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这个国家有些事情不正常的可怕 (上)(图)

2013-01-08 00:44 作者:庚元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从影片《V字仇杀队》看现实的中国


影片《V字仇杀队》中的V字面具已经成为中国民众表达某种不满的行为艺术品。(看中国配图)

【看中国记者庚元综合报道】中国央视(CCTV-6) 在2012年12月14日播出了一部好莱坞科幻惊悚影片《V字仇杀队》(英文名:V for Vendetta),引起众多国内观众的好奇与热议。影片描述的是2020年前后的英国,由一个北方之火(Norsefire)的政党控制的极权政府统治时发生的事情。只是大陆上演时将片名改为《V字别动队》,也许是当局担心观众看到原片名可能会引发仇杀的冲动吧。

制造恐惧 维持极权统治

某一年,美国在第二次内战之后衰落,英国也遭受了近乎毁灭性的打击。在一片混乱和绝望之中,国家陷入混乱,名为“北方之火”的政党,以国家安全之名,开始秘密研制致命病毒,这种病毒足以“毁灭整个国家,而又能使财产完好无损的保留下来”。病毒研制成功后,他们选择了一所学校、一个地铁车站和一座水厂施放病毒,取得了极为恐怖的效果。最初几周就有数百人死亡,随后更是按照始作俑者设想的那样,出现了一场造成八万人死亡的这个国家历史上最可怕的“恐怖主义”生物袭击。此时,北方之火利用媒体造势,渲染恐怖气氛,在公众极端恐惧的时刻,他们拿出病毒的解药成功的控制住了疫情的蔓延。这场疫情成功地煽动起了人民的狂热情绪,使全国上下再次“团结”起来。恐怖袭击带来的恐慌情绪使得北方之火顺利地压制了所有反对意见,并在之后的大选中以压倒优势获胜。党魁亚当•苏特勒(Adam Sutler,也有译作沙特勒的)最终成为新设立的国家“元首”。 苏特勒政府很快宣布抓到并处决了几名所谓的恐怖分子,并为在所谓的恐怖袭击中丧生的受害者修建了纪念碑。利用恐怖袭击尚未散去的阴影,苏特勒政府迅速将英国改造成为一个极权国家。随后所有非基督徒及同性恋者都被指为“国家公敌”,在一夜之间消失了。

影片让人自然的联想到中共。用暴力夺取政权的中共,与苏特勒的北方之火一样,深谙暴力与恐惧对维持它的极权统治的重要。在依靠暴力夺取政权后,中共开始有计划、分阶段的发动了一波又一波的政治运动,打击镇压传统社会的不同的主流社会群体。所谓改革开放前的30年,通过土改,消灭了地主阶级;通过工商改造,消灭资产阶级;借取缔会道门,解散了所有的信神的组织,诸如基督教、天主教、道教、佛教等组织,要求这些教会、佛堂的成员到政府登记并悔过自新;发动反右运动,诛心全国,从此除了御用文人,知识分子彻底闭上了嘴巴;发动大跃进,指鹿为马,以试其忠,结果造成饿死几千万人的大饥荒;发动文化大革命,颠倒乾坤,彻底破坏了承传几千年的中华传统文化。用毛泽东的话说就是要“7、8年再来一次”,通过重复的制造并强化恐怖氛围,使人民对中共心生恐惧,以至成为恐惧的奴隶,能做的就是无言的服从。

所谓的改革开放之后,在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口号下,利用掌握的公权资源,中共统治集团很快成为新的地主阶级与资产阶级,变成了中国特色的权贵集团。此时它们依然没有放弃通过暴力与制造恐惧的手段来维系极权的统治,1989年震惊世界的“六•四”屠城、1999年开始的持续至今的抹黑镇压法轮功信众以及对家庭教会等其它信仰群体的镇压,前者只是提出了在中共体制内进行反腐败的诉求,而后者仅仅只是希望能有合法的信仰自由,然而这些都是内心不安的中共极权政权所不能容忍的。时至今日,中国政府的年维稳经费已连续3年超过公开的军费支出,对民众的监控触角延伸至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大街小巷的监视摄像头无处不在,观众也很自然的在观看《V字仇杀队》过程中联想到自己的现实生活。

