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唐柏桥:抛弃幻想准备行动!(视频)

2012-12-27 09:42 作者:唐柏桥 桌面版 正體 38
    小字

编者按:2012年12月23日,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在纽约主办一场“中共解体研讨会”,会议中民主大学校长唐柏桥进行了如下的发言:

大家好!非常感谢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在此中国历史巨变的关键时刻召开这次重要的会议,我也很高兴能与大家在此分享我的一些看法和建议。尤其是这么多位来自全球各地的最坚定的反抗暴政的勇士会聚一堂,发出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强音,更让我看到了中国民主革命的希望。

今天我要讲的主题是,抛弃幻想准备行动!

中共十八大在一片喧嚣声中落幕。所谓改革再一次成为泡影,人们又一次希望落空。我记得国内一位以温和见称的民运人士在十八大后对记者说:尽管他知道中国不会有大的政体改革,但仍然希望哪怕有一些小的变化,可悲的是,胡锦涛的工作报告中却连细微的新东西也找不到。他的这段话令人感慨万千。当局鼓吹改革,人们期待改革,最后希望落空,这已经成为过去二十多年来反复上演的改革三部曲。第一次中共玩这种骗人的把戏,有人信了,我不奇怪;第二次再玩这种把戏,还有人信,我仍然觉得情有可原;但是,第三次第四次,反复被骗,被耍弄,我就不明白了。现在我听到有人说对中共政改抱有希望,我就生气。爱因斯坦说过,一个人在同一个地方摔两跤,是愚蠢的。美国还有一句很有名的成语:愚弄我一次,应该感到羞耻的是你;愚弄我两次,应该感到羞耻的是我(Fool Me Once,Shame on You; Fool Me Twice, Shame on Me)。我们不能总埋怨中共骗人,我们被骗了太多次了,责任已经不完全在中共,我们自已也有责任!

下面我就来破解人们对政改的几点迷思。

一、一些人认为,中共如果往好的方面改进,我们就应该支持,而不是一味的批评。

六四镇压以来,中共什么时候往好的方面改进过?如果不愿意还政于民,哪怕让民众多少参与一点政治事务也行。可是,现在连村长选举都是假的;如果不愿意让老百姓参与政治也罢,至少可以让那些被长期迫害的政治犯获得自由,可是他们也没有做;如果不愿意放了这些他们认为有威胁的人,那么,至少可以停止对普通民众的严酷迫害,可是,他们仍然在继续制造新的政治犯,而且越来越不讲法律;如果不停止迫害,但至少不要比以前更残暴,让民众心存一丝幻想,可是,他们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他们比过去对民众的打压更狠。十八大后网络封锁更厉害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最近网络有人大谈中共给异议人士戴晴办退休手续了,有人认为是对六四受害者放宽了政策。殊不知,过去比这种动作还大的事情很多。比如,给予一些八九出逃回国的人官复原职,如范曾,祖慰;还有一些人回去后享有跟过去同等的待遇,如于浩成,刘再复;中共还曾重金聘请过去参与过人权民主运动的知识分子,如傅新元,陈丹青;更有一些异议人士现在成了中共的座上宾:如李录,北岛。为什么戴晴只是给办了个退休手续,就有人拿来大做文章,大呼变了。变什么了?真是莫名其妙!想我主龙恩想疯了吧。如果我们仅凭这些人长期所说的话来判断,会以为中共已经越变越好,而事实上是越变越坏。我们回过头来看看过去二十几年的所谓改革,越改越封闭,越改越集权,越改人权状况越差。现在不仅大陆地区人权状况在恶化,香港的人权状况也在急剧恶化。之所以出现这种人们一边在叫好,社会一边在倒退的现象,皆因为进一步退两步的缘故。因此从长远来看,社会不仅没进步,反而大倒退了。就如股市波浪式下跌图一样,今天涨十点,明天跌二十点,一段时间下来,跌得惨不忍睹。如果我们看不到这种趋势,不及时应对,想办法去改变这一走势,就会越陷越深,最后会不可自拔。

