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方济,预言里头的最后教宗?(图)

2013-03-17 13:37 桌面版 正體 8
    小字

阿根廷主教伯格里奥被选为新教皇
阿根廷主教伯格里奥被选为新教皇

西斯汀(Sistine Chapel)教堂,在米开朗基罗的基督复活、最后的审判壁画下,来自48个国家115位枢机主教历经两天五轮投票,罗马教廷第266任教宗,由76岁来自阿根廷的柏格里奥(Jorge Mario Bergoglio)出任,封号方济(Pope Francis)。

秘密会议从2013年3月12日开始,13日上午西斯汀教堂的烟囱冒出一阵黑烟,信徒们焦急的继续等待;到了下午,又是一阵黑烟从烟囱升起。

14日,罗马的天空,雨蒙蒙的下,朝圣者依然挤满梵蒂冈的广场,伸颈仰望看看奇迹何时到来,第五轮投票过后不久,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总算,一阵白烟升起…。

如果数百年来的教宗预言准确的话,这将是最后一任教宗-未来教宗预言里头的第112位。

西元1159年,爱尔兰大主教马拉奇(Malachy O’Morgair)在前往罗马教廷的途中,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到之后的所有未来教宗,总计有112人。

本笃十六世(Benedict XVI)是名单上的第111人…。

第112人则是名单上的最后一名-那会是来自罗马的伯多禄(拉丁文Petrus Romanus)。

预言的魅力,在于它的可信度。

但预言多方变化无从捉摸的型态,又每每超越人类当下的认知;让不相信的认为相信的,纯粹是因为对蛛丝马迹的穿凿附会。

不过,预言的意义存在于人们对它未来实现可能性的期待。

期待的过程,最美的,往往是-那颗信仰的心。

马拉奇把梦境用拉丁文写在五张羊皮上,交给当时的教宗,英诺森二世(Innocentius Ⅱ),教宗看后,谨慎的将羊皮保存在教廷的档案室。

一直到1590年,马拉奇封圣(Saint Malachy),1595年有一位名字叫做阿诺德(Arnold de Wyon)的传教士,在教廷整理档案时发现那五张羊皮,遗稿重见天日,这就是著名的未来教宗预言。

预言里的第1位教宗,是‘台伯河上的城堡’(Ex castro Tiberis),刚好英诺森二世之后的雷定二世就出生在一座台伯河边的城堡里;最特别的是对之后的第六位教宗,维克多四世(Victor IV,1159-1164年在位)-他的预言是可怕的监狱(Ex tetro carcere),维克多四世最后的归宿就是一间凄冷的牢房。

预言里的第31位教宗,箴言(motto)上是“孤独的生活”(Ex eremo celsus)那是雷定五世(拉丁文Celestine Ⅴ),一位生活在深山里头的隐士-才刚到教廷,当了几个月的教宗后,辞职又回到山里头。

1590年前,预言的准确性几乎是无可置疑;至于1590年之后的未来教宗预言,则见仁见智,所以未来教宗预言,一直也存在着真伪之辩。

但诚如最后的教宗“The Last Pope”作者约翰休格(John Hogue)所言,羊皮上的未来预言,不论真正的作者为何,在历经数百年、经过百余位教宗印证,这些预言基本上都有几分真实性,反对的人说:那是蛛丝马迹牵强附会-

“即使,只是数百年来,对数十位教宗的牵强附会,会是那么容易让人相信的事?”他说。

但是罗马的宗教史教授鲁斯柯尼(Roberto Rusconi)则认为未来预言毫无根据,他说,圣.马拉奇的天赋就是让人相信他的预言。

是耶!非耶?

2005年,若望.保禄二世(Paulusus Papa Ⅱ)死后,教廷召集各地的枢机主教,选出第265任教宗,圣.马拉奇未来预言的第111位,也就是倒数第二位教宗。

箴言(motto)上写的是一句很简短的片语(Gloria Olivae),拉丁文的意思是“橄榄的荣耀”。

当德国籍的枢机主教拉辛格(Joseph Aloisius Ratzinger 1927-)当选后,人们以为未来预言,已经不再灵验-

这时教廷宣布,教宗的封号是本笃十六世,信徒才恍然大悟-拉辛格所出身的圣本笃修会,在十四世纪刚创立时,拉丁文的意思就叫做橄榄会(Olivetans)。

2005年4月19日,拉辛格在当选教宗前对枢机主教团发表的一席演说-

人类正进入相对主义的独裁当中,它不承认任何它所不能验证的一切…。

人类是否正在相对主义的独裁当中?或者更浅白的说,以科学之名,在局限或吉光片羽中独断?

