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假游行真捞钱 撑梁临记公厕收钱(组图)

2013-01-02 19:36 桌面版 正體 5
    小字


一众游行临记今早参与建制派撑CY(梁振英)游行。(主场新闻相片)

面对泛民元旦日倒梁游行,建制派亦动员参与元旦日游行集会。早前在网上盛传有人用钱招聘临记今日现身撑CY(梁振英)游行,主场新闻记者为了解传言是否属实,报名成为建制派的“游行临记”,在今早参与亲CY组织发动的香港各界庆典委员会游行,并在游行完毕后,获得250元酬劳,令人不禁质疑,这场主办单位声称有6万人参与的游行,有多少是“有偿”演出?

但对于“收钱游行”一事,行会成员兼香港各界庆典委员会主席郑耀棠死口不认,向主场表示全不知情,更质疑是有“对家”混入游行嫁祸。

本周一,网上盛传有人招聘临记游行,本报记者根据所载的电话号码报名,得到一名自称“阿朗”的男子回复,表示愿意以300元酬劳招聘临记在元旦日游行,并著记者找多些朋友参加。阿朗后来指由于报名人数太多,酬劳下调至250元,并叮嘱记者准时到达中环集合。

今早九时左右,大约一百名打扮新潮的青少年在中环皇后像广场港铁出口集合,有青年向记者坦认“收钱等游行”。及后,包括自称“阿朗”(带黑帽者)在内、打扮新潮的接头人,上前向游行临记逐一点名。数名接头人带备簿仔点齐名后,就向疑似领头人(浅色外套的中年人)报数。之后,接头人向游行临记的手逐一盖上印章记认。

游行临记:“我好想读国民教育!”

大约百名游行打手被领到香港各界庆典委员会的台前集会,疑似领头人手举“屯门商会”及“深井商会”的纸牌。部分游行人士带上口罩、或低头,以防被认出。大多数的游行临记集会期间无理会台上活动,自顾自在台下吸烟、叫嚣。集会约一小时后,一众游行临记出发,前往金钟政总。面对沿途的记者镜头,一众打手表现闪缩,有人用粗口说“要等几X耐”,也有人戏称支持CY,大叫:“我好想读国民教育!”

记者与一群打扮新潮的年轻人一起在正午12时抵达政府总部外,此时大量手执支持政府和特首标语牌、以地区团体名义参与游行的人士进入政府总部广场看表演,而一众年轻人则三五成群在外围等候。

阿朗与另一名接头人,疑因被附近太多摄影记者和摄影师注视而迟迟未有派钱。人群被警方疏导到中信大厦和立法会综合大楼对开,近海滨马路(下图)上的一排临时公厕外等候。

在上述位置守候了逾45分钟,接头人怀疑因为有摄记在对面马路想拍下交钱过程,以及混入这群青年中的一些记者行家身份被识破,阿朗与另一名接头人一直未有“发薪”。呆等了近一句钟后,就记者观察所得,这群青年最终分了几批取钱,以分散外围传媒的注意力,包括一批走到添马公园,一批走到金钟港铁站附近,另一批则留在公厕外。

经过商议后,阿朗最终在其中一格临时公厕内派钱,而且每次只限一人进厕格内取钱,以至那格公厕有约20人在排队。大部分人取钱后便迅速离去。

郑耀棠:可能对方混进来搞我们

记者今日向有份举办游行的行会成员郑耀棠查询,主办单位有否派钱请临记游行时,郑耀棠说:“我们没这些事(出钱请人游行)的!我不知道有这些事,你还是问他吧,或者去报警。我们没有,我们是严禁这种事情的。”

郑耀棠又指无需要觉得尴尬。被问到是否需要作出调查时,郑耀棠说:“我们无法调查的,对方要混进来去搞,没办法的啊!他们要来游行,说收了钱,我不能不让他进来的啊。我们也是撑CY而已,撑政府而已,我们没查他们是从哪里来的!”

郑耀棠又指出,无规定地区组织要交几多人数,记者追问会否因为委员会下面的地区团体怕不够人数所以私下招聘打手?郑耀棠如此回应:“那有没有可能是对方的人混了进来这样搞我们呢?”

主场新闻记者在游行完结后,向其中一名疑似接头人查询他是来自什么组织时,对方未有理会,即转身急步离去。

编按:记者在今次采访收取的“酬劳”,将会全数捐出作慈善用途。

来源:主场新闻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