今天的中国,是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短短的一年多时间超过一百名藏人自焚抗议,这在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最近当代红卫兵进入香港对法轮功大打出手而港府当局不闻不问;完全不受中共管治的台湾社会也遭到中共的全面渗透和破坏。被自杀、被普交、躲猫猫、甚至对民众下毒,中共对付民众的手段越来越残暴,简直无所不用之极。中共没有最坏,只有更坏。我们二十多年在人权民主事业的道路上一路走来,一回头突然发现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比当初还要恶劣,不是一点,而是太多。那时没有五毛,没有海外媒体渗透,没有西方政客被收买,异议人士不必担心在美国遭到暴力攻击,甚至下毒。而现在这一切随时随地都在发生。这是怎样的一个恶毒邪恶的政权!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最近他们又谈网络管制,好像过去太宽松了。说明他们要更加收紧,等过一段时间。我们就会留恋现在这段时间。尽管现在也封锁很厉害,但将来会更厉害。就如我们现在留恋八九前,尽管那时也是一党专制,没有自由。可是,即便这样不停地倒退,一些人仍然没有警觉。这就象温水煮青蛙,被慢慢宰杀而浑然不觉。非常可悲!

这样越变越坏的趋势,怎么也不能称此为改革吧。怎么也不值得称道吧?尤其是现在他们还在不停的迫害我们,有些反对派人士却还不停的为他们喝采。这是天大的讽刺。这些人应该重新思考一下他们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至少我个人认为,太不值得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令人难以理解的怪异现象呢?我认为主要是中共长期的残暴统治使民众对致力改变现状放弃了希望,认为一切皆是徒劳,于是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中共身上。中共向前迈出一小步,哪怕只是做做表面文章,甚至完全就是捕风捉影的消息,人们就欢呼雀跃,因为这对处于绝望之中的民众来说也是一种精神安慰。而当中共大幅度地倒退两步时,人们反倒觉得很正常。久而久之,人们对中共作恶的容忍度越来越高,以至于现在变成了中共无论如何作恶都似乎已经见怪不怪,无动于衷了。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信号。如果我们再不及时警醒,我们这个社会真有可能步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很多人不明白,其实只要大家努力去寻求改变,事情并非我们想象的那么糟。所有专制国家的人民几乎都在专制倒台前认为他们无法改变可悲的社会现状。而事实上过去几十年来,很多专制国家已经通过人民的努力走向了民主。我们需要让民众逐渐明白这个道理。大家一旦相信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改变我们所生存的社会环境,从而得到应有的自由与权利,就会有所行动。我们还要让全民形成这样一个共识:必须放弃对中共的任何幻想,唯有行动起来终结暴政,才是我们的唯一出路。我坚信,只要我们行动起来,一切皆有可能。这也是我过去二十多年在从事反对派运动过程中所获得的最宝贵财富。

二、有人认为,十八大刚刚结束,我们应该给新上台的习近平一个机会。如果他不改,我们再来反对他不迟。

问题是我们为什么要给他这个机会呢?就算他想改,他有机会吗?答案很显然:没有!

人们普遍存在这样一种良好愿望,希望中共自身改革,完成从专制到民主的转型。于是,很多媒体整天喋喋不休地讨论中共这个领导人如何如何,那个领导人如何如何。尤其喜欢通过他们的言论来轻易判断谁可能会比较开明。

今天我要毫不客气的说,谁还相信他们的鬼话,谁就是弱智!中共领导人中最会哄骗老百姓的是中共的开山始祖毛泽东。他的一句“为人民服务”比任何后来的中共领导人都说得漂亮。都为人民服务了,你还要他们怎样?问题是,他们这样说了,可他们这样做了吗?今天的中共领导人更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谁都不例外!

退一万步讲,就算中共某些个别领导人有意推行真正的政治体制改革,逐渐还政于民,也无济于事。因为中共现有的腐败体制决定了任何人想要真正推行改革都已经不可能了。这不以任何人的主观愿望为转移,而是由现实客观情况所决定的。也就是说,即便主观上有这种可能性,客观也没有可能性。打个比方,一个没有能力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就算他主观上想帮,客观上也帮不了。我们应该明白结果是不会帮,因此不能对他抱希望,否则只会失望和误事。我们现在没有必要整天谈论习或李或谁有可能推行政改,谁有没有可能。事实上,谁都没有可能!这不以他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中共黑帮性质决定了他们一定会一条道走到黑,就象利比亚的卡扎菲和叙利亚的阿萨德。因为他们对人民欠下的血债太多,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即便体制内有个别人想改变这种局面,也会象当年胡耀邦、赵紫阳一样被这个体制所抛弃,成为悲剧人物。我们必须非常清楚这一点,否则未来我们还要为此付出代价,甚至是惨重的代价。因此,既然我们一开始就知道谁上台都没有机会,都没有可能。我们干嘛还要等待。其实,我们过去任何时期对中共抱有幻想都已经证明是错误的。我们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犯这种低级的错误了!