V是谁眼中的恐怖分子

当年的“恐怖主义”生物击完全是北方之火为了夺取政权一手制造的大阴谋。为了制造病毒,他们利用羁押的犯人进行惨无人道的活体实验。其他的被当作病毒试验品的囚犯全部死亡,只有被关在拘留中心V号囚房的一位囚犯因体内的特殊免疫系统而得以幸存——他是48个活体试验者中唯一的幸存者。残酷的折磨反而磨练了他超人的体格和意志。后来纵火焚烧了拘留中心并趁机逃脱,不过他也付出了被重度烧伤的惨重代价。他发誓要报复北方之火政权。

在经过10来年的准备后,这位幸存者就开始带着面具,以V先生的面目出现了。用他自己的话说,从此他就是一位“在命运的沉浮中扮演着受害者与加害者的双重角色。”“这面孔,不是虚华的外表,它还是业已不在的人民呼声的再响,决心铲除那些腐化堕落的毒虫,对他们的裁决只有复仇。”“终有一天会证明,那些高尚者和警醒者死对的。”

影片中,V第一次出现是在11月4日晚上,在解救了因违反宵禁令而被秘密警察抓住并险些被侮辱的伊芙•汉莫德(Evey Hammond)后,V领着伊芙来到一处建筑物的屋顶,让她亲眼目睹了他炸毁苏特勒政府耸立在老巴里街的“正义女神”雕像及其建筑物的过程。伴随着城市紧急广播系统播出的柴可夫斯基《1812序曲》的音乐的旋律,爆炸产生的火光照亮了伦敦城,不仅使伦敦市民感到意外,更使得苏特勒气急败坏。苏特勒意识到V的行动是针对自己的政府而来的,为掩盖真相,欺骗民众,随后在媒体上将V的这次行动说成是一次政府为了建设新的时代标志,拆掉“危险的老房子”的定向爆破。

第二天,V又出现在了英国收视率最高的BTN电视台的直播间,向观众发表演说:“这个国家有些事情不正常的可怕,残暴、不公、歧视和镇压发生在这块土地上。你们曾经有过反对的自由,有过思考和言论的自由,而你们现在拥有的是胁迫你们就范的审查制度和监视系统。战争、疾病、恐怖事件摧毁了你们的理性,剥夺了你们的常识,恐惧控制了你们,你们在慌乱中投向了元首亚当•苏特勒。他许诺给你们秩序、给你们和平,而他所要的回报就是你们的服从和沉默。昨晚我决定结束这种沉默,我炸毁了老巴里街,以提醒这个国家它所忘记的事情。有人应该对此承担责任,他们必须为此付出代价。”V还邀请观众一年后与他一起给当局一个“永远不会被忘记的11月5日”。

显然,影片中的V的言行都是针对苏特勒的极权政府而去的,自然也就成为了苏特勒政府眼中的恐怖分子。而电视机前的英国民众在意外、紧张的同时却也从V身上看到了希望与期待。一年后,无数的面具人走上街头既表明了民众对V的支持,也显示出在英国民众的眼里,苏特勒与其政党北方之火,才是英国真正的恐怖分子。

杨佳,北京人,案发时28岁。2007年杨佳到上海旅游期间租了一辆自行车,在路上骑车时被警察拦下并被带往警局,在警局被殴打和虐待6小时后获释。后来杨佳到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是他的生殖器官被打坏,今后无法生育。2008年7月1日,杨佳持刀闯入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杀死6名警察,刺伤5人。2008年1月26日杨佳被执行死刑。

虽然杨佳也被当局视为恐怖分子,但他的行为却得到无数网民的喝彩,被称为武松和佐罗式的替天行道的英雄。网民认为杨佳被判死刑说明中国法律已经不是人民的法律,对杨佳的审判是对中国人民的侮辱!

杨佳死后,他的一句“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在民间和网络上广为流传。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中国人所遭遇的很多苦难都源于中共。

(未完待续)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