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校长被关押11年 仅让家人接见一次(图)

2013-03-26 00:16 作者:陆平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里玉书
黑龙江漠河县原阿木尔二小校长里玉书

【看中国记者陆平综合报导】一位深受家长及学生爱戴,一路由老师升任为校长、教育局主任,后来又提升为教育局书记的里玉书女士,11年前因信仰遭判刑入狱,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据报导,在监狱里她遭到种种折磨。十年来,仅获家人接见一次,由于长期未见到她,家人对她的生命安危感到忧虑。

人家不收的 她都无条件收留

今年六十三岁的里玉书女士,家住在黑龙江省漠河县。自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不仅身体有所改善,也遵照著书中真善忍的道理待人处事。据明慧网报导,在她担任教师的时候,学校里带班当班主任,都喜欢聪明的、素质好的学生,而不管是什么样的学生,她都收。分到她的班级里即便有很多父母没文化、家庭条件不好的调皮孩子,但这样的孩子在她班级一段时间后,就听话了,学习成绩也好了,不好的学生到她班级学习成绩也都提高上来了,当时学校里的家长都愿意把孩子送到她的班级里。里玉书凭着她的才华、爱心,由普通教师升为校长,教育局主任,后来又提升为教育局书记。

她不收别人的贿赂,不要学生家长的钱财,学法轮功以后,从来没对学生、家长和教职工卡、要和勒索过。看到别人有困难总是无偿的帮助。

里玉书在任漠河县阿木尔二小校长时,很多其它学校不收的纪律、成绩差的双差学生,她都无条件收留了。她总是说:“孩子正是受教育的时候,不让他们上学怎么行哪?”

酷刑摧残近十一年

这样的情况,在1999年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以后,却变了样。身为教育局书记的里玉书便遭了中共当局的残酷迫害。2000年里玉书被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劳教一年。2002年再次被绑架,关押在加格达奇看守所,后被判刑十二年。

2003年1月,里玉书被送往黑龙江女子监狱,至今仍被关押在十监区(病犯监区)。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里,里玉书已经遭受了近十一年的迫害,她曾被非法关押在小号,多次被隔离,遭到长期捆绑、剃鬼头、拳打脚踢,所有的衣服、床单、被面上被油印 “犯”字。里玉书被打毒针、背铐、用针管灌上水激、用牙签支眼皮,使劲的扯耳朵、狠狠的打嘴巴子、疯狂的毒打、大拇指被掰折、寒冬季节身上被泼上凉水冷冻、被用脚踩脸、被倒空过来,将脚绑在床栏上,再揪着头发捆绑、被用擦地布塞嘴、被束缚带捆绑二年多。

寒冬10月,里玉书身上只穿线衣线裤被关入小号。小号内只有一条小板床,手被铐着在小号中酷刑四十多天、被用黄胶带把嘴缠上好几圈封住、抓住头发往暖气管子上撞、用笤帚砸脸、扣地环酷刑等等折磨。

在黑龙江女子监狱中,里玉书从2003年8月开始长期绝食反迫害,但因此遭到了野蛮灌食,灌大蒜、灌浓盐水、灌辣椒水,被灌完食后,再用开口器,将嘴扩到极限,一撑就是几个小时,撑的嘴都肿了,牙齿都不好使。里玉书被残忍灌食筷子扎入嗓中,被犯人推倒摔昏,脑袋摔破缝五针,里玉书被迫害的瘦骨嶙峋。

百般刁难 十年来只让家人接见一次

在被关押黑龙江女子监狱的十年中,里玉书被摧残的骨瘦如柴,即便家人多次去女监探望,但自始至终女监只让里玉书的家人(哥哥)见过一面。

在2013年2月9日过年之前,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突然给里玉书家人打来电话说里玉书生命垂危,让家人赶快到女子监狱来一趟。心急如焚的家人赶到后,狱方却又以队长不在家为由不予接见。

在过年后,里玉书家人远程从大兴安岭赶到哈尔滨。在3月6日下午来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要求接见里玉书,门卫值班警察态度生硬,以不是接见日、没带接见证为由不让见。在家人一再要求下,值班警察才向监狱领导打电话,告知里玉书家人3月7日上午9时来接见。

3月7日上午9点,里玉书家人来到女子监狱门卫室,值班警察说:“已经通知监狱领导了,你们等着吧。”家人担忧里玉书的生命安危,盼望尽早能够看到她。当时几乎所有来接见的家属或早或晚都让接见后,家人等了近两个小时,在家人的一再要求下,门卫才同意到场的一半家人进去。

接着一个女狱警把家人带到了六一零主任办公室。六一零办公室的杨主任态度生硬凶狠,非得证明家人身份,询问身份证、与里玉书的关系、接见证,气势汹汹的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他们认为里玉书的被迫害案子很轰动,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黑龙江省六一零、哈尔滨市六一零都很重视。他们向黑龙江省六一零,哈尔滨市六一零打了电话请示里玉书家人可不可以见。请示后,狱方仍刁难家人,说接见证上的人不是他们登记过的可以接见的人,他们没登记的家人名单都是里玉书自己不欢迎见的人。家人说:“我们都是里玉书的亲人,她不可能不想见我们。让她来亲自跟我们说。一定是里玉书被你们折磨的生命垂危,你们不敢让我们见她。”

最后他们又推托说证件不齐全,必须得返回大兴安岭当地派出所开证明:不是炼法轮功的人才让接见。

至今仍生死未卜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拒絶让家人接见时,家人问到里玉书的身体情况,十监区区长不敢正视家人的问答,低着头象做错事一样,遮遮掩掩以刚上任一个多月不了解情况为由,让副区长来回答里玉书的家人,就一走了之了。十监区副区长对里玉书的身体情况的回答也是含糊其辞。至今里玉书身体情况究竟如何,仍不得而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