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未必出现债务危机,但风险尚存

2013-01-30 07:18 作者:Kenneth Rapoza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自从债务危机在欧洲爆发、在美国头顶盘旋以来,投资者与金融专家就一直在疑惑,另一只即将落地的靴子会不会是中国。毕竟,中国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而中国政府又俨然“喝醉的水手”,花钱如流水。

尽管中国发生全面债务危机的可能性不高,但风险却是切实存在的,巴克莱资本(Barclays Capital)在周一发布的一份31页的报告中警示说。

中国是一个封闭的体系,债务都在公众手中,外国实体对其不构成实质性威胁。不像在其他国家,外国投资者可以进行抛售或做空操作,引发收益率大幅飙升,致使政府无力支付利息,希腊和西班牙就在其列。中国在这方面不受任何制约,控制权只在其自己手中。

中国财政超支的真正后果是其经济在长期内向日本的现状靠拢。对中国本身而言,这也许未尝就是件坏事。日本现代化程度高,是一些全球顶尖品牌的发源地,日本社会稳定,中产阶级比例庞大。这些全都是中国尚且没有的。尽管拿中国与日本比无异于将巴西足球球员与阿根廷比,但中国政府及国有银行的债务正在不断增加,而这预示着其经济增长减速的到来。

这一减速不会等到五年之后。它就近在眼前。中国经济之所以不再以两位数增长,原因之一是北京清楚,它不得不给固定资产投资计划——其中很多都构成了浪费——降温了。

好在大部分投资都并非如此。因此,根据巴克莱驻香港分析师的分析,按照最坏假设,似乎更有可能的结果是经济陷入停滞,而不是欧债危机的一个翻版。

对于中国发生财政困难可能性较低的论点,有多个因素可提供支撑,黄益平领导下的巴克莱资本分析师们在报告中如是写道。

既不破产,也不构成破坏

尽管政府负债总额高达23至46万亿元人民币,但中国政府的资产负债表仍是较为稳健的。中国的债务占GDP比例在65%上下,相比之下,美国超过100%,日本更是逾200%,包括所有公共债务与或然负债在内。

财政部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2009年,国有资产总计53.3万亿美元,其中27.9万亿美元属于中央政府,25.5万亿美元属于地方政府。换言之,到目前,中央政府的资产仍然足以偿还负债。

其二,中国政府的财务状况依然稳健,有赖于税费贡献的财政收入迅速增长以及北京审慎的财务管理。据巴克莱报告,2011年,财政收入增长25%,达到创纪录的10.4万亿美元。总体预算赤字仅占GDP的1.1%——虽然政府开支以21%的年增长率增加到了10.9万亿美元。即便将或然债务计算入内,总体公共债务仍然在可控范围之内。采用不同的社保基金资金缺口计算,中国的主权债务占GDP的比例在62%到97%区间内。

 最后,中国若要为日益增长的债务融资,其有多个手段可以选择。巴克莱资本认为,社保基金资金缺口是长期内最为消耗政府资源的问题。而独生子女政策则导致越来越少的劳动年龄人口供养越来越多的退休者。

借鉴国际经验,世界银行建议中国除国有资产的直接转让外,还可提高社保缴存率,或利用政府一般收入或专用社会保障税收来偿还或然债务。北京可以发行更多债券,逐步放宽政策,使当地政府能够利用资本市场获取更多债务融资,而不是一味依赖中央。

这对中国经济意味着什么?

随着政府增加开支以为或然债务进行融资,中国的资本成本将会上升,黄益平写道。

“这与金融自由化的可能结果一致,”黄益平在报告中表示,“资本成本上升可能进一步压缩企业利润率,加剧金融市场动荡并导致一些重工业与高度杠杆化行业的兼并整合。”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