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薄熙来监听习近平 周永康扇习耳光遭挫败(图)

2012-10-18 11:43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王立军案件中已经涉及到对考察重庆的政治局常委采取窃听手段,如对习近平的随行人员与北京的手机通话完整录音;薄熙来则在北京设有电脑通讯监控流动车,间或在特定时间获取中央办公厅的有关邮件往来。维稳系权力仍处于无限扩张的过程中。比如,秘密监听与截取电子邮件的手段审批原来是报备省级公安厅(局)批准,为“保卫十八大”,现在改成了市局批准,甚至县级也可以先上手段后备案的措​​施。

秘密警察给习“政治耳光”

一段时间以来,坊间颇传习近平有政改决心。此说由党内改革派胡德平予以证实,更显得有份量。

不管习近平与胡德平对话的内容可否落实,习近平在接手最高党权前,还是希望营造出一片和谐的政治气氛,尤其在除掉薄左势力之后,他希望忧心忡忡的党内改革派舒缓一下心情,更能将此好心情传播给与薄左势力长期博弈的民间异议力量。但是,北京市公安局着实给习近平一个“政治耳光”,尽管北京警方本无此胆量而是被利用。

在王立军案件提起公诉与一审开庭之间,九月十二日,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区分局的国保警察把知名学者焦国标从家中带走,并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刑事拘留。对于此事,北京官场人士私下有两种主流性看法。一说,北京市公安局的“更上层”想借此来打击民间右翼异议人士的“嚣张气焰”,试图告诉后者不要以为王立军倒台意味着公安失势,而“更上层”或指公安部;二说,焦国标因为想“约谈”习李且直骂胡温而让中南海受不了,故而下令抓捕焦国标。然而,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在王立军案件宣判的当日(九月二十四日上午),焦国标下午被海淀警方释放并送回家中。

维稳系搞乱局面有所图

焦国标的真实处境如何,外界无从获悉。但是,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得以回家而不是关在看守所。焦国标事件在不到两周时间的起伏跌宕,令北京观察人士眼花缭乱。不过,有可靠的消息称:习近平亲自过问了此事,并约见了公安部长孟建柱,孟建柱称对此案并不知情,“北京公安局送的简报和公安部的情况汇报都没说到这个事情”。习近平对此种说法非常不满,在表述自己对焦国标言论的看法时说:“我们党要听得进批评声音,容得下不同意见,否则,‘权为民所赋’怎么讲呢!”

进一步的消息说,习近平在小范围内表示了对秘密警察(国保)不断制造事端行为的不满,甚至说“本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们一参与,就非弄成个什么‘事件’不可。”很明显,这个来自高层的消息有传话人美化习(进而是即将接班的第五代)的因素,但仍无法排除孟建柱与傅政华是在执行中央政法委即维稳系的密令,试图通过做大焦国标案来给民间右翼异议力量以颜色。维稳系的更确切意图则是,通过制造一个有国际影响的人权案例,给初掌权力的习李出一道难题。

作为国务委员以及排名第二的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孟建柱曾被传为接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的人选之一,或是以一般政治局委员的身份出任。就算不进常委而得为一般委员,无疑也是仕途更进一步,因为国务委员只是“相当于副总理级待遇”而不是真正的副总理级别,政治局委员则是真的副国级,与没加常委衔的副总理是平级。在仕途最关键的时机,孟的首鼠两端是可以理解的,而其私下里的自我辩解就显得苍白无力了。孟说(大意):对一些不稳定分子采取措施是中央政法委“保卫十八大”的既定安排,执行起来的困难在于基层公安干警掌握不好分寸。

政治局常委难免被监听薄熙来监听习近平

在孟建柱不得要领地回答习近平质询以及勉强作私下解脱之前,公安部按着中央政法委的安排对全国各地的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采取了严密的监控措施。在孟亲自签发的文件上,有“形式上要外松内紧,更多地使用技术手段,并适当简化审批程序”等具体安排。

采取技术手段监控所谓敌对势力是中共统治本身的一大悖论,因为这项手段往往会转化为高层权力斗争的手段。可靠消息表明:王立军案件中已经涉及到对考察重庆的政治局常委采取窃听手段,如对习近平的随行人员与北京的手机通话完整录音;薄熙来则在北京设有电脑通讯监控流动车,间或在特定时间获取中央办公厅的有关邮件往来。维稳系权力仍处于无限扩张的过程中。比如,秘密监听与截取电子邮件的手段审批原来是报备省级公安厅(局)批准,为“保卫十八大”,现在改成了市局批准,甚至县级也可以先上手段后备案的措​​施。

此外,秘密警察系统还与“敌对势力”打心理战。比如,对重量级的异议分子不但阻拦其邮件系统即莫名其妙地退信,而且还对其微博采取非当期私信──很可能一则发于去年十二月初的微博,在今年九月底才“被私信”。这种信息战手段旨在告诉异议人士,秘密警察“无所不在,无时不在”。

深恐维稳系制造“第二个刘晓波”

秘密警察的“无所不在,无时不在”是维稳系谋求在中央权力系统里面的重大信号。可以预见,不管十八大决定政法委存废与否或最高首长级别定格如何,都是对胡温习李的决定命运的考验。胡锦涛已经提前布防,在维稳系还没形成叛乱能力之前,用军队在外围死死箍住它。这样的办法有历史依据,就是前苏联时期解决贝利亚问题,使用的是军方力量。在中共自己的历史上,解决江青集团,使用的也是军队力量。

有待证实的消息说:习近平是听从了一位前新华社高级记者、现为兼职教授的人士建议,才决定促使公安部下令释放焦国标的,这位前记者告诫习说“不要制造第二个刘晓波”。据可查的资讯证实,该人士说过抓捕异议人士会制造“道义英雄”之类的话,不过时间是二○○四年。该言论是专为批判焦国标《讨伐中宣部》而发,并且当时的焦文也点名道姓地批判了该人。

来源:动向杂志2012年10月号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