当最后的一张牌已经开启,答案恐怕就不会太远了。

联合新闻网:方济,最后的教宗?


德国之声中文网:教皇方济各举行首次记者招待会

http://img.kanzhongguo.com/dat/thumbnails/15/2013/03/17/20130317015513184_small.jpg

新教皇方济各在首次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讲述了他获选后为自己选择这个名字的缘由。大多数记者希望他是一位坦率的教皇。
当新教皇召开的首次记者招待会开始时,大厅内的所有人都涌向最前面:有些人甚至站在椅子上,将手中的相机,手机和平板电脑高高举起,为的是能够拍摄具有纪念意义的照片。来自世界各地的约4000名记者和摄像组在梵蒂冈的大门旁坚持等待了数小时,最后终于进入了举行记者招待会的大厅。

当教皇出现在巨大的大理石舞台上,在他的黄色大靠背椅上坐下之后,大厅内掌声雷动。许多意大利人和南美人高呼“教皇万岁!”这种激动情绪的大爆发在记者招待会上并不多见。

教皇方济各举行首次记者招待会
大多数记者对教皇印象良好

但是美国CNN新闻频道的资深记者本·韦德曼(Ben Wedeman)并没有被这种气氛所感染。他说,“在我看来,这不是一个真正的新闻发布会,而只是教皇的一次召见,祝贺我们所做的工作。”方济各( Franziskus)教皇确实只演讲了约15分钟,并没有接受记者的提问。之后,教皇在掌声中同在场的一些人握手、拥抱,之后便离开了大厅。

“我的名字就是方针:教会是贫穷的”

方济各教皇称记者为“亲爱的朋友”。接着,他谈到教会和媒体要以自己的方式维护真理。他强调,教会受精神约束,没有政治性。这位阿根廷教皇显然决心放弃一切奢华。象征着教皇尊严和权力的渔夫戒指不是金,而是银的。在他周二的就职典礼上,教皇穿的衣服面料也是合成纤维,而不是迄今一直选用的丝绸面料。

教皇方济各举行首次记者招待会
教皇没有回答记者提问

教皇的榜样,13世纪的天主教圣徒方济各(Franz von Assisi)就宣扬教会必须是贫穷的,并因此不仅赢得了朋友。朴素的新教皇叙述说,当秘密会议决定选举他时,他突然想到了方济各的名字。教皇说:“我的好朋友,巴西枢机主教胡莫斯(Hummes)拥抱我并告诉我,我不应该忘记穷人,这时方济各便浮现在我的脑海中”他强调,“我喜欢贫穷和为穷人服务的教会。”

他是我们大洲的一员”

教皇给许多记者留下良好印象。来自委内瑞拉的女记者埃丽亚娜·洛萨(Eliana Loza)说:“他看上去朴实无华,但又焕发着一种魅力。”“当然所有拉丁美洲的同事都非常激动和高兴,因为教皇来自我们的大陆。”委内瑞拉女记者已经在罗马经历了二次教皇选举。她认为八年前约瑟夫·拉青格( Joseph Ratzinger)当选时,媒体报道规模更大。她说, “当笃十六世辞职时,媒体给予了非常高的关注,因为这毕竟是一个引起轰动的事件。”但是现在,所有人都想了解“从一个新的世界走来的新教皇”。

教皇方济各举行首次记者招待会
Rom Audienz Presse Papst Franziskus

“他很少接触媒体”

公布新当选教皇的新闻发布会也邀请了方济各的几届前任参加。退位的教皇本笃十六世此前甚至接受过德国之声和其他德国电视台以及梵蒂冈电台的采访。在出访时,本笃十六世也曾直接在飞机上接受记者采访。新教皇方济各是否将保持这种风格还有待观察。 据称,新教皇担任枢机主教时就很少接触媒体。他总是很矜持,很少接受记者采访。

在新教皇就职典礼仪式上不会有什么真正的新闻,但是人们何时才能获得一次接触教皇的机会呢?教皇就职典礼当然是不可错过的良机。一位音响工程师说:”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教皇,这样的机会很难得”,他一边说着,一边迅速将手机拍摄的照片传给家人。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