视为该党新时期四大目标之一,中高层干部必须学会与媒体打交道。法国社会党全国书记处书记及时将党的方针政策传达给公众。1980年市民社会理论在西方学术界兴盛起来,民主党滥用权力现象基本绝迹。为避免国家和市民出现“两元”对立冲突,建立了政府和市民合作通道,鼓励公民参与政治,让民间组织参与政府决策。中国古语兼听则明清明政治从善如流,尊重舆论监督强调舆论为监督执政党的主要工具,怎么就成了“邪路”?

全球政治经济一体化时代,没有那个国家敢说自己政治体制是老大,可以拒绝借鉴他国行政经验。除非精神病患者妄称自己身上的疮疤都是花,否则什么人敢觑天下文明为粪土呢?在全球范围内加强执政交流,参与制定国际全球执政规则,同国际政府组织和非政府组织达成合作互助关系,应该是任何政府所持的正确态度。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说计划经济应该有市场经济,市场经济也该有计划经济,政治体制改革为什么就是“关门主义”,借鉴西方体制就是“邪路”主义?为执政者“邪路”论者羞。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