我们还有多少时间可以等待,我们这样等待下去明智吗?这样的等待无异于慢性自杀。做为民主战士,我们应该干脆一点:要么放弃争取;要么做认真坚决的反抗。如果我们拿出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决然勇气,就有可能创造奇迹。否则,现在这样不痛不痒,不伦不类,是注定一事无成的,徒然浪费生命而已。

三、还有人说,中共现在在内斗,我们要利用一派打另一派,让他们狗咬狗,最后他们会一起完蛋。

这种想法也是不正确的。我们一定要清楚,高度极权的体制最终会内部分裂,从而导致政权的全面危机直至崩溃。这是必然的。但造成他们内部分裂的原因不是因为我们的挑拨,而是因为极权性质的特点决定的。造成极权内部分裂的因素主要有三点:一,分赃不均起内讧,这次薄王事件就是例子;二,政权不停的作恶,他们中必定会有一些人良心上受不了,逐渐背离这个体系。现在的反对派阵容里不少人过去都是体制内的优秀人才,就是因为无法再忍受中共的作恶,才唾弃这个政权,走到正义一边。还有一种情况会迅速导致专制内部分裂,那就是强大的外力冲击,主要是民众的反抗。没有足够的外力冲击,大规模的分裂的可能性很小,冲击力越大,分化的可能性越大。因此,我们的任务就是冲击它。而不是去哄他们,把他们当小孩,甚至企图通过挑拨他们的关系达到目的。反对派人士的那点心思,他们看得清清楚楚。因此最后一定是徒劳。不仅如此,他们还会耻笑我们的幼稚,反过来会利用我们的这一弱点达到他们的目的。比如,通过他们的五毛在民众中抹黑我们,说我们为中共站台;还有利用我们的幼稚想法为他们中的某些人造势树立形象。他们中任何一个领导人形象好,对他们的政权都非常有利。我绝对相信,他们很乐见我们对他们中任何一派或任何领导人的正面肯定。我有时不免感叹,我们中的一些善良的朋友又一次上了共军的当了。

过去我常常讲关于古代攻城的故事。不战而屈人之兵,当然是上上策。但是劝降必须有个前提,就是俱备足够的实力歼灭对方。否则,对方是不会屈服的。要对方投降,必须先将对方团团围住,让对方明白已无处可逃,只有投降这一条路可走,否则就是自取灭亡。而现在有些人的做法是不断的无条件的肯定他们,虽然其目的是鼓励他们往好的方向走,但实际上是在给他们的残暴统治壮胆和添砖加瓦。

接下来我还想跟大家谈谈关于民主运动中的改良派与革命派的问题。这个问题已经重要到非谈清楚不可了。

改良派拥护中共的政改,反对人民通过民主革命的方式实现民主。而革命派不仅看透了政改的把戏,而且即便中共政改,也要通过民主革命让他们下台,对他们进行清算。理由是,难道做尽坏事的人只要停止做坏事,过去所做的坏事就可以一笔勾销?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改良派的根据是中国通过改良走向民主是最佳之路,中国经不起“折腾”了。他们认为革命是折腾,是以暴易暴,是注定建立不起民主制度的。而革命派一再对外明确表示,革命并不必然等于流血和暴力,革命是一个质的飞跃和本质变化,具体到中国民主革命,就是推翻专制,建立民主。这个过程可以是和平的,也可以是武力的。和平是首选,武力是最后的选项。就如去年阿拉伯春天中的突尼斯革命和埃及革命是和平的,而利比亚革命和叙利亚革命则是暴力的。这不取决与民众,而是取决于当局。革命派的另一个更重要的理由是,中国社会过去发生的罪恶尤其是中共暴政对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如果不能得到追究和清算,正义无法得到伸张,中国未来无法真正建立起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文明社会。因此,革命派认为,中国民运不仅追求民主,也需要寻求社会正义。现在中国主张革命的占绝大多数,尽管他们现在无法发出自己的心声,但我们能感受得到。杨佳除恶在网络上引起一片叫好和韩三篇(指韩寒的三篇文章)在网络上遭到一片声讨就是明证。

