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总理被丢一只鞋,什么国家容忍“闹事者”40年?(图)

2016-04-16 10:00 作者:王培尧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澳大利亚前总理吉拉德在被示威者围堵中丢了一只鞋(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6年04月16日讯】2012年1月26日下午,在出席堪培拉联邦议会大厦附近酒店举行的嘉奖救灾人员活动时,澳大利亚前总理吉拉德遭遇大约200名酒店附近示威者的围堵,在保镖和警方人员护送撤离过程中,吉拉德走丢一只鞋子。这些示威者是26日在酒店附近庆祝“帐篷使馆”成立40周年的原住民,他们因为不满政府的一番表态对总理进行了围堵。

“原住民帐篷使馆”可追溯至1972年。澳大利亚1900多万人口约2%为土著人,他们分布在北方领地、托雷斯海峡地区等地方,有500多个部落。自英国人登上这块大陆的那一天起,直到今天,土著人为捍卫自己的主权讨回自己的土地进行不懈的斗争。1972年,从悉尼“红坊”区来了4个土著人,即比利•克雷吉、托尼•库雷、伯德•威廉姆斯和迈克尔•安德森,他们在堪培拉联邦议会大厦门前草坪上插了一把大伞,“安营扎寨”守候了6个月,抗议政府对原住民的不公正待遇,要求联邦政府给予原住民政治认可。

“帐篷使馆”通常有15名自称“大使”的土著人常驻那里,代表500多个不同部落就土著人的土地、文化等权利问题,与联邦政府和议会摊牌。经过长期抗争,澳大利亚于1967年举行了历史上第一次有关土著人的公决,正式赋予土著人澳大利亚公民权。土著人的抗争取得了部分胜利,但有关土地的权利仍然没有得到承认。

议会大厦门前草坪上有一堆不见火苗青烟袅袅的火堆,草坪两侧的树荫里扎着五六顶帐篷。火堆旁竖立著迎风招展的土著人旗帜,旁边的木牌上分别用英、中、日三种文字书写“主权”一词。在一个石台上有一个盒子,里面是一摞澳大利亚风景明信片,盒子贴著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联邦政府总理向土著居民道歉的时候我在现场,‘道歉’只是一个词,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各位愿意的话,请到各顶帐篷边去坐坐吧。”

来自全国各地的土著人在“帐篷使馆”前来来往往,他们认为这里是学习土著文化的地方。这里的土著人说,“只要你拥护土著人的公民权利,就欢迎你来‘帐篷使馆’里住一住”。土著人克里斯告诉记者,他的祖母是被“偷走的一代”。他从小对土著文化有一种归属感。土著人在很多方面与整个澳大利亚社会有差距。由于社会上对土著人存在无形的歧视,不少土著孩子不愿意去学校读书。虽然澳政府于2008年正式向土著居民道歉,但很多政策还停留在纸面上,土著人的生存境况仍未有大的改观。

“帐篷使馆”并不一直都扎营在旧国会大厦外面,也曾移至联邦议会新址。经过20年断断续续的搬迁之后,从1992年起,一座相对固定的“帐篷使馆”竖立在旧国会大厦前。经过37年的世事变迁,“帐篷使馆”的土著居民抗议也从初始阶段的愤怒和焦躁发展到今天的坚定与从容。如今,土著居民继续向澳政府提出要求,希望改善土著人的生活和社会境遇,住房、教育,包括恢复土著人语言的教学以及社会认可,都是“帐篷使馆”继续努力的目标。

旧国会大厦周边秀丽的风景和土著居民的“帐篷使馆”,犹如两个拼接在一起的图画。这合成的画面虽不那么协调,但很有意义。今年5月8日,旧国会大厦里的“民主博物馆”重新对外开放,而与之相伴的“帐篷使馆”则恰好是今天澳大利亚民主的一个活的窗口。当地报纸上一篇文章说,在还有不少澳大利亚公民的土著人生活困苦的时候,我们能做些什么?

澳大利亚有媒体称,26日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跑丢的这只鞋子,最终被土著居民所得,并被放到eBay上进行拍卖。《悉尼先驱晨报》27日称,这只右脚8号的Midas Glorify开价148澳元,不久即升至2550澳元。拍卖的这只鞋子是否是吉拉德的,这一拍卖还有可能是一场恶作剧。吉拉德对次事件似乎有点恼怒,她说,她不反对和平示威,但“绝对谴责暴力示威”。

澳大利亚议会大厦门前草坪,相当于中国北京人民大会堂门前的广场。“帐篷使馆”能在澳大利亚议会大厦门前安营扎寨40年,本身就是一个奇迹。难道那边没有非常负责任的“城管”?总理的鞋子被追得非常狼狈,但从从另一方面说,也折射出澳大利亚的民主确实了得,这个国度的公民是把吉拉德视为一介平民,而不是一国堂堂的总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