中国民主运动必须是革命派彻底压倒改良派,才能走向成功。为了方便大家理解,我就拿我喜欢的一部电影《让子弹飞》里的两个角色张麻子与汤师爷的关系来说明吧。张麻子和汤师爷表面上是一伙的。张麻子对黄四郎这个恶势力深恶痛绝,要为民众伸张正义,惩治恶人。而汤师爷表面跟张麻子在同一战壕,但心里打的算盘是银子,无心讨贼。汤师爷在时,张麻子累累失手。当汤师爷被炸死后,张麻子没有了拖累,张麻子的兄弟们齐心协力,反而攻下了象征恶势力的碉楼。今天我们面临几乎完全一样的局面:革命派与改良派的相互缠扯,纠葛不清。很多人把张麻子和汤师爷当成是一回事。他们是一伙的,因为历史的原因他们被迫暂时走到了一起,但他们不是一回事!他们迟早要分道扬镳,就象辛亥革命前改良保皇的康梁和革命共和孙中山必然分道扬镳一样。只有当民众普遍分清楚改良和革命的区别,进而支持和投身民主革命,中国民主革命才会有成功的希望。今天我们在这里,就是为了说清楚这个问题,让民众学会识别谁是革命派,谁是挂着羊头卖狗肉的改良派--准确地讲是保共改良分子。这样的人,反对派里并不需要,最需要他们的是中共的社科院和所谓智库。很大的一种可能性是,将来我们不是同道而是对手,因为他们会逐渐向中共靠近,而我们会越来越融入民众的抗暴行列,与人民并肩作战。

很多人将我归为“激进派”。我不仅不生气,反而感到一种莫大的安慰。说句轻松的话: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我认为,中国缺少的不是温和的反对派人士,而是激进的反对派人士。在中国,温和几乎就等同于妥协和忍让,而正是这种不断的无原则的妥协和忍让使得中共越发变本加厉肆无忌惮的欺压民众。最近有人上书习近平,大吹认为对中共政改寄于厚望,还恬不知耻的公然宣称愿意与中共“共同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我看完后忍不住想骂人。中共有政改的苗头吗?就算有,你们要与这个罪恶累累的犯罪团伙握手言欢?他们一边高喊改革一边迫害民众,难道你们真的忍心无视那些被迫害的人群包括自己过去的战友?那不是出卖自己的良知又是什么!

“中国需要一场民主革命”。一旦这种思想成为全民共识。中国未来就必然会爆发民主革命。我们应该对此有充分的信心。现在群体事件越来越频繁,规模越来越大,手段越来越激烈,诉求越来越高,趋势是朝民主革命的路上迈进。总有一天,人们会提出要求中共独裁者下台全民大选的口号。香港元月一号的大游行主题就是梁振英下台全民普选特首。这是中共统治区内的第一次如此明确的提出这样的诉求,是民主革命的标志。香港将打响中国民主革命的第一炮。2013年我们要推动全民民主革命,一举终结中共暴政,建立民主政权。这是临门一脚,无论我们过去做过多少启蒙工作,无论民主思想已经多么深入人心,无论中国民众对中共已经深恶痛绝到何等地步,我们也必须有冲击中共政权的实际行动。否则,这个社会还会继续腐烂下去,最后的受害者还是民众。我曾经说过,中国民众对当局的容忍度越来越高,因此当局做起恶来越来越肆无忌惮,而由于这种无限度的容忍最后的受害者是中国民众。我们必须告诉全体国民,我们不能再这样无原则的容忍下去了,否则我们会越来越受欺压。而反抗越晚,代价越大。

目前,中共自救的策略与全球强国尤其是美国捆绑,形成不可切割的利益共同体,所谓以攻为守。他们大量购买美国国债,将大量资产转移到美国,汇率与美元挂钩,在美国大量进行渗透,企图影响美国的选举和政局。美国现在已经开始感到被动,与中共切割越来越难。而不切割,将来危害越来越大。现在是到了国际社会必须做手术切除中共这个毒瘤的时候了。否则后患无穷,甚至危及世界和平,将世界引向毁灭的边缘。但是,最后真正能改变这一局面的将是中国民众。这一点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了。而国人也越来越不堪承受中共的暴政肆虐。敢于站出来反抗的勇士越来越多,这是我们的前途所在。未来我们必须在这方面加大努力,推动民主革命,形成全民抗暴的局面。中共为了保住政权采取以攻为守的策略,我们也应该改变过去哀求请愿处处被动的做法,采取以攻为守的策略制止中共继续作恶,从而结束暴政,迎来民主。这不仅是在拯救中国,也是在拯救世界!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来稿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